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从天而降。

哪怕是还在村口外的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巨大天威降临,产生的天地震动。

远在村口处的众人齐齐愣怔了下,谢情伤第一个意识到不对劲,根本来不及顾忌什么,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帝王谷。

众多八百村民紧随其后。

没有了村民的阻挡,荆红命更是指挥着大部队蜂拥过去。

那些外人不得进入八百的村规已经不重要了,众人只想知道帝王谷内发生了什么。

黑龙究竟有没有控制住李南方,这是关系到所有人命运的大事件。

众人疯狂奔袭的时候,帝王谷内已经乱作一团。

但凡是在场的女人,全都被那突如其来的惊雷吓傻了。

尤其是岳梓童。

这个刚刚还在碎碎念着想要劈死谁的岳阿姨,只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收回之前所说的话。

为什么要诅咒李南方。

如果他真的死在这里,对她能有任何好处吗。

“南方,南方!”

岳梓童喃喃着李南方的名字,整个人好像触电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

距离她最近的花夜神,下意识伸手去抓岳梓童的胳膊,却只是抓住了一缕衣角。

轻薄的衣衫撕扯开,岳梓童踉跄两步,摔倒在地上,好似皮球那样翻滚了两下,完全不顾身后那些人的呼喊阻挠,连滚带爬冲进了帝王塔内。

咔嚓!

高高的塔顶,在这地动山摇中轰然跌落,砸在正门前,带起来大片烟尘,弥漫住整个帝王谷的奇花异草,也将塔门彻底遮盖。

可即便是这样,在场的众多女人,在回神之后,还是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一个选择——向前冲。

塔里面是李南方。

是她们的男人,被困在了最危险的地方。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把李南方救出来,难道还不能随着他一起死吗?

“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

在这附近,唯一还算清醒的人,只有薛星寒了。

此刻这种局面,哪怕是天王老子来,都不可能再把李南方他们拉出来,这群女人再冲进去,纯粹是陪葬。

她们之中死掉任何一个,都是天大的麻烦。

薛阿姨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更坏的结果出现。

大声呼喊阻挠,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猛一回头看见站在不远处傻愣愣站着的石头、二愣子几人。

薛星寒已经顾不上考虑,那几个憨货什么时候出现在这的了,张口喊道:“二愣子你们快把她们拉出来带走,要是少了一个我打断你们一条腿!”

薛阿姨的话,对二愣子等人来说,那就是天王老子下达的命令。

几个人哪还敢耽搁,撒丫子冲下来,认准了跑在最前面的几个,扛起来就往帝王谷外面跑。

“放开我,放开我!”

花夜神呼喊着拼命挣扎,二愣子才不管那一套,身上这个人那可是代表着他的一条腿,死活不可能松开的。

贺兰小新挠花了石头的脸,也没能挣脱开那只扯住她胳膊的手。

脸没了,没关系,反正这世界上丢了脸的人,多了去了。

可要是腿没了,这辈子都是个大麻烦。

扭头的瞬间,又看见个连滚带爬往里冲的女人,石头二话不说同样是扯着对方的胳膊死命往外拉。

另一边,白灵儿死死咬住拴住的胳膊,只求那家伙能把她放开,结果换来的是,拴住火烧屁股般跑出去的速度更快。

也是这时候,老谢、老头他们赶到了这里。

根本不用谁解释,他们第一时间就能做出最正确的决断,飞身跳下谷底,哪怕是扯着那些女人的头发、弄伤了她们,也只求把她们带出这个危险至极的地方,留下一条命。

天雷阵阵,地裂山崩,人声嘈杂,哭喊不断。

当那座屹立在帝王谷内一千多年的帝王塔,彻底坍塌下去的时候,连带着周围的土石纷纷滚落下去。

烟尘弥漫了天地。

当一切归于平静。

整座帝王谷都像是巨兽闭合的嘴,彻底被泥土封闭。

所有人呆呆立在曾经属于帝王谷边缘的地方,不敢相信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

难道李南方真的就这么死了?

“不,南方不会死的,救人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南方挖出来啊!”

花夜神的哭喊,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她很后悔。

后悔在塌陷刚刚发生的时候,去拉扯岳梓童。

她应该和岳梓童那个女人一起冲进去的,无论生死,她都应该和李南方在一起!

花夜神前冲几步,光着的脚丫踩在一块锋利的碎石上,划开长长的血口,任凭鲜血混杂在泥土里面,她也不曾回头看一眼,手脚并用爬到最中间的位置。

双手扒开面前的土石,甚至用头拱着那些泥土,恨不得直接钻进地底深处。

贺兰小新推开身边的二愣子,冲到花夜神那里。

白灵儿紧随其后。

闵柔、龙城城、蒋默然、上岛樱花——

终于没有人去阻拦她们了,可是覆盖起来的大地,却变成了阻挡在她们和李南方之间的,一道好像永远无法跨越过去的障碍。

“上!

挖!

无论如何都要把人给我出来。

立刻联系最近的部队,把所有能动用的大型挖掘工具,都给我调来!”

荆红命咬着牙下达命令。

脱掉上身外套,带头冲进这片新出现的土坑。

一片乌云缓缓飘来。

惊雷过后,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

巨大的帆布篷撑起来,挡住了天空中的雨水,却挡不住所有人心中越来越浓郁的悲哀和失望。

帝王谷塌陷后三小时。

八百村正南方大片深林夷为平地,十几辆大型挖掘机开赴现场。

军方清理部队入场,赶走闲杂人员,展开专业的挖掘搜救工作。

可是整片帝王谷塌陷之后的土地,原本就松软无比。

再经过雨水的浸泡。

任何大型挖掘机械都无法靠近中心点。

只能是从侧方缓慢深入。

挖掘工作进展缓慢,偏偏是上天制造的阻碍,人力根本无法解决。

帝王谷塌陷后十二小时。

帝王塔最顶层,隋炀帝杨广塑像被挖出来。

花夜神等人站在雨中,默默看着那尊塑像,多么希望这尊塑像能够展露出来一个人渣的笑脸。

哪怕李南方已经被黑龙控制,只要他还活着就好啊。

那么多女人站在雨中。

泪水已经流干,雨水还在流淌。

塌陷后三十六小时。

已经深入地下十几米的深坑,在暴雨积水的冲击下,发生二次坍塌。

之前所做的一切,前功尽弃。

奋战了两天一夜的清理部队,放缓了工作强度。

作为搜救总指挥荆红命,第一次得到了手下无比正式的汇报。

“地下土层空隙太多,雨水倒灌进去之后,已经彻底封盖了整片区域,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在塌陷时埋在下面人,有一定的生存空间,现在也会被浸泡在水里,因为缺少空气呼吸而死。”

听到这样的报告,荆红命的表情没出现丝毫的变化,只说了三个字:“继续挖!”

章节目录

李南方岳梓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风中的阳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的阳光并收藏李南方岳梓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