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斋。

“心生会所?”

丁闯眼中闪过一抹惊愕,以为他会随便说出一个地点,然后以不了解,要亲自去看看就能敷衍过去,再之后就说不合适,总而言之,绝对不会傻乎乎的出几百万,搞一家可以承接大型婚礼的酒店。

回本周期太长…..

可这个地点,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对。”张旭重重点头,提到这里他双眼冒着小星星,之前一直羡慕葛中天、唐红,明明起步不如自己,只是有些学生的模特公司,承接工作也都是会展之类的底层模特,自己好歹是美味斋总经理,手下好几十号随时能调动的人呢。

谁成想,丁闯一番运作,竟然把天喜模特也变成他的,葛中天和唐红还有楚柔摇身一变,成为海连最大模特公司的经理人。

这不单单是盈利能力的问题,还有社会地位。

对了,还有那家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兼法人,可那是空壳公司,毫无意义可言。

必须要知耻而后勇!

继续道:“我调查过心生会所,建筑长度在六十二米,占地面积近两千平,上下一共五层楼,近万平,其中一楼还可以当成包厢,娱乐设施不拆,可以供客人用餐时娱乐,二楼是洗浴,是平层,只需要装修,就可以成为容纳三百人以上的宴会大厅,而且可以拆分成左右两个,还有三楼……”

丁闯听他喋喋不休,很奇怪,居然动心了,脑中不禁回想起心生会所的画面,无论是门前四根需要三人才能环抱住的石柱,还是大厅里的怀旧风格旋转楼梯。

处处彰显着大气。

只需要进行简单改造就能使用。

一旦建造完成,势必成为海连最顶级宴会场所,从超前性和专业性来看,哪怕是海连地标,瀚海酒店也未必能比得过!

丁闯赶紧摇摇头,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清空,钱呢?钱从哪来?郑青树和齐多海不止一次催促让他快点回去,把新工厂的事情定下,郑青树着急扩大生产,齐多海着急开发市场。

就连老丁都惦记光宗耀祖。

没回去,是因为…….没钱。

如今在海连继续扩大,他们会杀到海连的。

“停!”

丁闯抬手打断,想出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心生会所之前是做的什么生意?会不会有人忌讳?”

如果真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在新娘子讲话环节说出一句:能在我声嘶力竭工作几年的地方举行婚礼,我很幸福……全场人脸都会绿。

这是潜在风险。

“想过!”张旭眼前一亮,拍马屁道:“老板不愧是老板,只是听我说就想到这个问题,我还是经过别人提醒才想到。”

“丁总,我这几天在医院,做了简单的市场调查,询问医院近百名护士以及很多年轻医生,与他们沟通过如果心生会所变为主办婚宴的酒店,她们会不会选择在那里举行婚礼,得到的答案很喜人,几乎没有避讳,甚至很多人还表示期待,认为只要现场足够浪漫,不会考虑其他。”

顿了顿又兴奋道:“还有一个非常有利的因素,心生会所在海连的知名度非常高,几乎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我们改造成宴会主体酒店,本身就是噱头,不用宣传,所有人直接知道!”

他……还学会做市场调查了?

丁闯弱弱的看了眼,又反驳道:“周期呢?算过么?回款周期太长,不如把资金用在其他地方……”

张旭更加兴奋,老板顾虑的越多,说明这件事的可行性越高,只要能把他的顾虑全都打消,事就成了!

重重道:“关于回款周期,还是经过葛总提醒才计算过,按照之前的计算,总投资在五百万左右,可如果在心生会所的基础上改造,装修费用会省下一部分,宣传费用会省下一部分,还有房租也会省下很多,总投资不会超过三百万。”

“只要我们能承接二百场宴会,就能回本,按照海连市场的宴请规模,正式运营之后,一年之内就能收回成本!”

丁闯:“……”

听他说三百万很轻松,就像是他有一样。

对了,葛中天不当人,提醒他这个干什么?

又反驳道:“人呢?如果把心生会所改造,各类人员至少需要七十人以上,而且他们的专业素质一定要保持很高水准,否者与规模不相匹配很容易走下坡路,你怎么保证人员素质?还有一点,从美味斋调人过去,这里怎么办?”

丁闯忍不住要给自己点个赞,反应太快,如果其他人绝对找不到如此多理由。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老板没钱的事实……

张旭竖起大拇指,双眼散发着灼热的光:“怪不得您是老板,短短几分钟,把我这几天所思考的问题都想到了,关于人员素质问题,我曾与楚柔沟通过,本意是想让她联系培训人员,从素人培养各种礼仪。”

“但是,她给我指了条明路,可以去技校招聘,技校内有人学厨师,有人学礼仪,他们正合适,为此,我联系过海连一家技术学校,他们表示非常感兴趣,愿意提供,毕竟……我们也是用人单位嘛,而且,我们给的待遇并不差!”

楚柔也不当人!

丁闯内心一阵咆哮。

咬咬牙道:“你确定一定能成功?还需要评估风险!”

张旭傲然回道:“我已经签了三十几份意向协议,都是医院那些护士医生,如果可以开业,他们在三年之内结婚,并且选择我们的酒店举办婚礼,可以打八五折…….对了,我已经收取意向金,葛总起草的,有法律效力,如果他们三年之内不结婚,会退还!”

葛中天不当人加一!

“顾客都签订了,不错……”丁闯皮笑肉不笑道。

“谢谢丁总夸奖!”张旭迅速回道。

丁闯差点被噎的背过气,思考了足足十几秒,豁然开朗道:“最后一个问题,管理人员怎么配备?最简单的是,谁能组织协调?”

丁闯觉得这话有些伤人,但也是杀招,谁让自己没钱呢?倒是可以贷款,但不知为何,对贷款一直很抗拒。

潜台词是以你的能力,能不能支撑起业务!

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如果他想到自己可能不会成为老大,热乎劲自然过去。

“有人可以!”

张旭义正言辞道:“丁总,你还记得瀚海酒店餐饮部的钱莉莉嘛?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支撑起酒店,实不相瞒,我通过红姐与她联系过,她也很有兴趣,毕竟目前在瀚海已经是中层干部,想要在向上一步,非常难,倒不如加入我们!”

唐红也不当人!

丁闯反问道:“那你呢?”

张旭挺起胸膛,一本正经道:“我是一块砖,哪用往哪搬!对于职位没有任何要求,全凭丁总安排!”

“我……”

丁闯被噎的哑口无言,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理由,都已经被他反驳,所有的顾虑也都被打消,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

如果再不让,貌似是自己不当人了。

沉吟片刻道:“心生会所的程序还需要走一段时间,而且拿下来,也要费一番周折,还有,你看到张总他们来这里,盯着心生会所的人很多啊。”

“这点也很简单!”

张旭嘿嘿一笑,神神秘秘道:“对别人不简单,对你很简单……”

特么的,拿不下来还是罪人了?

丁闯深吸一口气,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好好干,只要你足够努力,我明年就能换劳斯劳斯!”

事已至此,不做都不行,要当人啊。

张旭挠挠头,弱弱道:“什么叫劳斯莱斯?”

丁闯:“……”

迅速转身离开。

张旭看他离开一愣,快速道:“丁总,你的姜汤!”

丁闯愤恨道:“不,是你的姜汤!”

走出美味斋,并没回学校,这个时间学校宿舍已经关门,再者说,离开的那些同学极有可能在外面又胡吃海塞一顿,目前全是醉鬼。

被他们包围,太折磨人。

回去,也要等他们清醒……

乘坐出租车来到学校对面旅馆,在路上一阵心疼,目前的几十万现金,是打算买车的,一旦要装修心生会所,车一定买不上了……

来到旅馆,询问过后,发现一个很悲哀的问题,没有房间。

明天还上课呢,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精力!

连续找了三家旅馆,终于找到一间房,也就住进去。

目前所存在的问题是:心生会所怎么拿下来,其实拿下来并不困难,毕竟这里刚刚出过事,很多人在观望,即使有人看中,也是做夜场,而做夜场最有竞争力的,无非就是张华那几个人……

与他们争,压力不大。

唯一的难点是,张华刚刚来过,自己口口声声说不参与、没兴趣,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心生会所,改在成婚宴主题酒店。

相当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敌人能让人成长,朋友能让人前行啊……”

他躺在床上默默说着,能与张华见面就表示要交朋友,不过是不想有生意上的交集而已,与他抢会所,朋友就没了,会不会也被其他人说,吃相太难看?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