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狂徒没有滚。

他站在李天澜面前,笑容愈发扩大,仿佛挑衅一般,笑道:“不后悔?”

“提醒你一句,未来再怎么美好,终究不是现在。都说人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但如果长远过头的话,那就是做梦了,不切实际。做人,终归还是要看着自己脚下和眼前的。”

李天澜眼神中光芒闪烁,没有说话。

李狂徒从兜里摸了摸,掏出香烟,递给了李天澜一根。

他的武道和李天澜是一脉相承,自然能够看得出李天澜现在是真身。

李天澜将香烟接过来,弹指燃火,点燃深吸了一口。

“你想做总统,想掌控这个国家,想成为这个世界最有权力的人,这都没错,但那都是以后了。我今日滚出这个门,如果全力跟你作对,不敢说能杀了你,但想要给你找点麻烦,造成实质性的压力,真的不难。”

他夹着烟,轻笑道:“到时候,你甚至想对我动手都不能了。你还是太嫩了点,你应该清楚,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才是我真正所擅长的。”

“说完了?”

李天澜问道。

“我说的不对?”

李狂徒微微挑眉。

李天澜笑了笑。

对,当然是对的。

他明白李狂徒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日李狂徒离开东皇宫,明日天都炼狱就将不复存在。

他会成为中洲炼狱军团军团长。

是中洲特战系统中的顶尖大佬,可以说是李天澜的下属,也可以说是李天澜的对手。

李天澜有居高临下的位置,李狂徒同样有了以下克上的机会。

只要他今日离开东皇宫,他们就都有了中洲各种规则的束缚。

从中洲的大方向来看,李天澜和李狂徒,算是同事,算是自己人了。

真正立场敌对的自己人。

头疼,麻烦,复杂。

这个身份一旦确定下来,李天澜想要直接对李狂徒出手,那就等于是真正的叛国。

所以接下来两人无论怎么斗,最起码表面上,不能让人挑出毛病来。

对于有着绝对武力优势的李天澜而言,这是最大的限制。

在这个限制之下玩游戏,李天澜真的是太嫩了。

他甚至都不太清楚游戏规则。

可李狂徒不是这样。

叛国案之前,他已经是中洲当时最年轻的元帅,是边禁军团的第一任军团长,是李氏少主。

如果他当时只是一个只有实力而没有脑子的蠢货,断然不可能让北海王氏觉得有危机感。

玩阴谋诡计不难。

但在各方面的限制下,能够在游戏规则内玩出花样来,真的不容易。

而这恰好是李狂徒当年最擅长的东西。

他的实力现在确实不如李天澜。

但只要李天澜不敢掀桌子,那他想给李天澜制造些压力,绝对是轻轻松松的。

“你说的没错,可能在这方面,你确实有很多手段是朕没见识过的。就是可惜了,朕现在不是孤家寡人,东皇宫内,也没有废物。你想玩,有的是人跟你奉陪到底,不服气的话,尽管放马过来。”

他伸出手,帮李华成整理了下衣领,笑了起来:“朕心里大概清楚,你一直觉得朕欠你的。虽然朕也不知道到底欠了你什么,不过,不管欠了你什么,应该都没命重要。这一次,朕是可以杀了你的,老师来要人不能说明什么。你自己应该清楚,如果朕没把你带回来,谁也救不了你。你现在没死,那朕就算真的欠你什么,大概也还完了。所以接下来,你想玩的话,可以随意,等你下次在落到朕手里的时候,就没现在这个待遇了。”

李狂徒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类似于嫉妒的情绪。

李天澜现在,确实不是孤家寡人,东皇宫里人才济济,它可以成为如今黑暗世界里最强的超级势力,跟李天澜有很大关系,但也跟李天澜没什么关系。

李天澜确实很嫩。

可军师之流,却一个个都是真正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更何况这些老狐狸上面还有一个秦微白。

这样的东皇宫,真的是李狂徒一直都极为渴望的。

同样,这样的东皇宫,也真的不需要在去忌惮李狂徒。

所以李天澜不动如山,底气十足。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挺公平的。”

李狂徒点了点头,有些古怪的笑了起来。

李天澜不清楚,李华成不清楚,所有人都不清楚的是,其实他并不算是跟古行云合作。

从头到尾,他的合作对象只有一个。

那就是江上雨。

说李狂徒偏执也好,说他内心有优越感也好,李狂徒真的没怎么把李天澜放在心上,这不算是看不起,而是李天澜太嫩了,他在个人武力上或许可以做到无敌,但个人武力不是万能的,有些时候,甚至什么都不是。

在李狂徒心里,他想要东皇宫,如果难度是十的话,李天澜占三成,其余七成,都是秦微白。

这个妖女确实是他最忌惮的人。

甚至可以说,只要她还在李天澜身边一天,他就不太可能得到完整的东皇宫。

江上雨似乎也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当初找到他合作的时候,就直接说了他自己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李天澜身边没有了秦微白。

这意味着什么?

那种前景太美了,美的有些不敢想象。

只要他今日能回去,他们三人组的联盟就会正式成立,接下来,也就到了他们出牌的时候了。

“你现在的笑容,让朕有些想杀了你。没事的话,就滚吧。”

李天澜声音冷漠的开口道。

“还真有一件事情。”

李狂徒呵了一声,看着李天澜:“叫你一声陛下,跟你讨个人情如何?”

“嗯?”

李天澜挑了挑眉。

“除非我能杀了你,不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里,我今后大概是不会再来了。”

李狂徒缓缓道:“如果可能的话,我打算看看我女儿。”

李天澜沉默了一下。

李华成也眯了眯眼睛。

东城如是在哪,这件事在东皇宫都很少有人知道,能够直接接触她的人自然更少。

李狂徒这句话,在李华成心里,无疑等于是打算把他支开,留下他和李天澜单独相处的时间。

但偏偏在这件事情上,他还不好说些什么。

李天澜点了点头,平淡道:“可以,我在跟老师聊聊,让虞老带你去。”

李华成眉头一松,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特战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小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舞并收藏特战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