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贯昌在迪宝待的时间并不长,他说完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岑建勋亲自把何贯昌送到门口之后才回到潘迪声的办公室。

“林道秋这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恶心我。”

潘迪声很不高兴,他一眼就看出了林道秋这样分配的用意,就是为了削弱迪宝。

不过看出来归看出来,嘉禾那边是绝对不会反对这个分配方案,毕竟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所以现在只有迪宝自己反对的话,潘迪声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这压力不只是来自嘉禾,还有昨天晚上那些投下赞成票的人。

“林道秋这一招真是够绝的,直接把嘉禾拉到了他们那一边,唉,现在麻烦了。”

岑建勋对此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而且对他们来说更麻烦的就是,要是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案的话,到时候迪宝的麻烦就更大。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林道秋把整个香江院线拿到手,那样的话迪宝迟早也是四路一条。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昨晚就应该让你和三毛去找林道秋谈,那样的话还不至于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潘迪声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觉得昨晚就不应该推举何贯昌去代表迪宝找林道秋谈判。

虽然嘉禾跟新东方是不可能会站到一起,但在利益的问题上,何贯昌肯定会优先站在嘉禾的方面去考虑问题,结果正中了林道秋的下怀。

“现在去找林道秋也已经晚了,他已经占有了绝对的优势,现在去找他只会自取其辱。”

岑建勋连想都没想过要去找林道秋在把条件给圆回来,那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估计林道秋巴不得他们找上门,到时候还要被他好好羞辱一顿。

何贯昌在迪宝待的时间并不长,他说完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岑建勋亲自把何贯昌送到门口之后才回到潘迪声的办公室。

“林道秋这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恶心我。”

潘迪声很不高兴,他一眼就看出了林道秋这样分配的用意,就是为了削弱迪宝。

不过看出来归看出来,嘉禾那边是绝对不会反对这个分配方案,毕竟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所以现在只有迪宝自己反对的话,潘迪声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这压力不只是来自嘉禾,还有昨天晚上那些投下赞成票的人。

“林道秋这一招真是够绝的,直接把嘉禾拉到了他们那一边,唉,现在麻烦了。”

岑建勋对此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而且对他们来说更麻烦的就是,要是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案的话,到时候迪宝的麻烦就更大。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林道秋把整个香江院线拿到手,那样的话迪宝迟早也是四路一条。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昨晚就应该让你和三毛去找林道秋谈,那样的话还不至于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潘迪声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觉得昨晚就不应该推举何贯昌去代表迪宝找林道秋谈判。

虽然嘉禾跟新东方是不可能会站到一起,但在利益的问题上,何贯昌肯定会优先站在嘉禾的方面去考虑问题,结果正中了林道秋的下怀。

“现在去找林道秋也已经晚了,他已经占有了绝对的优势,现在去找他只会自取其辱。”

岑建勋连想都没想过要去找林道秋在把条件给圆回来,那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估计林道秋巴不得他们找上门,到时候还要被他好好羞辱一顿。

何贯昌在迪宝待的时间并不长,他说完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岑建勋亲自把何贯昌送到门口之后才回到潘迪声的办公室。

“林道秋这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恶心我。”

潘迪声很不高兴,他一眼就看出了林道秋这样分配的用意,就是为了削弱迪宝。

不过看出来归看出来,嘉禾那边是绝对不会反对这个分配方案,毕竟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所以现在只有迪宝自己反对的话,潘迪声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这压力不只是来自嘉禾,还有昨天晚上那些投下赞成票的人。

“林道秋这一招真是够绝的,直接把嘉禾拉到了他们那一边,唉,现在麻烦了。”

岑建勋对此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而且对他们来说更麻烦的就是,要是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案的话,到时候迪宝的麻烦就更大。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林道秋把整个香江院线拿到手,那样的话迪宝迟早也是四路一条。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昨晚就应该让你和三毛去找林道秋谈,那样的话还不至于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潘迪声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觉得昨晚就不应该推举何贯昌去代表迪宝找林道秋谈判。

虽然嘉禾跟新东方是不可能会站到一起,但在利益的问题上,何贯昌肯定会优先站在嘉禾的方面去考虑问题,结果正中了林道秋的下怀。

“现在去找林道秋也已经晚了,他已经占有了绝对的优势,现在去找他只会自取其辱。”

岑建勋连想都没想过要去找林道秋在把条件给圆回来,那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估计林道秋巴不得他们找上门,到时候还要被他好好羞辱一顿。

何贯昌在迪宝待的时间并不长,他说完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岑建勋亲自把何贯昌送到门口之后才回到潘迪声的办公室。

“林道秋这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恶心我。”

潘迪声很不高兴,他一眼就看出了林道秋这样分配的用意,就是为了削弱迪宝。

不过看出来归看出来,嘉禾那边是绝对不会反对这个分配方案,毕竟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所以现在只有迪宝自己反对的话,潘迪声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这压力不只是来自嘉禾,还有昨天晚上那些投下赞成票的人。

“林道秋这一招真是够绝的,直接把嘉禾拉到了他们那一边,唉,现在麻烦了。”

岑建勋对此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而且对他们来说更麻烦的就是,要是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案的话,到时候迪宝的麻烦就更大。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林道秋把整个香江院线拿到手,那样的话迪宝迟早也是四路一条。

章节目录

重生香江之197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蜜汁鸡翅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汁鸡翅膀并收藏重生香江之197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