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浪潜心感受所处之地。

原来的一片黑暗,此时因为精神锁链的锚定,有了神念传输,逐渐被点亮,形成细密的纹路。

刚才在本体那边看,是一个小小光团。

如今回到这边,光团变得无比清晰,由一条条联通的纹路,构成了一个独特的形状。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意识构型。

该构型跟周浪的本体意识相比稍显简单,可相比于自由之风这种单体构型,却又显得无比复杂庞大。

自由之风只能接受特定神念,而这里却可以容纳意识,让他有思考的能力。

...这构型好奇怪,总感觉哪里见过。

他仔细揣摩所处的构型,发现它跟以前见过的扭曲者意识体有些像,都是中间有个坑。

只不过扭曲者的意识体整体浑圆,而眼前构型的外表却十分方正。

这个大小...这个形状...自己现在应该在空间里,这里面——玄灵鼎!

灵光乍现,周浪识海轰的一声。

自己所处的构型,就是一个无数丝线连接起来,虚化的玄灵鼎。

是它!

念头升起,意识构型出现变化,纹路之间灵芒闪烁,变得活跃起来,且不从本体意识获取,而是来自外界,也就是玄灵洞天。

这是...强化?

还是炼化?

眼前出现的变化,让周浪惊喜参半,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原来玄灵鼎的内部,藏着如此复杂隐秘的构型纹路,而且容纳了自己的部分意识,还与主体意识产生了精神链接。

实在不可思议!

他的识海连接着大灰和隼哥,也连接过孟良山,还能通过诛神刺等手段,作用于其他生灵,可是那些都是活物,从没想过死物也能跟自己产生连接。

...不对!

自由之风就能跟自己产生连接,不过它是灵性,介于半虚半实之间的东西。

玄灵鼎却是实实在在的。

灵性...灵物...玄灵鼎是灵物...不对!

是灵器!

眼前的构型,其实是玄灵鼎的空魂,被自己激活了。

识海翻涌,心念电转。

周浪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兴奋,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玄灵鼎造化神秀,绝对不是一般的灵物,而是顶级的灵器,概因前主消逝,岁月流转,其内灵性渐渐消失,才跟自己有了因果。

只不过以前自己位阶不够,虽然能部分使用它的功能,却无法与其产生精神链接,对其进行注灵。

而今天,他受了玄金母皇蜂一针,拼死遁入空间,性命攸关之下,终于成功引动玄灵鼎空魂,顺利与它链接契合,可以进行注灵。

也不对。

注灵是其他灵性和装备的融合,用来描述周浪和玄灵鼎并不确切。

准确来说应该叫...契魂!

契魂成功,就能从原先的单纯使用,变为主动操控,玄灵鼎以后就不是一件装备或道具,成为灵器。

至此,自己终于能完全拥有玄灵鼎,成为它真正的主人!

想到这里,周浪心中大喜,只恨不能仰天大笑。

随着灵芒引入,玄灵器魂也变得越来越富有生机,他的思绪也变得越来越活跃,连着本体冲刷过来的灵魂痛苦,也变淡不少。

这个器魂就是周浪的部分意识,可称为分魂。

玄灵鼎从玄灵洞天引入灵气,通过转化,再输入器魂中,变化逐渐出现。

周围的黑暗,渐渐开始褪去,灵芒通过精神锁链输入本体意识,慢慢消弭那边的灵魂痛苦。

这是在治疗!

...

马坎城,翡翠堡。

六点多钟,太阳金光万丈,照在大厅宝石镶嵌的落地窗上,在地板上映出无比炫目的色彩。

好天气,好景致。

城主伦丁的心情却相当不好,甚至是糟糕透顶。

第四天了。

周浪前往黑风谷,已整整四天时间,至今音信全无。

一开始,人们还抱有希望,四天时间下来,渐渐都统一了看法:黑衣人,大概,真的死了。

人们说起来时,无不摇头,表情却不一而足。

“多好的身手,可惜了。”

“当初答应加入咱们团,小日子美滋滋,非要自寻死路。”

“看吧,我早说过。”

“就知道他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黑衣人也就是人生里一段故事,一个谈资,说不定过段日子,就会渐渐淡忘。

到伦丁这儿,事情就非常大条了。

黑衣人是谁?是周浪!...周浪是谁?是夏国顶尖的重要人物!

他的安危,能够牵扯到整个夏国的关注。

夏国...夏国又是什么?

是这个无比操蛋的世界里,唯一巍峨屹立的庞然巨物!

马坎城呢?

只要夏国想,动一根手指头,吹一口气,分分钟就能让这座‘坚固’的城市灰飞烟灭。

现在,夏国的周浪,在马坎城出事了。

很可能,死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最蛋疼的是:

为了让周浪帮忙对付湖中恶龙,为了得到周浪口中的高级装备,他前几天还不遗余力地帮忙收集怪物情报。

黑风谷的消息,就是伦丁亲口告诉对方的。

本来还想借周浪的手,除除害,谁知道他不中用啊~

昨天一大早,伦丁亲自带领搜救队伍出城,前往黑风谷察看情况,不管真假,他都必须做出这个动作。

离着黑风谷不远,队伍就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

走到谷口一看,整个山谷一片昏暗,无数黒\蜂四处乱飞,暴躁肆虐的气息扑面而来。

众人看得脸色发白,在伦丁的逼迫下刚进谷口,就被咬了出来,死也不往里走了。

队伍无功而返,伦丁心里明白,人确实没了。

昨天晚上,马坎湖的堤坝又出现了裂痕,由于湖中的怪物在,根本无法修理。

...这地方是没法待了!

可跑又能跑哪里去?

要是真的开溜,夏国方面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做贼心虚,更加认定周浪的死和自己有关?

那就真完了!

别看这世界天大地大,惹怒了夏国,却连块立足之地都难找。

跑也不是,留也不是。

一旦周浪在马坎范围出事的消息被证实,别说刚到手的红卡还有没有,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伦丁枯坐大堂,心如油煎。

几天时间人瘦了一圈不说,嘴角都起泡了。

翡翠堡的气氛,也因为主人的阴沉脸色,而变得无比压抑。

啪啦~

“什么?!”

伦丁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定睛一看,是一个仆人不小心,把盘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混账!”

他大怒,冲过去拎起仆人就往外走,边上的李雪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想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一本小道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本小道士并收藏我真的只想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