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儿语言攻击超级强大,定场诗不仅给自己人鼓劲,还扰乱敌人的心神,功效非比寻常。

不过,她原来不过是一枚暗器,叫作梅红苞,除了有出其不意的突袭功效以外,功夫不高。

虽然申干只是分出一条细细的蛛索来拿她,她也明白知道,这个凭她的本事,扛不住。

机灵的小狐儿不会逞能,她灵活异常地一跳,挂在花木兰的织机上,把自己放在花大将军的保护下。

木兰一看那个细索还在那里放肆,挺枪挑了过去。

锋利的枪刃嚓的一声,割断了那条细索,解除了小狐儿被擒的危机。

现在,这条细索已经不是申干的注意对象,因为他正在和捆他十二条腿的丝线较劲。

说实话,看到木兰放出来那些蚕丝,申干没有放在心上。

那些蚕丝,和他的蛛丝比较,还不到它的十分之一粗,岂不是一碰就断?

他的蛛索,是上百条蛛丝拧合在一起而成,可以轻易将对方大将捆起然后拉拽回来。

他这种想法,本来是不错的,因为木兰织机上的丝线原来就是丝麻一类的原料,都是凡物。

那是绝对难以和申干的蛛丝对抗的,他的这些蛛丝是后天高级精品的水平。

可是,他有二次异化的奇遇,花木兰也不差,在这段时间里,竟然获得了嫘祖的青睐。

原来嫘祖是黄帝的夫人,她老人家最大的功绩是养蚕,将人类的穿衣水平极大提高。

后人在衣着上的奢侈品绫罗绸缎,就是从她老人家养蚕开始,才发展起来的。

她出场的时候,看到天使那个捉人的大网,非常感兴趣。

她最希望的就是花鲜生他们将那大网夺来,给她好好看看。

她第一个计划就是给黄帝也搞一个,全面网住,目的是什么,当然只有她心里清楚。

不过,那个大网在人家手里,即使夺过来,也要旷日持久,必须等待。

她老人家是个勤快人,哪能干等?

她闲不住,就想四处转转;转转之前,先四处瞅瞅,找个好地方转。

这一瞅不打紧,正好看到花木兰的织机。

嫘祖顿时感到如获至宝,马上感觉比她自己用的那个初级织机可厉害多了。

尤其是那个脚踩驱动,还能漫天遍地到处跑,让她看得欣喜若狂,当时就一个百米冲刺奔了过去。

一个几百岁的老太太,如同十几岁小姑娘一样奔放朝一个东西冲过去,足以引人注目。

直到老太太到了木兰织机所在手扶机框,大家都喔了一声,明白老太太为何今天返老还童。

花木兰本来就尊老爱幼,老太太如同小孩童真,花木兰投其所好轻而易举,很快就博得老太太的欢心。

其实道理很简单,花木兰让出自己的坐骑让老太太坐上她的宝驾,真的织出一块布来。

看着这块普通至极的花布,老太太心满意足,只是对织布的原料不满,说糟蹋了织机。

随后,就送给了木兰自己织布所用的原料。

木兰到手一看,才知道那些看似普通的蚕丝,珍贵无比,是后世已经绝种的天蚕丝。

嫘祖之所以是养蚕的鼻祖,就是因为她那时获得的是天蚕,她生产出来的蚕丝都是天蚕丝。

可见一种产品开发出来,主创人都是得天独厚的大气运之人。

得到天蚕丝这种先天珍宝,花木兰如获至宝!

她本来就是从她的织机上就地取材,把那些丝线什么当暗器偷袭敌人。

可是那些丝线棉线麻线什么的,都是普通材料,强度一般,只能起到扰乱心神的作用。

即使将对手捆起来,武功高强者也是振臂一挣,就会挣断那些绳索,摆脱捆绑束缚。

可是,这天蚕丝就不同了。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强度特高,一根普通的单根天蚕丝,能够拉住一条牛,却怎么都铮不断。

所以,今天第一次实战使用,花木兰就用十二根天蚕丝将申干的十二条蜘蛛腿,一举捆住。

开始没有当回事的申干,很快就知道自己轻敌了,可是已经晚了。

花木兰织布的娴熟技术,用天蚕丝捆个人,轻而易举,一个猪蹄扣上去,控制住了十二个蛛脚。

现在申干如果自救,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壮士断腕,将那个被捆的蛛脚断掉。

断掉一个不行,十二个都要断掉,才能重获自由。

不过,没有十二条株腿的申干,也就不是申干了,这个解决方法断然不能用。

十二条蛛腿已经形同废腿,只有他口中吐出的蛛丝形成的粗大蛛索,还可以行动自由。

可是木兰的梭子已经激射而至,正好和它对面相撞,二者竟然打个势均力敌。

梭子的后续力量来自木兰织机,脚踏发动,每一次顿脚都可以推动梭子前冲。

申干粗大蛛索的动力来自申干的口腔,他的每一次吞吐,就会加长蛛索,让它接近攻击目标。

即使前进受阻无能为力,它也可以拦阻梭子的进攻。

两个人的攻守不分胜负,竟然僵持起来。

棋逢对手之际,小狐儿这个灵魂加料高手又出来搅乱。

她在织机上上蹿下跳给小姐姐鼓劲,连续喊着:“花姐加油,打烂那个丑鬼猪头!”

直接就把申干气得七窍生烟!

我申干也是英俊小生好不好?虽然比不上你们那些小白脸,可是我是黑又壮!

正在分心之际,没有想到小狐儿又突然放了一个大招。

这就是她的终场定场诗,被她脆声吟出。

木兰百战返家乡,

归心似箭马蹄忙。

天子心思欲并驾,

木兰梦中唯罗郎。

可汗用强迫齐驱,

巾帼一怒枪下亡。

木兰耳听往事,不觉豪气万丈!

天子可汗敢冒犯本姑奶奶我一枪一个挑死你,送你去冥府晒太阳!

何物异种申干,敢在我面前伸手伸脚,哪怕你有十二条之多,也是白给。

英雄气长之际,手中红缨枪抖出一片红光,向申干横扫而去!

而申干正在勉力支撑,却被小狐儿的终场镇场诗扰乱了心神,变成了给他的送终诗。

小狐儿的“枪下亡”刚出口,申干心惊胆战之际,花木兰的枪芒扫到!

锋利的枪刃,正好横扫在申干的脖子上,砰的一声,斗大的脑袋,飞上了半空。

章节目录

鏖战万星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鏖战万星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