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层分东西两部分结构,东区是餐饮区,因南北方向又自然划分为南区和北区,南区为西餐区,北区为中餐区。

西区是商务中心,用于短租,公司或者个人可以在这里举办小型聚会、展览、或者信息发布会……什么的,据夏晓数所知,丽石城中许多轰动一时的新闻发布会都是在那里举行的。

或走步梯或乘坐电梯,再往上一层,就是“得月楼”的顶层,基本设施全都是为观光服务的,夏晓数曾经来过几回,担心风大再把甘九冒给吹着了,这才特意将餐位定在第102层。

凭窗远眺,甘九冒禁不住有些感慨:“站在楼底想象跟实际登高的体验差别还是挺大的啊!咱爷俩也算是功夫不弱的人,面对如此高度,心底难免也会多少心生失控之感啊!”

“叔!在您这儿叫作体验差异,在普通人来说,它就叫‘恐高’,呵呵……”

“有道理,有道理!所谓‘高处不胜寒’,那个‘寒’字怕是因为不同的人则生出千万种不同的感悟,对此,咱们身边那些人,钱一家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吧!”

“那是,那是!叔!请坐,我让他们给咱们上的是安神茶,您老先喝几口。”

“哦!这是‘歧宝堂’自己配制的那种安神茶吗?”说着话,甘九冒落了座。

“原先直接上的就是‘歧宝堂’的茶品,后来经过一定的改进,大同小异,只是口感略有差别而已。”说着话,夏晓数为甘九冒沏了杯。

甘九冒随手拿起一瓶洋酒,仔细察看了半天外包装。

“听说这玩意儿还挺贵的。”甘九冒笑着说道。

“嗯!刚才我看了看,这是原装正品行货,中档偏下一点的洋酒,两瓶加一起,应该有十多万吧!西方人习惯空腹直饮,咱还是先吃几口菜垫吧垫吧再喝的好,孟大夫最忌讳空腹饮酒了。”夏晓数笑着说道。

“这么贵?!以咱爷俩的酒量,岂不是不到一小时至少消费它五万多?”甘九冒惊讶地问道。

“叔!这方面我也是门外汉,这不是跟苏禺卿他们接触多了,多少知道些皮毛,这瓶的市价应该在七万左右,您手上那瓶可能略微便宜一些,少说也得五万多。”夏晓数笑着解释道。

“好家伙!这酒要不是石今措送的,又经你口定价,我铁定不信这俩玩意儿就值一辆普通轿车的钱,怪不得现在的年轻人总说穷人对富人的生活永远缺乏想象力,算了,咱还是另外点点白酒吧,这两瓶你留着回头送人吧!”说着话,甘九冒将手中的洋酒就手搁到一边。

“呵呵……叔!这些洋酒口感相当不错的,石今措这可是特意敬送您老的,您得领人家的情,两瓶酒而已。”说着话,夏晓数挑那瓶比较贵的洋酒就手将包装拆了封。

“也好,我也尝尝鲜,那瓶就别启封了,回头你送人吧!”

“瞧您说的,人家石总可是送您的,我拿回去算咋回事儿啊!您就留着自己喝吧!”说罢,夏晓数招手叫来一位年轻女服务员准备点餐。

手里拎着洋酒,二人选的却是北区中餐厅。

“九里醉红虾、一品鲜、清蒸雪云烧,叔!您也挑几样,这家店菜量比别处少一些,您不妨多点几道菜,咱肯定吃得完。”

“是吗?那……我点三道素菜,就选贵店拿手招牌菜好了。”甘九冒笑着冲女服务员说道。

微微一笑,女服务员将点餐IPAD放到甘九冒面前向他推荐了三道素菜。

“行!就按你说的上吧。”甘九冒笑着说道。

“二位请稍候!”说罢,女服务员转身走了。

“前些日子不是听你说石今措跟你有些疏远了吗?今儿怎么还表现得这么客气?”甘九冒笑着问道。

“人家会做人呗!我猜啊!他可能以为,十年之内,也许只有我有可能完全突破‘极速微距’核心技术壁垒,为此,不论身处何时何地,他也会说服自己对咱恪尽礼数,否则,以后有可能不大好相见呢!”夏晓数笑着解释道。

“哦!那……‘妙微数理’呢?他了解多少?”甘九冒随口问了问。

“不到一成吧,有些东西还是从袁葭敏那儿学的呢!”夏晓数笑着解释道。

“哦!听你这意思,你所掌握的核心技术向来不防小袁姑娘了?”

“差不多吧,只要她问起相关事宜,我是知无不言的,尽可能给她解释得清清楚楚的。”夏晓数笑着解释道。

“不怕泄密吗?”甘九冒笑着问道。

“没关系的,叔!您要知道,咱手上掌握的这些东西极富商务开发色彩,终极目的是为了挣大钱的,它跟纯粹的理论研究差别还是挺大的,这里面有好多特别重要的细节,我猜啊!袁葭敏也好,石今措也罢,怕是这辈子难以融汇贯通,别的先不说,仅年龄障碍这一项,他们这辈子怕是也破除不了了,咱跟他们讲得再多,他们领悟的到底还是有限的很,就算是泄密也不打紧的。”

“听着好复杂,没事就好。”

正在这时,女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借着上好饭菜,甘九冒品尝了几口洋酒,口中称赞了几句:“还真是的,喝着真是顺口,老外的酿酒技术果然有一套,它们摆弄的这种酒跟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酒方在精气神方面完全是两回事,不错,不错!好酒!”

“呵呵……您这个岁数说洋酒好的还真不多见,还是您说话公道,来!我敬您一杯。”

“同饮,同饮!对了,说点儿正事,我跟了几次,发现魏涣语跟慕七今还真有交往,二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具体交易,眼下无从谈起,我还得跟段时间才行,另外,我上魏家附近转悠过几次,偶然听到王禺夏跟邻居们闲聊,他们夫妇近期好象正准备换房呢!他们现在住的那套房子正考虑挂牌出售呢!”吃着喝着,甘九冒聊起了魏涣语近期的明显变化。

“哦!看来,慕七今或许答应了他们夫妇些什么。”

“应该是,最近几天,你要不要找王禺冬聊聊?那人平时瞧着蛮正派的,应该会告诉些苏

章节目录

数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山樵守护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樵守护者并收藏数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