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每年的实战模拟考核都有不下二十个监考老师全程监控,考核场地各区域也有供紧急逃生用的魔法传送阵,但每年还是会出现一些意外状况。

不过,锻炼机会难得,没有人会因为这么一点意外就放弃实战考核。

怕出事的话,顶多带一些辅助的防御法器。

当然,攻击法器是不被允许带入场地的,防御法器可以带入场地,是因为防御法器能在关键时刻保命。

但攻击法器就不一样了。

既然是考核学生们操控魔法能量的本事,那就不能借助外界力量,否则这场考核也不公平。

贫穷人家出生的学生又如何能跟那些富裕的大世家孩子相比?

当然,带防御法器也是有上限的,每个人至多带三件防御法器。

这是为了避免学生过多地依赖防御法器,反而畏手畏脚得不到锻炼。

南鸢打量指环片刻,将这枚魔法防御指环戴在了手指上。

并不是她的错觉。

这枚看起来比她指头宽很多的指环,在刚刚套上去的一瞬间,便自动调节了大小,现在十分贴合地戴在她的食指上,就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这边几人气氛融洽,另一头两人一间的男生宿舍里,路宗气得脸都绿了。

“尤达,你说这是谁干的,除了我们几人,还有谁知道我和玄霜的赌约?”

坐在书桌前看书的男人抬头看他一眼,“显而易见,不是玄霜。”

路宗喉间一堵,气急败坏地道:“我当然知道不是她!她怎么可能把这种事弄得人人皆知,到时候她岂不是丢脸丢到全校去了?”

说完,路宗有些烦躁地道:“尤达,你说君穆会不会以为是我干的?

我可没有这么无聊,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

从好友口中乍然听到君穆这个名字,尤达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好像很在意君穆对你的看法。”

路宗顿时跳了起来,“你别瞎说!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的看法?

未来迟早有一天,不是你就是我,会取代他的位置!现在的君穆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君穆了。”

尤达摇摇头,“路宗,你太小看这个男人了,别说没了腿可以装机械假腿,就算他一直坐在轮椅上,现在的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路宗梗着脖子反驳道:“我承认曾经的他的确很厉害,是大陆的最强者,但你想想看他有多久没有作战了,刀不用的话是会生锈的!不过——”顿了顿,路宗有些别扭地道:“今天见到他,我发现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好,我还以为这几年的他过得很颓废呢。”

“算了算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再让玄霜五十个积分,免得君穆觉得我欺负他妻子。

尤达,这次考核我可不会粗心大意了,我们谁输谁赢还不好说……”路宗并没有将玄霜放在眼里,同样地,南·玄霜·鸢也没有将路宗放在眼里。

考核这天,南鸢并没有听君穆的建议选择丛林,而是选择了人少的荒原,自然也就没有跟炎箐和卓婉同行。

“鸢鸢,你为啥不选丛林啊?

不然水域也可以啊,水域里的魔物不比丛林少,就是得先想办法把水里的那些魔物给引上岸。”

“水域啊,那里人太多,我这么大方的人,就不要跟水系能量者抢人头了。”

小糖:鸢鸢是这么大方的人吗?

是的……吧?

但很快小糖就发现,不是!鸢鸢纯粹是担心人多碍事儿,让她施展不开。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南鸢手掌摊开,一颗能量火球越积越大,被她轻轻抛了出去。

那火团如有生命一般分出无数个小火苗,然后在包围她的魔物群里轰然炸开,连成了一片火海。

须臾间,那还对着她流哈喇子的十几只丑陋魔物已经被烧成了一堆灰烬。

小糖躲在空间里瑟瑟发抖。

这场面比鸢鸢直接吞活的都吓人呢。

不过,鸢鸢就算能改造玄霜的肉身,这也改得太夸张了吧?

只凭刚才这一招放火,鸢鸢都能走遍天下了!南鸢的确就是这么打算的。

虽然只是一把火,但这火怎么烧,烧多大,烧多远,花样多着呢。

到最后,别人都是魔物追着人跑,到了南鸢这儿,却成了南鸢追着魔物跑。

要不是这荒原区域上栖息的魔物速度快,恐怕早就被南鸢用魔法火焰烧干净了。

“鸢鸢,你的魔法火焰好像跟别人不一样。”

小糖终于发现了一点儿端倪。

“是有些不一样。”

南鸢抬起手,看着掌心里的火团。

原本正常颜色的火焰,好像裹着一层浅淡的黑色雾气。

南鸢盯着那藏在火焰之中极浅淡的黑雾,不禁轻呵一声,“这个世界挺有意思。”

就在这时,小糖突然惊呼一声,“鸢鸢!你的眼睛!”

南鸢盯着火焰的眼睛不知何时发生了异样,眼底有血色氤氲,变得越来越浓稠,深棕色的眼瞳也越变越细。



章节目录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南鸢裴子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裸奔的馒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裸奔的馒头并收藏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南鸢裴子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