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雄霸黑白两道,就是张敬轩这样的高官也不得不给足他面子。

鲁家村,此时人头攒动,集中在村委大院。

这一次的民主选举镇上很重视,镇长薛秋燕亲自过来监督。

很快,票数出来了。

会计李达的儿子李松涛以高票当选村长。

他看了看黑板上的票数,略有深意的看了黄四喜的媳妇肖敏一眼,眼角不经意的挑了挑。

肖敏羞涩的低下头。

薛秋燕在宣布了村长任职命令之后,微微的叹了口气,望着蔚蓝的天空。

事情是过去了,可是我却成为这里一个长久的话题,流传于悠悠之口,很快衍生出很多版本,有好的,也有坏的。

不管版本是怎么样的,结局却相同,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去了哪里,现在在什么地方,又在做些什么。

陈梦娇的生意越来越大,随着集约化的逐步形成,她也随着经济大潮的发展成立了公司,并且顺利上市,成为市里最大的企业家。

自此,她在明,长征在暗,两个人一唱一和,确立了不可替代的地位。

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业的发展,陈梦娇和长征无论是生活上,还是事业上,都产生了分歧。

尤其是是陈梦娇事业上的野心,长征生活上的糜烂,让两个人更加相互的猜疑,心理上走上了对立。

这和我临走时分析的一样。

随着这种矛盾的升级,他们两个无暇再去管别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条臭水沟得到了治理,并且建成了花园式的沿河长廊。

我留下的楼盘成了香馍馍,价格飞涨。

这个时候,陈梦娇和长征都有了危机感,可是他们为了赌一口气,谁也不去理会这件事情。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找到了郑天祥,将白天杰和苏亦云等人集合到一起,大力的推销我留下的楼盘。

很快,楼盘被抢购一空。

要说这些事情还没有让两个人警醒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开始头痛。

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好像在一天之内涌进了几股力量,进军地产、商贸、娱乐等各类项目。

这些对陈梦娇和长征的冲击不但是精神上的,而且令他们公司的股票一跌再跌,很多人开始抛售。

这件事情大概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陈梦娇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头。

因为那几股力量似乎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所有的项目只是大喊大叫,却根本没有动工的迹象。

她突然件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后悔当时自己在恐慌之下抛售了一部分股票。

等她查看了之后,这才放心。

现在她手里持百分之二十,长征持百分之二十五,孟春丽依然持她原本的百分之十。其他的并没有集中在一个人手中,而是分散持有。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打电话给孟春丽,让她一定要坚持住,不能卖掉手里的股份。

孟春丽笑着说:“现在这些股份已经跌到最低,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卖的。你就放心好了!”

陈梦娇本来想再打个电话给长征,一想到上次看他和郝云在床上一丝不挂的交叠着,心里有气,硬是没给他打。

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此时正和我在一起,温柔的靠在我的身上。

还有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住在我城里的房子里。

我把装饰公司还给老郑,他也把房子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我。

我抱着她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柔情。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离我而去的张嘉,而这个孩子则是我们的女儿芳芳。

住在家里的是娄秀秀。

孩子是思凡和若秀。

张嘉虽然离开我,可是却一直关注着我。

在我被陈梦娇击垮之后,立刻买下郑天祥的装饰公司,又让他在我面前演了一场戏。

后来,我不甘心,去别的地方发展,想找机会复仇。

她这才出现,并以自己的公司为资本,帮我发起反击。

娄秀秀现在同样拥有自己的公司,同样以全部之力帮我。

她们,是不允许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可以击败我的女人的。

一个女人击败我,她们怎么可能服气?

陈梦娇做梦也没想到,这几股力量根本就同属于一伙人,分别是我,张嘉,娄秀秀,李翠翠,白雪花,石头,郑天祥和洪莹。

我们在收购了大量的股份之后,一下子收拢到我的名下,占了百分只四十二还要多。

陈梦娇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孟春丽,说要高价收购她手里的股份。

章节目录

趟过女人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趟过女人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