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东甚至觉得自己这会儿,简直就是有病。

所以才会一直呆在这里,听她跟自己讲这些没营养的废话的。

“行了,你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我也不是你的监护人,没道理让你这样依赖。

要是不敢回家的话,就给你的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我还有事,这钱你如果要的话就自己打车回家去,不要的话就马上消失,我先走了。”

唐浩东在说话间,居然当真就直接拨动了挂挡杆,打算要离开,见状,夏晨曦直接没脸没皮的趴到了他的前车盖上。

“浩东哥你不要丢下我,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我不敢待在这。

就求你了,送我回家吧,就算是不看,在我们青梅竹马一起的情分上。

也要看在书晴姐的面子上,堂姐从小到大可是最疼我的,你总该不希望让她担心吧。”

夏陈锡一边想要勾搭夏书晴的男朋友,一边却又没脸没皮的拿着人家来做借口,他这样的所作所为真是有些无耻了,。

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这脸面,底线又算什么呢?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唯一要的就是。

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唐浩东,跟自己一起回家才行。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的夏晨曦可算是歪打正着的,把话说到了唐浩东的心里,他是不在乎晨曦的死活,至于他的感受是怎样的,那更是跟自己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但是如果这事实真的是,如同夏晨曦所说的那样。

对于书晴来说是很疼爱她这个妹妹,万一下陈锡真的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而让夏书晴不高兴的话,那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唐浩东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他不是傻子,不可能单单只是因为,夏晨曦的几句片面之词,就完全相信了她的话。

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考量,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相处,让她很了解夏书晴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更加明白,在那个家里,身为最大的姐姐,并且是时时刻刻都希望他们和这个大家庭能够团结起来的人,来说,这散第三代的兄弟姐妹,对于她来说,是怎样的重要。

虽然她自己是父母的独生女,可是生活在夏家那样的大家庭里,就连唐浩东都不能不承认。

她的确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姐姐,在她的心里,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比自己的妹妹和弟弟更重要的。

当然,就像晨曦这样自私自利的货色,究竟值不值得这个姐姐这样为她付出,那就是另当别论。

于是最终拖拖拉拉了半天,唐浩东还是打开副驾驶的门,让夏晨曦坐了上去。

算了,不过就是遇到他送回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一个大男人家,只要自控能力足够强就行了。

何况,面对着这样的女人,他也压根就不需要什么自控力。

至于这下夏晨曦心里有什么想法,那跟他有什么关系。

现在开车,也不过就是顺路。

几分钟的时间把她扔回家里,也算是给自己女朋友一个交代了。

看到唐浩东好不容易,终于愿意放自己上车,夏晨曦笑得一脸花枝乱颤说道。

“浩东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一定舍不得,我独自一个人回家,谢谢你。”

唐昊都没有说话,一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搭在车窗上,即便是开车都要尽量跟夏晨曦,保持一段距离。

只是自从这上车之后,夏程晨曦的一张嘴巴就像是喝了马尿一样,不停的吧嗒吧嗒的说着,说的唐浩东不厌其烦,可是她自己却一点觉悟都没有。

“浩东哥,你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吗?

我最喜欢黏着你了。

每次做游戏的时候,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就一点都不觉得害怕。

好怀念我们童年的那段时光啊。”

“浩东哥,你知道读大学的时候,我为什么选择了,自己并不喜欢的媒体专业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夏晨曦就像是故意卖关子一样,一脸娇羞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才继续说道“是因为曾经有一次你说你想要开一家电影院,招来一些明星,所以我才学了这个专业,就是希望可以帮得到你的。”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希望有一天他们也能够有那种,夫唱妇随的局面。

只是觉得这话一个女孩子家说出来,多多少少是有些难为情。

所以就选择了用一个比较迂回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里的想法,她知道她的浩东东哥一向都聪明,一定明白自己的心意。

只是这夏晨曦口中所谓的她的浩东哥,从上车之后始终都没有跟她多说过一句话。

一直都当她是透明的一样,不但没有要接她话的意思,甚至一整个晚上他都烦躁的,就连她说的什么他都没听清楚。

只希望这车子能够开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早点把这聒噪的女人扔下去,他的耳根子也能多清静一会儿。

“浩东哥,我还记得你出国的时候刚好,再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我都替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送出去,你就已经离开了。

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一直都没怎么联系,这一直都是我心中的一个遗憾呢。

不过好在我们终于重逢了。

哦对了,我离开家的时候,给你挑选的那一份生日礼物,还一直都随身带着呢。

你要不要待会儿上楼去看看?”

无论如何只要今天晚上这男人跟着自己一起上楼了,那他就是自己的盘中餐了。

至于这礼物嘛,她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这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惊喜呢。

这只是唐浩东对夏晨曦口中所谓的惊喜,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连敷衍的意思都没有变,开口道。

“不用了,你的东西,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

“人家买的是男士才能用的东西,我一个女孩子家不方便。

何况这是人家特意给你准备的呢,你不会不接受吧?”

唐浩东是真心不想接受这所谓的礼物,或者说他唯一想要的礼物。

就是夏陈晨曦,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觉得自己今天放这女人,上车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决定。

他这就是平白的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



章节目录

傍上继母她弟唐枭夏薇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金毛狮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毛狮王并收藏傍上继母她弟唐枭夏薇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