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章节错误,给我半小时修改。

秦岚山当年离开国内的时候也不过才三十多岁,这么多年在国外竟然也没有结婚。

而且据林青松的调查来看,秦岚山当年在国内也一直是单身一人。

看到这何凡不由得沉思起来,难道这秦岚山不好女色?

不过这属于私人作风问题,何方还没这么无聊要去调查这种事情。

继续往下看调查出来的资料,这段时间秦岚山并没有在魔都。

早在一个月前,秦岚山已经去京都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不过何凡可不会因为这个,就认为张父的车祸跟秦岚山没关系。

秦岚山离开魔都只是想制造不在场的证明而已。

而且上次张父公司出事也隐隐跟秦岚山有关,所以秦岚山是最大的嫌疑。

不过目前并没有一点证据能证明,而且那个货车司机也已经当场去世了,现在连调查的方向都没有。

想到这何凡不由得有些头疼,现在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旁边的林青松看着何凡皱着眉头一言不语,还以为是他调查的东西让何凡不满意了。

他顿时说道:“何少,时间比较仓促,目前我也只调查这点,不过要是你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肯定把这个人的底细都给调查出来。”

听林青松这么一说,何凡顿时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何凡道:“你对这种事很在行?”

林青松得意的一笑,道:“不是我跟何少你吹,只要是在魔都发生过的事情,只要有记录资料的,我都能给你查出来。”

听着林青松的话,何凡忽然说道:“那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林青松道:“查谁。”

“你等等,我先问问那个人的名字。”

何凡掏出手机给张晓枫打了个电话,询问那个肇事司机的名字。

张晓枫不知道何凡为什么忽然要问那个肇事司机的名字,但还是把那个人的名字如实相告。

何凡也没跟张晓枫解释,等把名字问到手,随便跟张晓枫扯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何凡把手机放下,对着林青松说道:“那个人叫赵志峰,是个货车司机,不过人已经死了,你看能不能把他生前接触过的人都调查清楚。”

“赵志峰么!”

林青松呢喃一句,随后拍拍胸口笑道:“没问题,我保证给你调查得一清二楚。”

“谢谢林哥了,改天我请你喝酒。”

不管怎么说何凡也得跟林青松说声谢谢,毕竟这都是情分。

“小事。”

林青松笑了笑,随后站起身,道:“那我现在就去帮你调查。”

“我送送你。”

……

等林青松走后,何凡回来又拿着秦岚山拿着资料看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何凡这才拿着资料去了一趟医院。

他想问问张父,当年他跟秦岚山为什么会分道扬镳,两个人为什么会反目成仇。

毕竟怀疑一个人也得需要理由的,何凡这是想找秦岚山的动机。

到了医院,张父对何凡的去而不返有些惊讶。

“你不是陪晓涵回闽市了,怎么又回来了?”张父疑惑的看着何凡,接着说道:“晓涵也回来了?”

“没有。”

何凡摇摇头,坐在病床旁边的沙发上面,说道:“晓涵她回闽市了,我留在魔都还有些事要办。”

“什么事?”张父好奇的问道。

“没多大的事,就是有些事情想了解一下。”

张父一头雾水,不知道何凡打什么哑谜。

而何凡也没继续跟张父说,而且转头看向了张晓枫,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了他。

等张晓枫离开后,何凡这才对着张父说道:“我朋友给我送了一些资料过来,里面是有关秦岚山跟您以前的一些事情。”

听到何凡这么说,张父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不过随即沉默了下来,脸色也陷入了回忆当中。

何凡也不说话打扰,让张父自己决定说不说那些陈年往事。

过了一会,张父这才面色复杂的看着何凡。

“唉!”

张父叹了一口气,随后才缓缓的说道:“你都知道多少了。”

“不多,不过有些具体的事还不怎么清楚。”何凡摇摇头,也没透露他调查了多少事情。

张父盯着何凡,而何凡也不甘示弱的看着他,两人一直僵持不下。

最后还是张父妥协了,反正他现在腿都没了,有些事也该让子女知道了,不然以后被算计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他们。

在何凡目光的注视下,张父缓缓的说出他跟秦岚山的恩怨。

张父张妈跟秦岚山是大学同学,而且三人毕业后也依然是非常好的朋友。

而那时候张父跟秦岚山都在追求张妈,虽然两人是朋友,但同时也是情敌。

不过两人那时候并没有反目成仇什么的,而且本着公平竞争的态度去追求张妈。

不过最终张妈还是选择了张父,而秦岚山那时候虽然遗憾,但也没有再纠缠张妈。

而且那时候秦岚山也离开了魔都一段时间。

等秦岚山再次回到魔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七年。

七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比如张父跟张妈,他们俩个那时候已经结婚了,而且还生了一男一女。

当秦岚山回到魔都的时候,还特意找了张父一趟,补上了以前的礼钱跟孩子的礼物。

老张自然高兴了,两人情敌的事情已经过去多年,而且现在跟张妈还有一男一女,自然不会再想从前那些事了。

所以两人的交情也就重新回到了上学那时候,时不时就会聚在一块喝喝酒什么的。

也就是这时候,秦岚山开口提出两人合伙开公司的事情。

老张那时候年青,而且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嗷嗷待哺,自然也是想闯出一番事业出来,让老婆孩子能过上好日子。

所以两人一合计,直接合伙开了一家公司。

公司主营的也是家居,不过却是个类似中介的公司,低买高卖,从厂商那里低价拿货,然后再卖给商场。

那时候老张负责去厂里低价拿货,而秦岚山负责找商场客源。

一来二去,两人还真搞出了些名堂。

年底一分红,老张合计了一下,不仅他投资的钱回来了,而且还赚了五十多万。

要知道那是二十年前的五十万,换成现在就得一千多万了。

刚创业一年就有这么大的利润,老张自然乐得很。

而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十年后,老张跟秦岚山合伙开的公司已经越做越大,赚的也越来越多,不过都全投入在公司里面了。

而且他们也不从别人手里拿货了,直接自己开厂房创立了一个品牌,在魔都还是小有名气的。

厂房依旧是老张在操持,而秦岚山也依旧是在跑客户,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这种强强联合的默契让公司生意蒸蒸日上。

而就在这时候,公司招揽了一个会计,二十多岁的年纪,也是少见的大美女,名字叫王雪。

这个王雪本身的能力很出众,没多久的时间就当上了公司会计部门主管。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会计王雪还跟秦岚山好上了。

男未婚女未嫁,老张那时候也替秦岚山这个老同学开心,毕竟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一直单身,他有时也替秦岚山着急。

可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心机会那么深沉。

有一次老张发现公司公款少了一千多万,他自然是去找王雪询问了,不过王雪说钱被秦岚山拿去了。

老张一听,自然是又跑去问秦岚山了,毕竟这事不算是小事。

而这笔钱也确实是秦岚山挪用了,不过秦岚山却没有说这笔钱用到哪,只是说他过段时间会补上去的。

秦岚山都这么说了,老张自然也不会太追究。

不过老张还是留了个心眼,等过几天秦岚山确实把那一千万公款堵上,他这才放下心。

时间慢慢过去,期间公司也没发生什么事,而且自从那次之后,秦岚山也没再挪用过公款了,老张也随之把这事给淡忘了。

而这期间,公司要在外省建立分公司跟分厂,秦岚山委托老张跑一趟。

而且这分公司的选址正好是在闽市,老张正求之不得,直接拖家带口回了老家。

起先公司分部建设还算顺利,总部按时拨款项过来。

可当建设厂房的时候就让老张发火了,总部的款项一拖再拖,不是找理由就是找借口。

老张跟张妈一合计,肯定是公司财务出了问题。

不过两人也有些纳闷,公司这几年都稳赚不赔,哪里会没钱。

老张气不过,直接打电话给秦岚山,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秦岚山支支吾吾的,也不跟老张说,只是推说过几天再给,他这边被客户拖欠货款了,等客户的货款一收回来马上给分公司汇过去。

老张一听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他跟秦岚山相处十几年了,怎么会不知道他平时说话的语气。

这次秦岚山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对劲,再联想到以前秦岚山挪用过公款的事情,老张已经感觉公司肯定是出事了。

不过他也没在电话里跟秦岚山表态,只是瞒着秦岚山回了一趟魔都。

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老张就直接要去找秦岚山当面问个清楚。

不过回到公司他才发现,秦岚山根本没在公司,他询问秦岚山的助理,才得知他前脚去了闽市,秦岚山后脚也跟着出去出差了。

不过出差的地方却没有人知道,秦岚山也没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这下老张感觉更慌了,马上去查了公司的内账。

等老张一看到公司账户上只剩下几十万,老张顿时就懵圈了。

再一查,原来公司账上的所有钱全都转移到秦岚山私人账户上去了,合计有一亿三千多万,而且经办人都是王雪。

也就是这时,老张才发现王雪竟然也不在公司。

询问公司的员工,才得知王雪前段时间已经离职了。

那时的老张第一时间就想去报警,可一想到跟秦岚山多年的友情,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事后老张打电话给秦岚山,秦岚山得知事情暴露,苦苦哀求老张不要报警,说这笔钱他会补上的。

老张这次没答应秦岚山,而是询问这笔钱花哪里去了,不说他马上就报警。

秦岚山最终只好交代了所有事情。

原来那些钱都被他拿去给王雪买房买车了,不仅在魔都,而且在三亚在京都都各自买了房子。

老张一听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他跟秦岚山相处十几年了,怎么会不知道他平时说话的语气。

这次秦岚山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对劲,再联想到以前秦岚山挪用过公款的事情,老张已经感觉公司肯定是出事了。

不过他也没在电话里跟秦岚山表态,只是瞒着秦岚山回了一趟魔都。

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老张就直接要去找秦岚山当面问个清楚。

不过回到公司他才发现,秦岚山根本没在公司,他询问秦岚山的助理,才得知他前脚去了闽市,秦岚山后脚也跟着出去出差了。

不过出差的地方却没有人知道,秦岚山也没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这下老张感觉更慌了,马上去查了公司的内账。

等老张一看到公司账户上只剩下几十万,老张顿时就懵圈了。

再一查,原来公司账上的所有钱全都转移到秦岚山私人账户上去了,合计有一亿三千多万,而且经办人都是王雪。

也就是这时,老张才发现王雪竟然也不在公司。

询问公司的员工,才得知王雪前段时间已经离职了。

那时的老张第一时间就想去报警,可一想到跟秦岚山多年的友情,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事后老张打电话给秦岚山,秦岚山得知事情暴露,苦苦哀求老张不要报警,说这笔钱他会补上的。

老张这次没答应秦岚山,而是询问这笔钱花哪里去了,不说他马上就报警。

秦岚山最终只好交代了所有事情。

原来那些钱都被他拿去给王雪买房买车了,不仅在魔都,而且在三亚在京都都各自买了房子。

秦岚山最终只好交代了所有事情。

原来那些钱都被他拿去给王雪买房买车了,不仅在魔都,而且在三亚在京都都各自买了房子。

章节目录

神豪从十倍增益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汐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汐豪并收藏神豪从十倍增益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