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

某顶级音乐工作室,休息室内。

亚当,埃里克,温斯顿三人都坐在休息室内,一起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

从半个多小时前,三人就坐在一起看着这档为王谦专门临时开设的跟踪报道节目,到现在都没有换过台。

他们必须承认。

这个节目,真的非常有吸引力。

即便他们都不想给王谦增加收视率,可是看了之后就不想离开,非常想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非常想知道……

王谦会不会被在场数以千计的音乐艺术家以及古典音乐爱好者们难住,从而难堪离场?

他们非常想知道……

王谦会不会履行和戴安娜的赌约,直接离开北美?

这是他们一开始看电视的目的和想法。

因为。

三人都本能的惯性思考,觉得王谦根本不可能从柯蒂斯学院的公开交流课上全身而退。

毕竟,王谦在那里几乎是在与整个欧美古典音乐领域为敌,会有大把的古典音乐艺术家想着法的去为难王谦……

现场的绝大部分欧美音乐艺术家们都不希望这位来自华夏的年轻人在他们的地盘获得成功。

或许,整个世界上都没有人能做到让那些所有音乐艺术家们都满意。

只是,亚当三人都没想到。

王谦一开始就以绝对的实力应对了来自曼哈顿音乐学院的两位音乐家的发难,还用强大的演奏以及创作能力,让两位音乐家彻底折服。

而此刻。

他们看着电视画面上,王谦正在黑板上写下的一个个英文单词,更是目瞪口呆。

经纪人埃里克低声喃喃道:“沃特发可,这家伙真的在写诗?”

温斯顿双眼也盯着电视画面,低声回答:“可能,是的……”

埃里克:“他会吗?他懂吗?”

没人回答他。

亚当感觉浑身麻木!

他发现,自己和王谦的差距,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巨大。

只是……

王谦这家伙,真的是歌手吗?

……

或许。

这是很多现场以及电视机前观众们都想喊出来的问题。

这个人,真的是歌手吗?

在欧美几大社交平台上也都热闹起来,纷纷针对王谦提出了许多的讨论。

但是,更多的人,还是保持着沉默,都盯着电视画面上王谦在黑板上写下的一个个单词。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 eyes an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

现场变得寂静无比。

没有人说话。

只有王谦用粉笔在黑板上摩擦的声音。

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上出现的一个个字母,一个个单词,以及组成起来的一整句诗!

一开始。

大家还是带着一丝看笑话的心态,和找茬的心思在看着那一个个单词。

毕竟,你一个在华夏长大,没学习过英语专业的人来写一首英语诗,还是在他们这么多艺术家面前?

用华夏成语来说,这就是典型的班门弄斧,会被在场的艺术家们教做人!

马瑞甚至觉得这是王谦着急了,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强行想要写一首诗,这是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他面前来了。

他只需要随便找出王谦写的东西当中的破绽缺陷,批评一顿,就可以胜利收场了。

很多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媒体甚至会专门剪辑出这一段他批评王谦作品的画面播出,从而忽略前面他所有的尴尬难堪。

但是……

马瑞盯着王谦写下的一个个单词,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震撼。

因为。

仅仅第一句写出来。

马瑞就发现,这水准比他高的多了多了,完全不是一个水准的。

他刚才上来写的那首诗依旧还在黑板上,就在王谦的旁边,有着鲜明的对比。

一比较……

马瑞发现,自己的作品,真的就如王谦所说的一样,简直就是很灾难之作,甚至说是一坨屎都不为过。

看了看王谦写的,再看看自己写的……

马瑞觉得自己写的每一个单词似乎都是那么的不堪入目。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

马瑞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可以强行嘴硬,可以催眠自己,说自己的作品是一首好作品,是你们不会欣赏!

但是,马瑞现在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那样的话了。

因为没人会相信,他自己都不相信了。

看着王谦写的越来越多的单词,他心中越发的震撼,然后就完全沉浸在了这首诗的意境当中了,站在王谦的身后,神色呆滞起来。

全场所有的观众们,此刻都从王谦的一句句诗当中,看到了其中那清晰的画面。

一幅温馨而平淡的画面,在他们眼中缓缓展开,娓娓道来,栩栩如生。

可是,平淡,温馨当中,却是透露着发自灵魂深处的爱情!

尤其是坐在前排的一些老艺术家们,对此更是感触最深刻,几乎领悟到了这首诗的灵魂内涵。

因为,这几乎就是他们现在大部分人的生活。

白发苍苍,依旧形影相伴,爱着你的灵魂。

麦克斯,马龙,道森,卡尔曼等人都沉默下来,没有再说话,只盯着王谦的手和那一个个单词!

一直到……

王谦写完,写下了最后一个单词,将剩下的粉笔轻轻的放下,接着轻轻地转过身来,面向全场,轻声说道:“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声音轻缓,传遍全场,但是却传入了每个人的心中。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说的似乎不那么确定。

可是,每个人都从这首诗当中看到了那种最真挚最纯正的爱情。

全场依旧寂静,没有被王谦的声音吵醒。

所有人足足沉默了大概一分多钟,都纷纷盯着黑板上的那首诗。

不断的从开始读到最后,每个人至少都读了至少两遍以上,越是默念,心中越是有更甚的感触,越是能领悟其中那深入骨髓灵魂的爱情,然后整个人似乎都要为之颤抖起来。

平平淡淡才是真。

甚至,不少感性的艺术家们都为此流下了眼泪。

电视镜头精准的捕捉到了几位老者,以及几位女子的脸上都有明显的泪痕,但是几人似乎没有发觉一样,任由眼泪在脸上流淌而过,依旧盯着黑板上的文字,泪眼朦胧,却还是沉醉其中。

戴安娜是被手机消息震动惊醒的,也迅速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接着目光极其复杂的看了看讲台上的那个人影。

戴安娜看了看手机,是导演组发来的消息,让她指挥摄像机再捕捉更多人的表情。

戴安娜迅速看了看,发现坐在中间的克里斯汀也在轻轻的擦拭泪痕,迅速让摄像师转动过去拍摄了下来,所有观众都看到了克里斯汀流泪的画面。

又看了看。

苏菲和泰勒两位著名的天才少女此刻也在轻轻的擦着眼泪,痴痴地看着讲台,不知道在看什么。

哇……

突然,突然的一声大哭声音,让戴安娜以及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几乎所有人都彻底被惊醒了,纷纷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

发现是一个坐在第二排的老艺术家,正抱着头嚎啕大哭。

那是一个身穿正装,白发苍苍,身形消瘦的老头,正抱着头大哭,不断的发出呜咽之声,含糊地喊着:“上帝,请把我的苏珊还给我……呜呜呜……我亲爱的苏珊……”

镜头迅速对准了这位老艺术家。

戴安娜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她迅速从人群当中听到了答案。

“那是伊斯曼学院的戴维教授,他的妻子苏珊和他一起毕业于伊斯曼学院,又一起留校任教,在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伊斯曼每个学生都知道他们非常的相爱,但是,五年前,苏珊教授因为癌症去世了。”

有人声音悲戚地说道:“戴维教授因为伤心也大病一场,向学校申请了辞职,但是学院没有同意,让他休长假。没想到,过了五年,戴维教授还没有走出来。”

另有人说道:“是这首诗写的太好了,简直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平淡的生活才是爱情的真谛。让戴维教授想起了妻子也很正常,我现在就想回家狠狠的拥抱我的老婆,让他知道我爱她。”

“可怜的戴维教授,真希望他能挺过来。”

“我看完这首诗也差点要哭了,上帝,这首诗太感人了。”

“我没办法相信,这首诗是一个华夏人写的,还是一个歌手。”

“这是我看过的最感人的爱情诗,简单纯朴,却直入灵魂。”

一道道轻轻的议论声传来。

戴安娜也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她爷爷也因为奶奶的去世而低沉了好多年,然后选择退休,将家族企业交给了父亲,自己去农场种地了。

目光看向站在那里安静如水的王谦,戴安娜只感觉仿佛有一道道光环从王谦的身上绽放出来。

真正的艺术家是什么样的?

戴安娜在之前没有什么概念。

可是。

现在她有了具体的概念,甚至是清晰的形象。

就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身影。

这大概就是艺术家吧。

啪啪啪……

掌声突然响起。

从最前排的麦克斯,以及马龙几人当中响起。

几位世界顶级老艺术家,直接首先站了起来,使劲地鼓掌,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挂着一点点的泪痕,可是手掌却是使劲的鼓掌,使劲的鼓掌,使劲的鼓掌,似乎要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出来。

接着。

掌声传遍全场。

每个人都迅速站了起来,使劲的鼓掌。

掌声前所未有的响亮。

嚎啕大哭的戴维教授也强行停止了自己的哭泣,站了起来,任由眼泪流淌,也一边使劲的给王谦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马尔斯,埃尔顿等所有曼哈顿学院的校友们此刻也站起来使劲的鼓掌。

克里斯汀同样站了起来,带着一丝憧憬的笑意,掩饰脸上的泪痕,也使劲的鼓掌,但是眼眶之中依旧充斥着随时都会决堤的泪水,目光朦胧的看着讲台上的那个人影,心中不断的默念着这首诗。

这首诗当中的爱情,就是她梦寐以求的。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原因。

因为,她的感情观念极其单纯而纯粹,就如这首诗当中写的一样。

她不喜欢轰轰烈烈,不喜欢做作秀恩爱,不喜欢让全世界都知道……

可惜的是,现在是一个超快节奏的时代,人心都很是浮躁,想要找这样的爱情生活,几乎不可能存在。

所以,她宁愿一直单着,宁愿自己在农场和爷爷一起过平静的生活,也不愿意去冒险。

可是。

此刻,王谦用一首诗,将她心中深处的渴望,清晰而简单的描写了出来。

克里斯汀只觉得,王谦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她的人了。

眼泪又忍不住滴落下来。

克里斯汀急忙又笑起来,不去擦拭眼泪,任由眼泪流淌而下。

因为她不想中断自己的掌声。

华夏访问团的大多数人都处于懵逼状态。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看不懂王谦写的单词。

只有少数几个人能看懂。

而只要看懂了单词的人,都能从其中感受到那种深入灵魂的爱情。

再加上,他们刚才都听王谦说过,这首诗就是在王谦在华夏唱过的当你老了。

所以,有了对照,看懂了单词之后再和歌词联系起来,就迅速的看懂了其中表达的东西。

何朝惠也看懂了大概,站起来使劲地鼓掌,赞叹地说道:“这首诗写的真好,真没想到,王谦竟然对英语诗歌都有这么高的造诣。”

彭东湖是没看懂,只是顺着说道:“是呀,你看这些老外都疯了!好多人都哭了,我现在都想哭了。”

秦雪鸿也轻轻的擦了擦眼角,她也真正看懂了这首诗,轻声说道:“是真的很感人,这是很多人都憧憬的爱情!”

秦雪荣也不断的用纸巾擦着眼睛,脸上却是带着灿烂的笑容,满是幸福,心中说着:“我已经得到了,我们会一直白头到老!”

陈晓雯,刘胜男,茹可,萧冬梅几人也都使劲的鼓掌,眼神之中噙着泪水,却坚持没有掉落下来,几人的眼睛都不想离开讲台上那个人影,似乎眨一下眼睛,那个人影就会不见,她们就会失去他,所以,她们都舍不得眨眼!

但是,李青瑶和俞景若两人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尤其是李青瑶,如果不是捂着嘴,她可能也哭出声音了。

想着自己当初已经和王谦组成了家庭,结果她在经纪人的忽悠下主动提出了离婚……

原本!

她已经得到了。

原本!

她可以得到这一切。

原本……

李青瑶差点崩溃,如果不是俞景若扶着,她可能都站不起来了,心中满是伤心和后悔。

可是,俞景若自己也是泪眼朦胧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泪痕。她觉得,自己当初如果主动一些,和李青瑶一样主动去追求王谦,可能就是自己嫁给王谦,那么她一定不会离开王谦,不论是什么样的情况,她都会坚持和王谦一起走下去!

可惜……

可惜……

都过去了。

而泰勒和苏菲两人就是情绪极其复杂了。

两人都被王谦的惊人才华所吸引,都想将王谦从秦雪荣身边抢过来。

甚至,都已经有所行动……

而王谦此刻所写的爱情,当然也是她们所憧憬的。

但是,她们不知道将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所以,她们哭的有些迷茫。

看着王谦,泰勒和苏菲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把这个闪耀世界的男人抓住。

但是……

她们都知道一点,那就是,不管什么情况,她们都不会放手。

欧美的社交媒体上,此刻也是一片爆炸。

整个网络都比刚才热闹了数倍,很多人都在疯狂的发言,比平时活跃了许多,而话题的中心,就是王谦,以及这首诗。

“我也在鼓掌,这首诗简直太美了。”

“这才是爱情诗呀,刚才那首诗的确是灾难,我都看呆了。”

“谁来告诉我,他为什么能写出这样感人的爱情诗,为什么?他不是歌手吗?他不是演员吗?他不是华夏人吗?”

“我必须承认,马瑞那首诗的确是灾难,王谦说的一点都没错,因为他写了一首真正感人的诗。”

“我现在只想知道,他还能继续写吗?我还想看他写诗,我不想看他演奏音乐,我太喜欢这首诗了。”

“上帝,现场很多人都哭了。”

……

掌声!

一直没有停。

甚至,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

现场的数千人依旧站着,依旧在使劲鼓掌。

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热烈了,但是每个人依旧是真心实意地在鼓掌。

麦克斯,马龙,道森,卡尔曼等老艺术家们也都不嫌累,都站了足足几分钟一直鼓掌,一直看着王谦,眼神都很是赞赏。

王谦站在那里,直面所有人,接受所有人的掌声,看时间这么久了,伸出双手对着所有人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可以停止了。

掌声,已经足够了。

这时,掌声才逐渐停歇了下来。

麦克斯,马龙,道森,卡尔曼,戴维等老艺术家们停止了动作,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其他人也都逐渐停止了掌声,全部都坐了下来。

王谦面色平静,轻声说道:“谢谢大家的掌声。”

很多人这时候才开始收拾自己脸上的泪痕,整理自己的情绪,尤其是一些感性的女性们,妆容都哭花了,有些在意形象的开始低头重新补妆。

不过,大家这时候的目光都逐渐集中在了站在王谦身边,一直没有动的人影。

来自纽约的作家,马瑞。

马瑞一直处于呆滞的状态,不知道是真的还沉醉在这首诗当中,还是刻意如此,以此来避免尴尬。

王谦看向马瑞,微笑着问道:“马瑞先生,我这首诗,你觉得如何?相比而言,你那首作品怎么样?”

马瑞身体僵硬的动了一下,脸上的神色也比较僵硬,没有表情,转头看向王谦,又看了看现场诸多异样的目光,知道自己是躲不掉了,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王谦说道:“王先生这首诗,我觉得是一首非常难得的爱情诗,真的非常优秀,非常好。我找不出任何的缺点。比我这首诗好的太多了,你的才华,让我佩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马瑞认怂了,开始公开夸赞外王谦的这首诗,承认了王谦惊人的才华。

故意找茬?

强行贬低?

他不敢了!

毕竟。

现场那么多大艺术家,其中不乏名气和资历比他都高出许多的文学家和作者,以及很多文学评论家和文学爱好者,都被这首诗感动的不轻,很多人都为此而哭了,这就等于是所有人都认可了这首诗。

如果他这时候公开贬低这首诗,不是和现场所有人作对?不是公开说,你们这些人的水平都不如自己?

马瑞可不敢得罪这么多人。

他敢得罪王谦,却不敢得罪在场的大部分人。

所以,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认输。

这是唯一的选择。

不然,如果他强行贬低这首诗的话。

可能他就会被纽约文化圈排斥在外了。

甚至,可能会被诸多看电视直播的欧美观众公开抵制。

这种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

听到马瑞的话,现场很多人都笑了起来,对此表示了赞同,也对马瑞此刻的处境感觉到了好笑。

王谦轻声说道:“谢谢马瑞先生。”

马瑞放下心中的骄傲,对王谦郑重地说道:“不,是我要谢谢你,王谦先生,你今天给我上了一课。我回去之后,会关上房间门,好好在家研究我的作品,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向你请教诗歌。”

王谦:“我也希望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

马瑞对王谦轻轻鞠躬,然后对着场下所有观众们也轻轻鞠躬,准备下台。

不过,他刚走了两步,突然再次回转身看着王谦问道:“王谦先生,我想知道,这样的作品,你还有吗?”

王谦正在想着接下来的音乐课呢,听到马瑞的话,轻声问道:“什么作品?”

马瑞认真地问道:“就是,这样精彩而感人的诗句!”

全场几乎所有人都期待地看向王谦。

艺术家们,以及艺术爱好者们,就没有不喜欢诗歌的。

刚才一首当你老了,将在场所有人对于诗歌的兴趣都勾起来了,都渴望能再次看到同样精彩感人的诗。

因为,他们也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感人而淳朴的真挚诗歌了。

和华夏一样,浮躁的时代,欧美文坛也很久没有出现好的文学性作品了,倒是畅销通俗性作品越来越多。

所以,这样的诗歌,他们需要从几十上百年前的经典当中去寻找。

王谦微笑回答:“不知道。”

马瑞疑惑:“为什么不知道?”

王谦轻声说道:“因为,这个要看心情和状态。诗歌和音乐一样,本质上都是情绪的表达。所以,你应该懂的。”

马瑞恍然,实际上心中依旧没懂,当下转身迅速离开了。

他甚至想直接离开这里,离开柯蒂斯。

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走,走了就更加难堪,事后大家会说的更难听。

现在,还没有那么糟糕,留下来,到最后再离开,还能体面一点,会让很多人说自己有坚持,有风度……

当然,也有厚脸皮。

王谦目送马瑞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接着对着所有人说动:“诗歌,和音乐一样,都是我的一个爱好。刚才这首诗,是我某些时候的一些情绪表达,谢谢大家的认可和喜欢。好了,言归正传,现在我们开始继续回归正题,继续聊聊音乐……”

王谦转身就想将黑板上马瑞和自己写的字都擦掉,然后写上自己刚才演奏的水边的洛神这首曲子的谱子。

但是!

道森教授立刻上台说道:“王谦先生,不要擦,我们给你换一个黑板。”

王谦楞了一下,随后点头:“可以。”

道森教授立刻让人上来将王谦写的这首当你老了的黑板拆卸下来,换上了一块新的。

至于另外一边被马瑞写的,完全无视了,学院的工作人员迅速将其擦拭干净,让黑板版面干干净净,方便王谦接下来的书写。

现场很多人都心情复杂。

很多人都目光异样地再次看向马瑞。

马瑞也是浑身难受,感觉一道道目光仿佛一把把刀子刺向自己一样,让他浑身哪儿都难受,很想马上逃离这里,但是强自镇定下来,对着看向自己的人还回以僵硬的微笑。

看着被擦拭掉的自己的作品,马瑞只想回去就将这首诗烧掉。

道森教授和卡尔曼几位柯蒂斯学院的老艺术家们都对王谦投以歉意的微笑,为自己耽误了王谦的讲课而道歉。

王谦对此无所谓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好的,我们继续讲讲刚才这首曲子!”

不过……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

现场数百上千只手就再次举了起来。

这一次!

很多前排的老艺术家们也都放下了矜持和骄傲,纷纷举起手,渴望和王谦交流一下。

一首曲子!

一首诗。

以及那超越前人的演奏境界。

已经让现场所有的艺术家们,都彻底承认了王谦的才华以及艺术底蕴。

这一次举手。

几乎所有人都不是来找茬的,而是真正的抱着请教的心思想和王谦交流一下。

甚至,姜煜,慕容月,泰勒,苏菲,以及何朝惠,彭东湖,杨建森等华夏访问团几大学院的人也都举起手来,想和王谦互动交流。

王谦知道,这堂课,估计是不会顺着自己的想法走了,而是要顺着在场一些人的想法走。

不断的有人提问,他来解决!

如此节奏。

王谦迅速调整心态,看向现场举手的人,看到那许多渴望的眼神,迅速移动目光,然后指向前排的一位老艺术家说道:“先生,你来吧!”

这位老艺术家,正是刚才被王谦的这首诗感动的嚎啕大哭的戴维,同样是来自世界顶级古典音乐名校的老牌教授。

只不过……

这位教授,是教小提琴的。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