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奴听到这个问题后陷入了沉默。

“你还真的有所隐瞒?”凤九卿刚才那话只不过是想要诈一诈她,没想到还真的诈出东西来了。

“生死蛊其实是用在两个人身上的,随着蛊虫的生长,你会渐渐的被携带主蛊的人吸引,并且会无可救药地爱上他,然后忘记你之前的种种。”药奴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把事情说得出来。

“主蛊在帝玄言身上?”凤九卿询问。

“是!”

听到这里凤九卿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她见到帝玄言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生死蛊在作祟吗?

站在凤九卿身边的帝凌天眼神也冷了下来,质问道。

“这个蛊就真的没有解除的办法?”

“没有。”

“如果杀了帝玄言呢?”帝凌天启唇。

“携带子蛊的人也会一并死去。”

在场的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你还真是歹毒,居然赶养这种蛊!”夜七直接把刀架到了药奴的脖子上。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这个蛊用到别人身上。”药奴神情微动。

“那你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夜七质问。

“我只是逼不得已。”药奴开口。

“那你就用命来还吧!”夜七说着就准备动手。

“行了。”然而凤九卿却出声制止了他。

“王妃,这个人巧舌如簧,三番两次的骗我们,不能留她!”夜七定声。

“我相信这一次她没有骗我们。”凤九卿启唇。

“可是……”夜七还想要说什么,凤九卿却打断了他。

“行了,放了她吧。”

看着凤九卿这么坚持的态度,夜七最后还是咬牙一把斩断了药奴的绳子,厉声道。

“走吧!”

“你真的要放我走?”药奴有些不自信地看着凤九卿。

“我要对付的人并不是你。”凤九卿缓声。

药奴盯着她看了半晌,确定她并不是在说慌后,这才开口。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药奴说完后就离开了。

“你们也都出去吧。”凤九卿看了一眼夜七他们。

“是!”夜七转身离开。

一时间,就只剩下帝凌天和凤九卿两个人。

在药奴说完刚才的那些话后,帝凌天的神情就冷冽得厉害。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毕竟我自己就是个医生,这么点小问题难不倒我。”凤九卿顾作轻松的冲他说的。

可是帝凌天却并没有接她的话,只是垂眸看着她,眼里的情绪翻涌的厉害。

修罗国的人蛊毒有多厉害他很清楚。

“放心,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忘了你的……”凤九卿踮起脚尖在帝凌天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感受到唇上传来的温度,帝凌天伸手将凤九卿拥进了怀里。

“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能食言!”

“放心,绝对不会。”凤九卿靠在帝凌天的怀里,虽然应的干脆利落,但是眼底里却多了几分难掩的暗色。

而帝凌天的神情也同样沉了几分。

凤九卿这段时间的身体一直都有点不太对劲,这会靠着帝凌天,不一会就睡着了。

帝凌天将熟睡的凤九卿放到了一旁,再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走了出去。

“主子!”夜七看到帝凌天出来,当即恭敬地喊道。

“照顾好她。”帝凌天低声吩咐了句。

“主子,你要去哪?”夜七有些意外的看着帝凌天。

“北齐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帝凌天沉声。

“真的吗?那这边的事情终于可以解决了!”一听到这话,夜七总算是松了口气。

“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让她离开这里。”帝凌天最后交代的一句。

“是!”夜七应声。

……

凤九卿觉得自己就一觉似乎是睡了很久,等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脑袋晕沉的厉害。

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山洞,而是躺在一间雅致的竹屋中。

章节目录

凤九卿帝凌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苏木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木白并收藏凤九卿帝凌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