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时非往日。

当方卓坐在恒隆23的总裁办给手机通讯录里的朋友打电话时,他情不自禁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个夜晚,那是红杉的副总郑朗连夜前往庐州看项目……

哦对,郑朗好像很忙,是打算顺便从庐州看看就去别的地。

那一晚,为了让挂号网显得像样,连办公室都是日租……

现在不同了,不只办公室,整个楼层都属于自己的公司,找人投资也不用在脑海里千回百转的组织措辞、不用依托数据来注入水分。

人生和事业都已经到了不同的阶段。

虽然,还是缺钱!

“Pony啊,腾讯什么时候上市啊?有空出来坐坐,我的基金就等着你上市好买你的股票呢。”

“是这样的,也没大事,我这边准备支持一下咱们国内的半导体产业,这方面太落后了,很多领导也关注这一块,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来试试。”

“不过半导体确实挺费钱,尤其我要搞个先进生产线,刚才我给张朝阳打电话,想着咱们都投资投资,赞助赞助,把项目给弄启动,他特热情的同意了,我就琢磨着再多拉几家,想问问你的意思。”

“诶,行,看着情况来嘛,等你上市好消息。”

……

“喂,张总啊,搜狐最近市值不错啊,已经超过当初的发行价了,恭喜恭喜。”

“哪里哪里,我其实很佩服张总的,实话实说,天下门户,唯搜狐与新浪耳,这是我个人的小小看法。”

“哦对,有个小事,我这边受领导所托,要搞个圆晶厂的项目来支持国内的半导体产业,刚才给Pony打电话,他特热情的同意了,我就琢磨着再多拉几家,这不给你打来了。”

“放心吧,我绝对投得比你们都多,我知道知道,给我面嘛,得嘞,到京城找你吃饭。”

……

“喂,牛总,是我,方卓。”

“客气客气,我今天看着公司股价,忽然想起来去年和牛总打的赌好像到期了,新浪现在的股价已经超过去年赌约里的很多。”

“哎,哎,牛总,别当真,都是玩笑话嘛,互联网的产业发展有了进步,不光我这样的行内人开心,我相信牛总也同样欣慰。”

“互联网现在的春天是来了,不过,国内还有很多产业落后。”

“今天有这么个事,我这边受领导所托要做一个半导体的圆晶厂,就想着筹措筹措资金,也想着给领导看到咱们国内企业家的担当。”

“哎,行行行,这传出去也是一桩美谈嘛。”

成功就是最好的筹码,身价就是最漂亮的PPT。

方卓打出去的是电话,收回来的是金钱。

他向来不吝于在必要的时候把“领导”二字挂在嘴边,而且,兰花区长也是领导,人家确实挺关心自己嘛。

方卓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的蒙牛牛根生,当初在央视录节目的时候曾经有个关于互联网一年之期的赌约,彼时有蒙牛、汇源、怡和创投,赌注是五千台易科播放器,内容是一年之内新浪的股价必然翻番。

现在,新浪的股价早就超过多少倍了,赌约却一直没有执行。

趁着给通讯录里的人打电话,干脆也就把这个赌约化成投资,以后要是成了,算是一桩美谈。

方卓打电话联系的人大都倾向于同意,多少不论,面子是给了。

当他把手机放下,心里有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而随着打出去的一通通电话,方卓在钱的使用方式上也有了新的想法,打算把不同家的钱汇总在一起成立一家产业投资基金会,圆晶厂的股东只会新增一个,免得杂乱。

基金会名字就可以叫做华夏企业家产业投资基金会,没准以后还用得上。

下午六点钟,方卓稍微汇总了下电话所得,最后把号码拨给医科的周辛,吩咐了一件事。

“周总啊,你在公司挑人成立一个小团队,用来定期检测市面上吃的喝的,嗯,可以定期在新浪发布评测结果,比如不同品牌的面包、不同品牌的奶粉、不同品牌的油啊这些。”

“医科评测的定位是独立第三方,不接受赞助,不接受干扰。”

“病从口入,关注食品安全。”

“没问题吧?”

“嗯,我想想,孩子和老人吃的要多关注,还要定期复评。”

方卓今天打电话给牛根生的时候就想起来这么一事,打算先预防一手。

周辛满口答应,倒觉得是个不错的小方向,挂号网升级到医科,除了原本的线上挂号、线上药销,就应该多一些特色性的东西,公司内部也在探讨这个。

小插曲结束,方卓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当前正事,他隔天就把成立基金会的想法和熊潇鸽聊了聊。

熊潇鸽人在京城,极其纳闷,电话里小小的怼道:“方总,你瞎折腾什么呢?还成立个产业投资基金会,这有几个人啊,我看看项目,能投就投点,算是看着你的招牌了。”

方卓念着名字:“张朝阳、丁磊、马华腾、李彦宏、牛根生、朱云灿、王风益……”

他一口气说出了十来个名字。

熊潇鸽惊呆了!

“方总,你这……”

方卓多少也有些得意,低调的说道:“可能大家觉得我做事比较靠谱,有的多一些,有的少一些,其实远不够我搞半导体的,都是心意,我就领着了。”

多一些的如马华腾、牛根生,电话里表示能投个一千多万,少一些的如丁磊、朱云灿,估摸着是数百万的规模。

方卓大致算了算,别看人多,其实还不到两个亿,换成美元才2000多万,加上自己的2.3亿美元资金,距离10亿目标还差得远。

但他也不觉少,2000万的钱也是钱啊,还是别人的。

熊潇鸽从未见过如此创立项目的做法,他愣了半晌,吐槽道:“方总,你这化缘式创业……真让我开了眼界!”

更难听的话憋在心里没说!

收保护费式创业!

强盗式创业!

熊潇鸽向来知道方卓的不拘一格,但着实没想到能这么一格,方总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

至于那些给钱的人,恐怕还考虑到这位总裁近期在申城的动作,知道方总有背景,钱不多,投了也就投了。

问题是,这人真不少,聚少成多,人脉成现金……

“又不多。”方卓不以为然,“个个都是企业老总,百万千万的投资只是洒洒水啦,况且,是投资,又不是送钱,以后还有分红呢。说实在的,熊总,你也爽快点,半导体说是回报慢,但要能做成中芯那样,也慢不到哪去。”

中芯准备上市的消息不是秘密,它大概能创造半导体企业最快上市的记录。

仅仅三年多,一家半导体企业上市,相较于IDG以往投的项目周期,这也是很不错的。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IDG广撒网,多投资,然后碰上互联网泡沫,死掉了八九成。

失败才是创业的主旋律。

没有人比熊潇鸽更明白这一点了。

也就这两年,他对“风投就是投人”的认知更加深刻,而不管方总的作风多么与众不同,这位在成事这一点上无疑有着层级相当高的保障。

“方总,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要去做半导体呢?”熊潇鸽需要一个能说服自己的有力理由。

“老熊,我看好电子消费品的爆发式增长,半导体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甚至不需要多少年。”方卓给了那么多人打电话,也就和老熊认真聊了聊未来的潜力,“不说其它产品,我做一条生产线,单单自家的播放器就能消化掉产能。”

“一条生产线,一个月算4W片。”

“不算未来增长,我们过去一年的销量就能满足这个需求。”

“就像三星,他们自产自销,我的圆晶厂也打算仿照这个模式,所以,只要技术到位,它就能活下去。”

“老熊,明白吗?我可以把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打通。”

方卓给了个闭环的逻辑。

他也确实是这样考虑的,易科现在采购的芯片是来自飞利浦,飞利浦设计→圆晶厂制造→封装厂封装→飞利浦拿到芯片卖给客户。

方卓的圆晶厂要取代是中间这个环节,而上游的设计和下游封装都不参与,如果飞利浦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易科就会更换一家愿意合作的厂商。

反正,音乐播放器的芯片厂商很多,飞利浦并非不可替代。

圆晶厂,圆晶厂,常说的是圆晶代工厂,赚的是个技术加工费。

宝岛的台积电目前同样是代工厂,这被称为Foundry模式。

当然,半导体不只代工一种模式,韩国三星是上下游一体化,这种被称为IDM模式。

还有一种是Fabless模式,主要负责芯片的电路设计和销售,高通公司就是如此。

这是半导体的产业链模式。

通常而言,方卓这样的芯片客户并不算到产业链里,他只要寻找性价比合适的芯片就行。

但非要参与的话……那也就参与了。

单说方卓要做的圆晶厂,那是Foundry代工厂模式,如果算上自己名下的易科产品,那可以算作非完整体的IDM模式。

可以往前过度到IDM一体化,也可以维持目前的状态。

方卓认真又清晰的给熊潇鸽科普行业情况,也细聊了项目的未来规划。

熊潇鸽真的被说动了。

因为,易科是成功的。

就如方卓所说,只要易科继续保持成功,这样一个圆晶厂的项目最起码饿不死,它饿不死的话,恐怕真能伴随易科的体量一起成长。

熊潇鸽知道易科内部对市场的预估,去年整个美国的mp3市场销量在80万台左右,今年的预测是翻一番,截止到年中的情况,这个目标恐怕能提前实现。

而他清楚的记得,由方卓署名的市场报告上对于2004年的全面销量仍旧是继续翻一番的乐观看法。

2002年80万台,今年160万台,明年2004年320万台。

如此旺盛的产品需求之下,一家圆晶厂的产量才算多少?

只要易科自己分出来一部分订单,圆晶厂也就活了。

对于圆晶厂而言,它的建立很难,但只要建成,订单可以直接拉满,维持着活下去没问题。

方卓还可以在这个建立过程中拿芯片订单来做些文章,增添助力。

申城首富是个外行没错,但这个外行是个有能量的外行。

“你把项目书发我一份,真的,方总,我见的那些创业人真应该向你学学这说服风投的口才。”熊潇鸽原则上已经同意了。

“如果仅仅因为口才,我相信熊总是不会投的。”方卓笑道,“项目书没有,大体就是我跟你说的这样,你愿意投就投,顺带还得帮我把产业投资基金整一整,我打电话筹钱可以,一个个再过去要钱就没劲了。”

熊潇鸽说道:“熟归熟,你也得有个面对投资人的态度吧?我还要帮你弄基金会?”

“我要忙着给项目找地方呢,那不比这个形式重要?”方卓振振有词,“再说,咱俩这关系,今年易科开启上市,到时候把酒言欢的时候我多陪你喝两杯,还要怎样?”

熊潇鸽想喝酒了。

也就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了。

“我相信方总,过几天我飞申城,咱碰个面,把这个事敲定,顺便也聊聊易科的上市计划。”熊潇鸽如此说道。

“没问题,你什么时候到先给我打电话,免得我出差。”

方卓答应下来,打算等见到面再和老熊商量下他投资的金额问题,其他人也就算了,风投的信任得拿金钱来证明。

等到老熊能落实朋友们的筹措,资金预算能达到2.5亿美元,嗯……接下来可以把地方政府的选择排一排,看看地方上能补上多少的缺口。

如果按照中芯在申城的待遇,方卓希望地方上的投入能在25%左右,这样剩下一半的预算再考虑国外机构。

“京城先不去,香江那边未必好打交道,羊城和临安,先看看这两个地方上的态度情况。”

“万一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还得赶紧抓住浦东这边能给的支持。”

方卓召开了项目团队的第一次会议,挑选了两个先期的谈判地方。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