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鸣焦急的等待中,莫医生和钱医生的努力下,终于,蔡亚妃把肚子里最后一个孩子给生下来了。

还是一位千金,而且是相对较胖的千金。

“妃妃怎么样了?”

看到抱着婴儿欣喜走出来的钱医生,苏鸣急着问道。

“老板请放心,蔡小姐一切安好,现在正在休息,可能没什么力气了。”

钱医生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苏鸣走进产房之后,蔡萝莉睡得正沉,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辛苦了,妃妃。”苏鸣心痛地握住她的小手,似乎想要给她一点力量。

几个护士在给三个婴儿宝宝处理忙活着,不大一会儿,用干净柔软的毛巾抱着她们过来了。

三个小家伙,全都是千金,前面两个姐姐都相对瘦弱一些,最后这个妹妹反而白白胖胖不少,真是奇怪了。

他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在家庭群里面,胡丽萍、老苏、郑妙可他们顿时都回复了恭喜,同时还表示想要过来看看蔡萝莉。

沉吟了一会儿,苏鸣觉得也可以,于是就让飞行器返回魔都,把大家都接到蓉城这边来。

蔡萝莉睡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是幽幽醒转,睁开眼看到是苏鸣,她顿时开心地笑了。

但她这个笑容有点痛苦难看,因为她这一笑,马上就牵扯到了神经,痛得她呲牙咧嘴,能不难看吗?

“妃妃,你现在需要多休息,三个宝宝都是千金,很可爱,她们都很好,爸妈还有可可她们过来了,你不用担心.....”

苏鸣轻柔地哄着她,她很轻地点头,眼睛又在流眼泪,下一刻又睡了过去。

别墅那边,苏鱼儿等几个小家伙们都安静了不少,一直围在床边看着三个刚出生的小家伙,满脸都是好奇和惊讶。

家里再添丁,胡丽萍找来苏鸣,笑眯眯地问道:“儿子,要不要办个酒席什么的?人家女孩这么辛苦,我们也应该给她一点交代呀,对不对?”

“妈,您就别掺和这事了吧,我会跟妃妃商量好的,您放心吧。”苏鸣苦笑地推着回到房间,让她帮忙看好这些小家伙。

现在家里孩子多了,大人们都得多注意一下。

第二天,蔡亚妃总算是醒了过来,郑妙可她们全都上来跟她聊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就离开了。

她才刚生产完,多休息才是正道,大家都是过来人,就没好意思一直打扰她。

三个宝宝都有奶妈帮忙照顾,倒是不担心吃喝的问题,否则以她瘦弱的身子,想要喂养三个嗷嗷待哺的小孩,那是不可能的。

在安顿好蔡亚妃这边之后,苏鸣就返回魔都,找到林惠竹,问她要项目策划方案,并且还是日文版本的。

“老板,这几份资料就是策划案了,对了,老板,您要是回东洋国的话,我能跟着一起去吗?”

后者扑闪着大眼睛,似乎在撒娇,在她身后的美奈子也满脸期待地看着,似乎也很想去。

在他待在蓉城的这几天,林惠竹和美奈子两人可都在连夜赶方案呢,而且还要拿给他过目,如果不行,还得修改方案,折腾了好几天呢。

他这次前往东洋国办事,是因为他将要开始凑钱了,而最好下手的对象,自然是东洋国的酒井财团了。

想了想,他还是点头,后续让林惠竹或者美奈子跟进这个项目也是很不错的。

东洋国千代市,酒井财团总部。

酒井藤健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的苏鸣三人,顿时惊讶到瞪圆了眼珠子,下一刻就急忙站起来点头哈腰地道:

“先生您好,请坐,快快请坐!”

榻榻米上面有柔软的垫子,可苏鸣却不太喜欢,皱眉了一下,下一秒,就自己拿了一张椅子出来,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拥有岛国意识的东洋人,之所以建造这种榻榻米,就是为了节省空间和预防地震等问题。

土地狭小,又人口众多的东洋人,对于房屋空间的利用跟港岛居民有一拼了。加上睡在榻榻米上面,可以更好地感受到地震来袭,减少危险等等。

尽管酒井藤健是大财团掌门人,不缺钱,但榻榻米已经是他们国家文化的一部分,这是传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偷偷摸摸地关上门的酒井藤健,回头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一下,但瞬间又换上了笑脸,亲切地讨好着苏鸣。

虽然被居高临下地望着,有点不舒服,可不舒服又能怎样呢,酒井藤健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只能认怂。

不管是之前,还是这次,对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外面层层关卡突破进来,直接找到他的位置,就足以让他惊颤到胆寒了。

讨好地奉上茶水之后,他就非常直接地询问道:“先生,要不要叫几个女孩进来倒茶?”

“少给我整这些邪门歪道,我找你是有事,给我听好了。”苏鸣皱眉了一下,呵斥了一句,然后接着道:

“我有几个项目,可以跟你们酒井财团合作,但是价钱并不便宜,你先听我说道说道.....

第一个项目就是新电池买卖和租赁,你们国家的农业虽然不发达,但也是能源消耗大国,相比对电池的需求量不少吧?

所以这个项目就是你们酒井财团购买我手上的新电池,一部分可以拿去销售,一部分可以进行租赁,细节全都在这份策划方案上面了......

第二项目却是月亮汽车在东洋国的经销权,未来十年的经销权,我准备放给你们酒井财团,具体你们能出什么样的价格,就看你们的诚意了。

如果你的诚意打动不了我,那么我将实行招标模式.......

最后一个项目则是量子计算机在东洋国的经销权,同样是未来十年的经销权,具体的价格,还是看你的诚意了......”

逮着一只羊,使劲地撸就是了,就算撸秃了也没关系,这不是还有其他财团嘛。

整个东洋国那么大,足足有六大财团呢,除了酒井财团之外,还有三林财团、猪油财团、富康财团、三河财团和权银财团,全都是大名鼎鼎的财阀。

其他且不说,就说酒井财团,这家财阀尽管被苏鸣拆卸走了一家跨国集团,托妖塔汽车巨头,但这家财团依然没有太伤筋动骨。

酒井财团的经理会成员公司及其子公司和联带公司共达150多家,其中银行、钢铁、铁矿石、物流等大大小小的公司,以及核能、生物燃料等新兴能源产业,就已经数不胜数,遍布全球。

其成功的奥秘就是,凭借对产业链最上游资源类企业一般不超过10%的参股、入股作为润滑剂,取得资源品的长期价格控制优势;同时借助庞大的物流和贸易网络,酒井把这种优势进一步巩固。

酒井在财团帝国的版图上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复制,从核电站到鸡蛋,几乎囊括了所有能够想象的产业,可以说华国的飞信集团只不过是学习酒井的商业模式,只是一个弟弟而已。

拿铁矿石举例,目前,全球铁矿石的开采主要分布在澳洲、巴国和印阿三等国家。在澳洲二十四个主要铁矿中,酒井企业重点投资八家,参股十六家。1965年,酒井物产开始投资澳洲的罗布河铁矿山.........

可以说,酒井财团的强大并不是在东洋国内,而是体现在全球经济上面。

因此,苏鸣逮着酒井藤健薅羊毛,其实也未必能薅得完。

果不其然,酒井藤健听完苏鸣的话之后,激动到无以复加,因为后者提及的这三个项目,完完全全就是送上门的下蛋母鸡呀。

不过,等他翻开策划方案之后,却发现这里面有许多猫腻。

比如新电池销售,所得利润还要拆分百分之四十给到苏鸣这边,这可以四成的利润啊!!!

更别说酒井藤健拿下这个所谓的十年经销权之前,还要出一大笔钱,这岂不是纯粹为苏鸣打工?

而且还有可能亏本的哪一种?

可他敢拒绝吗?

他能拒绝吗?

不敢,也不能!

尽管是亏的,他也必须得接下这个任务,不然的话,苏鸣把这些合作项目给到其他财团,那么酒井财团很有可能就会一直沉沦下去了。

丢失托妖塔巨头,虽然让酒井财团损失惨重,但远没有到伤筋动骨的时候,加上这大半年里面,财团也差不多喘过气来了。

所以,苏鸣丢出来的这根骨头也好,橄榄枝也罢,他都必须要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

“那个,先生,首先是很感谢您能第一时间找到我,并且愿意把这三个项目给到酒井财团.....

其次呢,这三个项目我都很想拿下来,只不过我们酒井财团目前能调用出来的现金也只有一千五百亿美刀....

您看,够吗?”

饶是见多识广的林惠竹,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多钱就只为拿下这三个项目的十年经销权?未来十年,酒井财团能通过这三个项目赚回这笔钱吗?

这得打个问号啊!!!

策划方案可是她亲手写的,里面的细节她再熟悉不过了,三个项目的利润空间都不算小,可利润是要被苏鸣分走一半的呀。

也就是说,酒井藤健必须保证这三个项目在未来十年的利润超过三千亿美刀,这样才能不亏本。

至于小透明的美奈子,直接是震惊到傻眼了,从进门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处在懵逼状态的。

不管是飞行器的牛逼,还是苏鸣的强势,又或者是酒井藤健的卑躬屈膝,都给她带来极大的震撼。

要知道她可是从小在东洋国长大的,酒井财团的强大,早已深深植入在她的脑海里面,不管是酒井银行也好,还是酒井物业、物流、钢铁等等,几乎是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酒井财团的身影。

如此强大到不可一世的财团掌门人酒井藤健,居然在苏鸣面前如此奴颜婢膝、阿谀奉承,这让她的三观直接颠覆了好几遍。

苏鸣不可置否,面无表情地说道:“一千五百亿美刀,看来也没有多少啊......”

这笔钱确实不多,毕竟只能兑换出十五个智能安保人员而已,对于大西北基地来说,增加十五人,应该能缩短两个月左右的工程时间。

不过,他还是觉得太少了。

能榨干对方是最好的,就算不行,那就让对方把三林财团、猪油财团、富康财团、三河财团和权银财团等五家财团都拉进来,要么合作,要么价高者得。

酒井藤健心颤了一下,委屈地道:“确实只有这么多了,如果再多的话,财团运转都成问题了.....”

论演技,酒井藤健也不差,虽然苏鸣很强大,但对酒井财团不熟悉,所以该怎么样,还不是他说了算?

此外,苏鸣这次给出的三个项目,绝无仅有,毕竟新电池项目目前还只是在华国国内装备而已,国外寥寥无几呢。

月亮汽车公司的销售市场,国内远远还没达到饱和状态,而国外则是一直处在饥渴状态当中。

虽然月亮汽车公司也在国外这个市场上卖出了将近三百万台汽车,但对于全球市场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因此,酒井藤健拿到月亮汽车在东洋国的经销权,等同于拿到了一张王牌,每月利润最少是几亿美刀。甚至未来月亮汽车公司产能提高之后,十亿乃至几十亿美刀的利润都是很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在签订合作协议的前面两三年,每年利润就能几百亿美刀,甚至是破千亿美刀都有可能。

而这还仅仅只是月亮汽车这个项目而已,新电池项目不说,量子计算机就绝对是超级金矿。

这玩意绝对是军工企业和部门的挚爱,对很多民营企业或者私人来说,同样不可或缺。

新技术的革新换代,带来的不仅仅是丰厚利润,更多的是掌控未来的话语权,在这一点上面,酒井财团可谓是有着深刻的感受。

身为财团掌门人,酒井藤健一直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面子和骨头并不重要,只要有实力,噬主是必然的结果。

“是吗?”苏鸣还是那副冷酷的表情,突然微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这三个项目就分开来吧,反正你们国家还有好几个财团,相信他们应该挺感兴趣的......”

苏鸣并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道酒井藤健是在飙演技还是真的没钱,不过没关系,诈一诈对方不就知道了嘛?

果然,酒井藤健立马就变色了,因为就算他知道苏鸣是在诈自己,但他也赌不起。

卖方市场,主动权并不在他这边,而是在苏鸣那边。

况且,人家苏鸣能第一时间找到他,这已经非常给他面子了。

“先生,这样吧,您先稍等我一会儿,我出去找人核算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抽调点资金,好不好?”

瞧对方讨好的奴才样,苏鸣并没有任何感觉,内心波澜不惊,表面依旧如春风般地微笑:

“没问题,你可以去商量一下,黄金、稀有金属等作为结算也是可以的,但是这笔钱我前面已经说过了,最多只能等五天,我就要拿到手........”

时间不等人,苏鸣现在不仅仅是急着解决布兰妮的问题,更是想着快速完成系统任务,然后等待系统升级,获取更高的生物科技,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健康长寿,这个话题一直是人类永恒追求的话题,身为普通人类的苏鸣,自然也不能免俗。

“明白,明白,那先生您先稍等一会儿。”酒井藤健堆满了笑容,内心却在妈卖批。

但形式如此,他也无能为力,只能讨好。

离开这个房间之后,他就找到了他的私人智囊团,把事情掐头去尾地说了出来,要求这群人尽快把解决方案拿出来。

同时,财团总助理团队那边也很快把整个财团的现金流情况全部汇总了,酒井藤健看着上面亮眼的三千七百亿美刀,顿时闪烁着目光。

这笔钱有一半是不能动的,因为这些都是结算给其他企业的钱,尽管还有半个月的结算周期,但半点也挪用不了。

剩下的都是正在投资或者将要拿去投资的钱,要拿出来也可以,不过之后整个财团的收益可能会出现断崖式崩裂。

酒井藤健自己只有一百六十多亿美刀的现金,还有一部分是房产、股份股票、基金、黄金等等保值财产,加起来大概是在六百多亿美刀左右。

要不要赌一把?

这是他需要考虑的地方,尽管在半年前,他就跟苏鸣说过,这一百多亿美刀的现金直接给到后者,但那可是用于航空航天开发的投资,跟现在的投资又完全不同。

很快,智囊团给出了他们的结论,那就是拿下来,但价格可以再少一点。

听完智囊团的结论之后,酒井藤健顿时无语了,就这?

如果能讲价的话,他又不是哑巴,他自己会开口啊。

讲个毛线,这智囊团简直就是渣渣中的渣渣,他愤愤不平地离开了,返回苏鸣所在的屋子。

智囊团的众人觉得委屈,毕竟酒井藤健根本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他们又准备不足,只能给出这样的建议了,总不能建议他把财团的现金流全都给对方吧?

重新回来,酒井藤健演技上线,露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神色,斟酌着语气,带着哭腔道:

“先生,我刚才已经确认过了,目前财团的现金流总共就是一千四百五十二亿,也就是说我刚才的报价其实也做不到.....

但是没关系,先生您也知道,我个人还有一点现金,我自己补上这个缺口,给您补到一千六百亿美刀,我这个价格应该蛮有诚意了吧?

毕竟这么现金,其他财团未必能拿的出来,而且就算能拿得出这么多钱,他们也未必敢冒着风险出这个价格.....”

不得不说,酒井藤健的理由十分充分,分析得也非常到位,换做是一般人恐怕就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然而苏鸣是谁?

开挂的人啊,刚才对方离开的时候,他可是派上武装无人机跟着了,所有的情况都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了呢,他能不知道吗?

兵不厌诈,说得还真就那么一回事。

顺着对方的话,苏鸣微笑道:

“你说得也对哈,既然这样的话,小林,你去通知一下其他五家财团,就说我今晚要见他们的掌门人,商讨关于量子计算机这几个项目的事宜........”

尽管他可以直接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全部说出来,但这根本没什么用,只会让对方更加警惕。

而刚才对方也提醒了他,为什么要三个项目都丢给酒井财团呢?为什么不把这六家财团都召集起来,然后直接招商,以暗标的形式进行,尽管这可能会浪费一点时间,但能利益最大化,也只能如此了。

其实东洋国市场就这么大,六家财团只要不傻,价格也不会太高。

至于这六家会不会联合起来搞一些小动作,苏鸣倒是不担心这个,毕竟这是卖方市场,可由不得东洋国。

所谓的技术壁垒,不外如是。

过去,华国曾经遭遇过多少次西方技术封锁和垄断呢?无数次,远的不说,就说现在苏鸣自己的孩子,少不了要接种疫苗吧?

从千禧年开始,当时华国每年死于肺炎球菌性疾病的婴幼儿高达三万名,解决这个感染病的唯一办法就是惠氏制药的13价肺炎疫苗。

零九年的时候,美丽国辉瑞通过巨额并购惠氏制药,成功垄断了13价肺炎疫苗。

从此之后,辉瑞就利用这个疫苗专利,一边收取高价挣钱,一边在全球封锁其他公司的科研。

而华国,目前也同样只能任其宰割,没有丝毫的办法。

尽管华国国内已经有制药公司进行研发,但距离通过临床实验,且上市,还有很一段时间要走。

国内研发疫苗等制药有双十的说法,一个就是十年,另外一个则是十亿美刀的研发资金。

现如今还是一八年,就算国内制药公司在零九年开始研发,也还有一段时间呢。

新海集团也并购了不少制药公司进行研发,试图打破日不落帝国的GSK公司、卢鸡国的赛诺菲、美丽国的辉瑞和默沙东这四四大全球疫苗垄断公司的技术封锁,但很明显,新海集团还是太弱小了,想要完成这个任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酒井藤健听到苏鸣的话,顿时傻眼了,想要通过哀求、眼泪等表演来博取同情,然后苏鸣却变得无比冷漠,直接就带着林惠竹和美奈子离开了。

这下,酒井藤健是彻底没辙了。

到了晚上,东京的一家奢华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包厢,丰富餐桌上摆满了菜肴,色香味俱全。

这次的晚宴是彻彻底底的华国菜,而不是东洋菜。

招待的客人都是东洋国的六家财团掌门人,苏鸣全程下来都是一张冰冷的脸,什么都没说,就只是吃喝。

为什么?

没别的,单纯不想说话而已。

酒足饭饱之后,招标会就正式开始了,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玩法,都非常简单。

由林惠竹介绍了三个项目的详细规则,然后开始报价,六家分别对这三个项目进行报价,以暗标的形式进行,公平公正。

至于这些人是否会出低价,只要不少傻子,就知道不会这么干。

酒井藤健是最苦涩的,他觉得他今天可能一个都拿不下来了,因为三林财团、猪油财团和三河财团这三家很老奸巨猾,而且名下有不少电子巨头公司,所以肯定会拿下这几个项目的,就算花巨资也在所不惜。

毕竟刚才林惠竹介绍量子计算机等三个项目的时候,就他们三家最兴奋了。

“很感谢各位的参与,接下来就是公布招标结果的时候了......”林惠竹恭恭敬敬地拿着纸条,站在桌子前面,而她面前则是其他六家财团掌门人。

如此简陋草率的招标会,就决定了几千上万亿美刀的生意,在场的众人都没有觉得马虎或者敷衍,反而认为这才是最高效的方法。

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十分宝贵,于其浪费时间,不如一刀切。

以酒井藤健为首的六家财团掌门人,内心紧张了一下,表面上却都云淡风轻的样子,坐在一旁的苏鸣更加淡定了,仿佛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一样。

诚然,相比做生意,其实他更喜欢和孩子们呆在一起,因为那样更加简单纯粹。

“三林财团的报价分别是六百七十二亿、五百三十三亿、七百一十二亿........

富康财团的报价分别是六百八十八亿、五百六十三亿、七百九十二亿........

三河财团的报价分别是六百零三亿、四百九十三亿、八百六十二亿........

酒井财团的报价分别是七百八十二亿、五百六十八亿、八百八十八亿........

猪油财团的报价分别是七百九十九亿、五百七十九亿、七百九十九亿........

权银财团的报价分别是六百九十九亿、六百八十九亿、八百九十九亿........

综上所述,目前投标月亮汽车经销权,最高价是猪油财团的七百九十九亿;投标新电池售卖和租赁的经销权,最高价是权银财团的六百八十九亿;投标量子计算机经销权,最高价是权银财团的八百九十九亿.......”

价格一个个都汇报了出来,酒井藤健他们顿时都炸锅了,卧槽,怎么会是这个价格呢?

权银财团的边渡友次子最高兴了,笑到合不拢嘴了,因为她居然中标了两个。

太不可思议了。

“先生,这个招标会不对,作废,这肯定不行啊.......”酒井藤健心态失衡了,他一个都没能拿到,这怎么可以呢?

苏鸣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酒井藤健瞬间就清醒了,声音也戛然而止。

边渡友次子等人也都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苏鸣的气场实在强大,令他们直接噤声了。

来之前,他们都知道即将要面对的人是谁,所以吃饭的时候,尽管苏鸣冷着脸,但他们都没敢甩脸色。

东洋国六大财团掌门人虽然很叼,但也要看面对的谁。

苏鸣可是连他们六大财团的爸爸国,也就是美丽国的亨特家族等掌门人都干当面打脸,甚至让这些人拿钱的狠角色,人送外号大魔王。

就这样一个人,边渡友次子他们能不像个乖乖仔一样安分吗?

苏鸣放下手中的茶壶,对林惠竹道: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跟他们对接好,合同等一切事宜全都做好这些工作,但有一点要记住,五天,不,两天内我要拿到钱,而且必须是现金,明白吗?”

后者马上就把这事翻译给了现场的所有人,边渡友次子和猪油财团的猪油一郎,都不敢说什么话,直接就应了下来。

总共两千三百八十七亿美刀,这钱不算少了,苏鸣都已经做好了规划。

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苏鸣站起来,却看到酒井藤健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很像一条期待主人赏赐食物的忠犬。

可怜又可悲可恨的东洋人,苏鸣内心叹了一下,道:

“过两天,我将在欧洲那边召开一次竞标会,你们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提前过去,免得我没有提前说。”

嘶!

边渡友次子等人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苏鸣这是要干嘛?全球吸血吗?

酒井藤健却大喜,点头哈腰地说着感谢的话,心里已经决定了,等下结束之后,马上就去欧洲。

不管苏鸣在欧洲那边准备竞标什么,他酒井藤健都要定了。

眼看苏鸣就要离开,酒井藤健站起来,走在前面恭敬道:“先生,您也来东洋几次了,应该还没有好好逛一逛这座城市吧?要不今天就由我来当导游,带先生好好参观一番?”

东京有很多特色的景点,比如最为出名的就是东京银座,只是这地方嘛,对苏鸣来说,没什么吸引力。

要么就是东京这边最具特色的地方就是江户风情浓郁的老东京片区,这里有东京晴空塔、浅草寺、隅田公园等等。

然而大晚上的,最好的风景还是某些街道,然而这地方,苏鸣更加不可能去了。

家里的娇妻就不说了,他身边的林惠竹、美奈子等助理,哪个不是高颜值的漂亮妹纸?

去那种地方,平白失了身份不说,还特丢脸。

瞧酒井藤健猥琐的表情,苏鸣也是男人,瞬间就秒懂了,因此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风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今天已经很晚了,下次吧。”

潜台词就是不去,少浪费口舌!

林惠竹和美奈子两人没有跟着离开,她们两人需要留下来,做好对接工作,顺便把钱收了。

回到魔都的苏鸣,原以为苏鱼儿她们已经睡觉了呢,没想到居然还在外面野。

东京比魔都快了一个小时,他从东京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而魔都这边却还只是晚上八点多而已。

一家人都在豫园的小吃街这边,郑妙可推着婴儿车,上面睡着的是刚满月的苏悦湘。

苏悦湘是郑妙可第二胎生的女儿,这会儿还是很嗜睡的,就算推着她出来外面闲逛溜达,外面那么吵,可她还是睡得很香甜。

而苏鱼儿等四个小家伙则是手牵手,一路追逐打闹,好不快乐。

获知她们位置的苏鸣,也赶紧往这边赶了过来。

思南公馆跟豫园的距离也就是三公里左右的距离,走路太慢,跑步有点危险,坐车也不快,坐地铁最合适了。

许久没有坐过地铁的苏鸣,再次体验一次地铁,这种感觉很神奇。

从思南公馆走了大概几百米才找到地铁口,因为只有新天地这一站才有地铁口,而且坐十号线过去是最快的,也就是两站路就到了。

不开车的原因,就是晚上八点多这个时间段,堵车太严重了。

等苏鸣刷卡过机,走下地铁这边之后,顿时傻眼了,因为很多排队。

地铁过来的时候,他更加无语,因为车上全是人,人挤人啊,瘦成一道闪电都是很正常的事。

挤地铁这个能力,苏鸣仍旧没有丢失,加上他人高马大,倒是很容易就挤上去了。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有惊无险地度过两个站点,成功地在豫园站下车了。

“粑粑,抱抱!”

成功跟孩子们会师之后,苏鱼儿她们都惊叫一声,然后一个个扑了过来,伸开手臂就是要抱抱。

看到这一群古灵精怪的小天使,苏鸣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你们都吃了什么呀?嘴巴也抹干净点,小馋猫.......”

抱了一会儿,所有孩子都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然后又继续手牵手逛街了。

“青青,少给她们买这些热气上火的食物,孩子们还小,肠胃消化功能不像大人......”

瞧见李青青又给苏鱼儿买了一束香肠,苏鸣就忍不住说道,这护犊子的一幕,令胡丽萍都看不下去了:

“你瞎担心什么呢?就是偶尔尝尝而已,再说了,难得出来美食街一趟,孩子们开心就好了呀,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得,这真是亲妈!

隔代亲,这话还真不假!

苏鸣无语,也不跟老妈子辩论,抱起最小的苏翎桐,哄着小家伙道:“粑粑带你去前面,不跟她们玩好不好?”

“好呀好呀!”

小家伙跟他不是特别亲密,别说跟苏鱼儿比,跟苏子星都比不了,因为这小家伙毕竟沉默,很少开口。

若不是这段时间,苏鸣要求褚梦欣带着苏翎桐回到魔都这边来,恐怕孩子的问题更加严重。

最会争宠的自然是苏鱼儿了,一看粑粑抱着弟弟,她就立马追上来道:

“粑粑,粑粑,我最近会写诗了,你想不想听呀?”

嚯,写诗?

苏鸣赫然转身,表情惊喜地看向小家伙,道:

“嘿,小七,你不会是骗粑粑的吧?”

李青青、胡丽萍、郑妙可等人都笑看着这一幕,显然她们是知道什么情况的。

眼角余光扫到这一幕的苏鸣,顿时心中有数了,但表面上却配合小家伙。

“不会,粑粑我怎么会骗你呢?不信的话,我读一遍我的诗给你听,好不好?”

小家伙很得意洋洋的样子,小脸绷得紧紧的,只不过嘴角微微翘起,让苏鸣内心大笑不已,小家伙功力还是差了点,表情管理不到位啊。

“好啊,你背吧!”

“.....众里寻他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苏鸣无语,这也行?而且她傲娇的小表情,还挺到位的,就是嘴角能不能别翘起来?

“这不是你写的吧?这是辛弃疾写的.....”

苏鱼儿两手叉腰,疑惑皱眉,嘴里念念有词:

“星期几写的?这,这,这,我想想啊....好像是星期二!”

这话回的,苏鸣差点都忍不住举起他的四十米长刀来了,不过没等他说话,却看到苏鱼儿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青青她们也同样如此,苏鸣顿时道:“是不是皮痒了?敢糊弄粑粑了是吧?”

“没有没有。”苏鱼儿赶紧摆手,表示自己真不是,而是想逗粑粑开心。

此话一出,苏鸣顿时沉默了,眼神看向李青青她们那边,却见她们也都是关心、担忧的神情,此时他顿时明白了。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是很少待在家里,加上之前在新国外海的游轮上,他那时的表情,确实挺吓人的。

他一直没有跟她们坦白,没想到她们还一直担心着,却什么都没有说,都很配合他,难怪他最近都那么顺呢。

不曾想,是她们几个女人都没有烦他呢,不吵不闹,稳住他的大后方。

“谢谢!”

他上前抱住了她们三女,哽咽着说了一句,郑妙可带着哭腔:“傻的,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呢?”

豫园美食街这边,很热闹,人来人往,路过的群众都投来异样的目光,因为苏鸣和郑妙可她们四人的拥抱太奇怪了,太招人恨了。

“对,不说谢谢!”苏鸣收起矫情,从她们怀里出来,重新抱起苏鱼儿和苏翎桐:

“你们都是粑粑的宝贝,走,我们继续逛街去!”

两个小家伙顿时开心地叫了起来:

“哦耶,逛街咯!”

而苏子月和苏子星两个小家伙却不开心了,抱住苏鸣大脚,不让他走。

下一秒,苏鸣浑身上下,全都是孩子了。

章节目录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喵力求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力求食并收藏从跟女神合租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