雾原秋回到了人类世界,先上网查了查资料,又细细规划了一番,大概确定了需要准备的物资,列好了清单,最后算了一下总价,眉头皱得更紧了。

润姿屋和“深水乌贼”是挺赚钱的,但时间还短,之前他又乱花了一些改善生活,现在帐面上仅有不足两千万円的资金,而要援助狐族难民,仅食物一项开支就要近三亿円——单兵口粮250克就足够维持人体一天所需,500克就足够支持人类长时间运动,相对米面来说,可以极大降低运输量,效率倍增,但价格同时也上涨了近十倍。

一笔巨款啊,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

要放在数月之前,雾原秋是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钱的,借都借不到,估计只能看着狐族难民死去一多半,但现在嘛……他现在也拿不出来,但他折腾了这么久,想借还是有点把握的。

他马上一个电话给卷毛老爹打了过去,提出想购买大约两亿五千万円的压缩饼干、军用单兵口粮,以及五千万円的咸肉、腌肉,外加一定量的炊具、药品、冷兵器,甚至还想买五百辆单兵战术补给车——就是华夏的鸡公车、大排车的现代版,独轮或是两轮,可以一个人推着大量补给走,遇到山路林地也不怕,轻合金所制,标准化装配,可以拆装成零件,美国或华夏都在生产。

总体价格,雾原秋估计要四亿多円,他愿意付钱,就是暂时没这么多钱,希望可以赊账,先付一部分,其余的用未来“深水乌贼”和润资屋的收益当抵押。

犬金院真嗣突然收到这么大一笔订单,还包括大量无厘头的东西——单兵战术车也就算了,名字唬人但就是搬东西用的,不过雾原秋还要买五百把打刀、五百把狗腿刀、一千个长枪头、一千把弓弩以及三千套防刺服、防暴盾牌……

他是牧业大亨,又不是军火商,再说现在军火商也不卖这些东西了,他怎么去找这些玩意儿都得好好想想。至于赊账他倒没放在心上,雾原秋刚救过他的命,这些东西就算送给雾原秋他也不会特别放在心上。

他都没指望雾原秋会还钱,也很谨慎的没问他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食物和武器,一口就答应帮他采购,甚至还小心地提到他最近也在极积提升各地牧场工厂的自卫能力,已经通过关系,合法的弄到了大量猎枪,要是雾原秋有需要,他可以匀一些给他。

这是很大的信任了,雾原秋也没拒绝,本来他就想购买一定枪支的,只是没渠道才不得不选了大刀长矛,现在犬金院真嗣愿意帮忙那自然更好——组织一支小型猎枪队,万一难民沿路遇到凶残的猛兽、意图不轨的妖怪,怎么也能多活几个吧?

他诚恳感谢了犬金院真嗣一番,又格外强调他要得很急,需要最短时间内帮他分批送到指定仓库,交给他指定人手,为此不介意加钱,而犬金院真嗣立刻表示没问题,他会亲自监督这件事,哪怕动用私人关系,也要尽量节省采购时间。

等结束了通话,雾原秋又马上给前川美咲和容娘等人打了电话发了邮件,要求她们马上行动起来开始租仓库,等租好之后就联系犬金院集团接收货物。

前川美咲也没问为什么,反正雾原秋干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她还以为雾原秋又要给雾岛的小狸猫们送生活用品,就还是按以前的套路来——租好仓库,接收货物,锁死门关掉所有监控后通知雾原秋,等货物全消失了,就把仓库再退掉,自己继续装什么也不知道。

很快,雾原秋积累的人手人脉开始全力运转,争取一天以后,就开始往壶中界里运输物资。

接着雾原秋又跑去找了黑木健介,表示他要休息一阵子,可能三五天,也可以一周半,反正要休息几天,理由是累了,身体里有暗伤,需要恢复一阵子。

黑木健介对此表示理解,本来就算雾原秋能撑得住,他的手下们也撑不住这么频繁的出动,而且机动急袭小队其实减员也有点严重,他也需要重新整编一下人手——他不理解也得理解,他又左右不了雾原秋的行动。

警察这边也搞定了,雾原秋马上带着一肚子困惑的千岁和三知代启程返回札幌,这边的理由是美佐来了,在札幌大吵大闹,非要见他,他也没得办法,必须回去安抚一下自己最重要的妹妹——真的没办法,我就那一个妹妹,我以前倒霉的时候她给我端过尿壶,我不能不考虑她的感受。

千岁还是觉得很可疑,昨天雾原秋还在大骂美佐是个狗东西,不必管她,反正她就是想找理由跑出来玩,让她自己在札幌待着就好,结果今天就变成“最重要的妹妹”了,还“不能不能考虑她的感受”?

这脸变得也太快了!

你属狗的吧!

但雾原秋死活坚持这个说法,反正他要回札幌陪伴美佐几天,尽到哥哥的责任和义务,让千岁也没了招,只能依着他——这里面肯定有古怪,但她总会支持雾原秋的,哪怕这阿齁死心眼,又藏着小秘密。

三知代也微微有些不满,这边正追杀魔物呢,哪怕没有副作用的药丸所获很少,但终归是有些收获的,这么放弃了太可惜了,但她说了不算,雾原秋才是当家做主的人,而且就算大家民煮投票,她也投不过雾原秋和千岁这对狗男女,只能被迫跟着雾原秋返回札幌——她提出过单人出击,杀掉魔物后把尸体打包运给雾原秋,但雾原秋担心她失手送了性命,否决了她的意见,强行把她捉上了车。

武力她也不占优势,更对雾原秋没什么影响力——要是千岁拼死反对,她相信千岁对雾原秋是有那个影响力的,雾原秋肯定会重新考虑是走是留,最起码会退让许多,想办法折中处理,但换了她就不行了,连让雾原秋让一小步都做不到。

等三人一路返回了札幌,路过南家附近时,雾原秋把她放下就不管了。她拖着行李箱,目送车队离开,有些想不管不顾,自己再回关西去,但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

细想一下就能发现,离开了雾原秋,她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就算杀了魔物也只能得到一具毫无用处的尸体,而且只要她敢违抗命令,雾原秋八成就不会再信任她,以后再有什么好处也轮不到她来分享。

她在街头足足站了五分钟,这才拖着行李箱慢悠悠回了家,穿过广阔的庭院,走过小桥流水、池塘惊鹿,耳中听着禅意悠悠的惊鹿竹筒敲在岩石上的声音,一点也不喜欢这幢价值过亿円的大宅院,更不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

她更喜欢留在关西和魔物战斗,那种生活让她觉得刺激,让她觉得她喜爱的、花费了十多年所学的一切有价值,让她觉得自己还能更强,没有极限地强下去,而不是因为性别、技艺等原因,始终卡在一个地方动弹不得。

她已经无法再忍受单纯踢木桩的生活了,现在木桩也不配被她踢!

她一路回到了自己独居的小院子里,将行李箱随手丢在木廊下——里面没有多少是她的东西,都是沿路各城市送的“土特产”,她根本不想要,还是雾原秋非要分给她,她才不得不拿了一些意思意思。

她就坐在木廊上,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要是平时,她大概会继续淬炼自己的技法,努力钻研并且改良,她日常都会把时间花在这上面的,她被称为“同年至强”全来自于此,超好的天赋、大量高手指点加上从不松懈的自我努力——技巧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倒身体素质更强的敌人,她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就算雾原秋这种怪胎,也不得不把她视为伙伴,日常要分东西给她。

这么多年下来,研究技法甚至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她很少娱乐,更不会坐在某个地方单纯发呆虚耗光阴,但现在她却什么也不想干,就想坐在这里发呆,直到天色渐渐变暗,南平子匆匆赶来——母女关系是不太融洽,面和心不和,但这女儿是亲生的。

南平子还是老样子,一身精致的吴服,发丝一丝不苟,明显刚刚应酬完才回来,见了女儿正坐在木廊上望着箭靶场发呆,还以为她是刚刚运动完在休息,笑问道:“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还要参加修学旅行吗?”

三知代淡淡看了她一眼,低头行礼后说道:“抱歉,我没去小樽,更没什么修学旅行。”

佐藤英子就是个标准的家庭主妇,整天围着老公孩子转,不关心也不会去了解关西发生了什么事,千岁应该能瞒住,但三知代相信她妈妈肯定已经多少听到了点消息,最起码肚子里已经开始怀疑,所以她也就懒得瞒了。

南平子果然没有惊讶之色,也坐到了木廊上,伸手揽住了女儿,轻声道:“你这孩子……你爸爸的武道场连续收到了大笔捐赠,其中你的那个卷头发朋友的父亲……犬金院家独自就捐了两千万円。”

“爸爸怎么说?”

“我是想叫你马上回来的,咱们这种家庭没必要冒那种风险,但你父亲很高兴,认为你所学有所施展,会想留在那边,只是他想见见雾原君。”

“你自己邀请吧,你平时不是最喜欢举办宴会吗?”三知代不觉得家里想见雾原秋关她什么事。

“你不反对就好。”南平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女儿,发现她看起来甚至比以前更精致漂亮了,完全没有伤到半点,这才放心笑道,“看样子你父亲说得没错,你就是指导一下警察的攻防技巧,警察不可能让你去冒风险,真是我多心了。”

三知代也没解释,她做事从不觉得需要向任何人解释,而南平子越看自己的女儿越满意,这次女儿虽然骗了家里一把就跑去了危险地方,但确实给南家争了大脸面回来,像是武道场得到史无前例大笔捐助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现在道警高层、道府官僚甚至一些财团都表达出了对南家的充分尊重,非常有展开合作的意向,这对她继续壮大家族事业非常有利,也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她的性格有一部分和千岁很像,很喜欢别人围着她转。

想到这里,南平子不由又想到了雾原秋,从关西传回来的一些信息中,指出了雾原秋是处理“特殊事件”的专家,快速协助警察解决了大量困难案件,这也让她对雾原秋更感兴趣了,很希望加深和雾原秋的关系——千岁可是她半个女儿,那她极有可能就是以后雾原秋的半个丈母娘,那四舍五入一下,她就是雾原秋的丈母娘,那丈母娘以后有事,女婿效点力,这很合理吧?

她马上又开始关心雾原秋和千岁的关系了,向女儿问道:“阿鹤和雾原君相处还好吗?”

“没什么问题。”三知代语气越发淡漠了,轻声道,“他们相处得很好,他们两个……一条心!”

南平子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赞叹的笑容,感觉这两个人的感情稳得住就行,别的她没有更高要求。

她满意道:“那就好,那就好!”接着她看了看女儿,想了想女儿这冷淡又古怪的性格,又开始隐隐发愁起来,有点后悔把女儿塞进女子志愿班了,试探道,“阿鹤都开始交往了,你呢?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要是有,她不会反对的,女儿要是能出去约约会什么的,总比天天在家里踢木桩射箭强。小时候还能说是个兴趣爱好,但这么长久下去,不就成了个怪胎了吗?

人早晚是要结婚的,她的家业还等着女儿女婿继续呢,现在都上高校了,也该接触接触男孩子,了解一下正常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可惜三知代直接摇了摇头:“没有,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南平子也不失望,毕竟三知代有这种表现完全是正常的,哪天她突然说交往了,那才值得大吃一惊。她又紧紧拥了拥女儿,旁敲侧击地说了一番人际交往的重要性,让她别整天宅在家里,最后还鼓励她道:“妈妈相信你不会输给阿鹤,只要你愿意找,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三知代还是没什么反应,南平子该说的都说了,对这女儿实在没招,总觉得还是千岁更像自己更讨人喜欢,又走神了一下,思考当年两家凑在一起时,有没有可能抱错了孩子。

当然,这只是胡思乱想罢了,她自己都不信,最后哑然笑道:“快去泡个澡吧,晚上咱们全家一起吃饭,你父亲肯定有许多话要问你。”

三知代早就不想听南平子唠叨了,也就是为了礼貌才一直坐在这里,马上起身就去泡澡了,而躺在浴缸里,被热水浸泡全身,她的思维也开始有些发散起来。

千岁的男友是雾原秋,雾原秋很强,那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个比雾原秋更强的同龄男生呢?

她回忆了一下自己见过的男生,发现基本全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别说和雾原秋相比了,绝大多数都没有挑战她第二次的勇气,哪怕以前雾原秋还不够强时,也比他们强很多,乐意不停被她猛踢。

而且,雾原秋还是那么重要,有着特殊的功能,完全可以算是宝贝,谁拿到他立马大补特补。

那既然是宝贝,似乎该归强者所有,千岁……

不算强者!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