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刘华标把皮鞋扔向刘小飞的时候,刘小飞已经发现了刘华标的动作,请你往旁边一闪,躲过了第1只皮鞋,刘华标紧接着便把另外一只脚的皮鞋向着刘小飞狠狠的砸了过来。

刘小飞再次闪开了。没有了两只皮鞋,刘华标光着脚,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再次冲着刘小飞狠狠的砸了过去。

这次刘小飞没有躲,直接伸手抓住那瓶矿泉水,然后大声说道:“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看清楚了,这次是刘华标首先袭击我的,我现在要进行自卫反击了。”

说着,刘小飞直接狠狠的将手中的那瓶矿泉水冲着刘华标砸了过去。

刘华标没有想到刘小飞的反击来得如此之快,等他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刘小飞手中的矿泉水瓶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刘华标顿时感觉到脑门上起了一个大包。

他顿时变愤怒起来,伸手抄起现场的一只板凳冲着刘小飞便冲了过来。

刘小飞站在新闻发布席上不慌不忙的看着冲过来的刘华标,等到他抡起板凳冲着刘小飞砸过来的时候,刘小飞向旁边一闪,趁着刘华标去势已老,新力未生之际,伸出一脚狠狠的踹在刘华标在胸口上,直接将刘华标穿的向后面打了过去。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

刘小飞冷冷的说道:“各位记者朋友,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刘华标扔鞋子也就算了,现在竟然使用板凳这种武器来对我进行袭击,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说完,刘小飞直接跳下主席台,捡起地上的板凳冲着刘华标的屁股一下接着一下的狠狠的砸着,砸的刘华标满地乱爬。

一只砸了20来下之后,刘小飞这才将板凳狠狠的丢在了刘华标的身边,再次走上新闻发布席,笑吟吟的说道:“各位亲爱的朋友们,今天现场发生的一切我相信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一直都是刘华标在使用非常规的手段来对我进行骚扰和袭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当防卫。”

记者们纷纷起哄,表示赞同刘小飞的意见。

刘华强的脸色越来越差,冷冷的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涉嫌打架斗殴吧?”

刘小飞冷笑着说道:“刘华强,到底是打架斗殴还是正当防卫现场的记者们都已经用摄像机全都记录下来了,我相信就算你刘华强的人脉关系再广,在确凿的影像证据面前,恐怕有关部门的人也不敢偏帮偏信。”

刘华强还想要再多说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吴学辉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刘华强他们这些人全都上了刘小飞的当,因为今天这场新闻发布会是有现场直播的,而且他们为了能够让刘小飞出丑,自己也准备了一些自媒体来进行现场直播报道,当两大势力联手在一起进行现场直播的时候,没有人轻视这种强大的舆论宣传力量。

吴学辉比较明智,他冷冷的看向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刘小飞淡淡的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而已,吴学辉,难道我错了吗?

你们外资企业以前不是一直在说,我们华夏这个地方营商环境不好,那个地方营商环境不好,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当你们在公平的营商环境中取得垄断地位以后,你们是怎样对待其他的希望能够得到公平营商环境的商家的呢?哪怕是你们的商业竞争对手,难道他们就不应该获得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吗?

难道你们作为一家外资企业,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吗?难道你们现在不是在胡作非为、以非法手段取得市场支配垄断地位吗?难道你们这也算是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吗?

难道你就认为,你们外资企业拥有很强大的公关和宣传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难道你认为你真的可以动用大量的资金来摆平现场所有记者的悠悠众口吗?

难道你认为现场这么多记者之中,就没有一个敢于将今天新闻发布会上所有的情况公平公正的进行报道吗?”

刘小飞接连几个问题,问的吴学辉哑口无言。

刘小飞冷笑着看了吴学辉一眼,接着满脸愤怒的说道:“吴学辉,难道你认为作为一家外资企业,就可以无视我们华夏的商业规则和商业制度吗?”

刘小飞这一系列的问题发问完之后,现场记者们群情激奋,一名记者立刻向着刘小飞大声说道:“刘小飞,我是江南晨报的记者陈旭辉,请你放心,作为一家正规的媒体,我会如实的把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一切原原本本的报道出来,作为一名记者,或许我会面临很多的诱惑,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今天不管谁想要诱惑我都是无用的,作为一名具有爱国心的记者,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华夏的民族企业被一些无良的外资奸商与国内的一些黑恶势力相互勾结进行打压,呼唤公平和正义是我们媒体记者义不容辞的职责!”

陈旭辉说完之后,立刻有其他记者当场表态。

赵志国看到这种情况,脸上露出了震惊和错愕之色,他没有想到,刘小飞举行这场新闻发布会的终极目的在这里呢。

很明显,刘小飞这一系列的问题真真正正的唤醒了现场几乎大部分记者的爱国之心和正义之心。

作为媒体记者,或许有一些记者的的确确存在着看菜下饭的行为,甚至做一些私下里的交易,但是,但凡想要从事媒体记者行业的人,很多人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都是心存理想,都是想要为正义而奋斗的。

所以,当刘小飞用一系列慷慨激昂的陈词唤醒了这些记者们心中的正义感的时候,不管是吴学辉也好,刘华强也罢,哪怕是刘华标这种半黑半灰的人物,也很难在改变这些记者实现自己理想的冲动。

吴学辉看到现场记者们的情绪如此激荡,他们终于意识到,今天的这场新闻发布会他来错了。

想到此处,吴学辉伸手拉了一把刘华强说道:“咱们先走吧。”

刘华强点点头,跟在吴学辉的身后迈步向外走去,看到刘华标再次从地上站起身来,又抄起一把椅子准备冲向刘小飞,刘华强怒道:“刘华标,给我滚蛋!”

刘华标听到刘华强这样说,狠狠的瞪了刘小飞一眼,把手中的椅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跟在刘华强的身后向外走去。

刘华强和吴学辉他们刚刚走出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吴学辉便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吴学会连忙停住脚步,微微弓着身子满脸尊敬的说道:“科勒先生您好,我是吴学辉。”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老外用英语传递过来的愤怒的声音:“吴学辉,你脑子被驴踢了吗?为什么会让刘小飞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举行?你知不知道,现在舆情对我们曼菲斯集团十分不利,董事会那边都已经知道了此事,对我们整个亚洲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要求我们必须要尽快处理好此事,尤其是不能让舆情发酵起来,否则的话,我们曼菲斯集团将会面临十分严峻的情况。”

吴学辉连忙说道:“科勒先生,请您放心,我这就安排公关部门处理此事。”

吴学辉立刻给公关部门经理打电话,十分强硬的态度要求公关部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摆平此事。

但是吴学辉还是小看了华夏自媒体的力量,更小看了刘小飞在今天新闻发布会上所发表的那份慷慨激昂的陈词的力量。

当天晚上,吴学辉便接到了公关部门经理打过来的电话:“吴总,这次的事情太过于棘手了,因为已经有很多媒体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而且还配有现场新闻发布会的视频录像,证据确凿之下,此事已经在华夏全国引起了强烈的舆论风暴。

原本我们已经攻关完成的一些媒体记者在看到那么多媒体依然在持续报道此事以后,他们也全都改变了主意,决定加入到这次的事情报道中来,因为他们一旦错过了这次事件,恐怕会对这些媒体的权威性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公关部门这次搞不定了。

要想搞定此事,恐怕需要从更高的层面来进行施压。看来需要集团总部来出面了。”

吴学辉的脸色有些难看。

而此时此刻,刘华强也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到这个电话以后,刘华强立刻给刘华标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立刻到吴州市高速公路出入口等着他。

半个小时之后,刘华强和刘华标兄弟汇合之后,立刻开着汽车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2个小时之后,刘华强和刘华标两兄弟在距离吴州市150公里远的一处小山村的民房里潜伏了下来。

夜凉如水。

刘华标咬着牙看向刘华强说道:“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狼狈的逃出吴州市吗?难道我们就真的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吗?刘小飞的那个新闻发布会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刘华强沉声说道:“现在我们只是接到了内线信息防患于未然罢了,等这次的风头过去了,我们返回吴州市之日,就是刘小飞这孙子彻底完蛋之时!看来,对付刘小飞必须要玩阴招和狠招了!”说话之间,刘华强的脸上充满了戾气,他一直掩饰起来的个性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女总裁的嚣张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