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感觉阵阵酥痒的刺激从长枪传来,这是因为张倩茹高朝后而使得洞府更加紧缩的原故。

“啊……喔……真舒服……嗯……啊……舒服极了……我受不了……喔……”

当粗大的长枪在洞府内摩擦一次,张倩茹就感到洞府里的快感像是涨潮一样,一点一点地从洞府涌上全身,那种舒服的快感,让她轻轻地将身子向后弯,双手撑在床单上。我这时也将伸到手张倩茹的酥胸搓揉着。

“啊……真过瘾……啊……真痛快……喔……舒服极了……爽死洞府……”

我巨大的长枪插张倩茹的洞府里,让张倩茹感到洞府像要被撑坏了,可是凶器随着自己的动作而不停的在洞府里插着,快感也不停的从洞府传来,因此张倩茹还是努力扭动她的腰。

这时我把右手伸到张倩茹的大腿之间,拨弄着张倩茹的玉豆。

“啊……马宏……对……就这样……快……媳妇爽死了……喔……”

看着张倩茹不断的抬臀将让我粗大的长枪在洞府里抽送,洞府也因为我粗大的长枪而不断的使浪水被逼迫出来,玉汉阳才知道原来自己的长枪是多么的渺小。

他心中不仅有点嫉妒起我,更难怪张倩茹会有如此浪荡的表现。

“啊…………好………马宏用力的插吧………啊……泄了……小洞泄了……”

张倩茹瘫痪的似的整个人往后倒。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手抓着张倩茹柔软的酥胸,一手抓着她的大腿,抱起后翻转让张倩茹四肢屈跪床上。

张倩茹依顺的高高翘起那雪白发出光泽而浑圆的臀部,臀下狭长细小的洞府暴露无遗,洞府口湿淋的浪水使赤红的花瓣闪着晶莹亮光。

张倩茹回头用着迷人的双眸妩媚的看着我。

“马宏……快插进来……干我的洞啊……”

我跪在张倩茹的背后,双手轻抚着张倩茹雪白的丰臀。

“哎呀……”张倩茹娇哼一声。

张倩茹眉头一皱手抓床单,原来我双手搭在她的丰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长枪从那臀部后一举插入张倩茹**的洞府,我整个人俯在张倩茹雪白的美背上,用力顶撞地抽送着长枪。

“啊……马宏……用力……啊……用力干……啊……干死我吧……我……快爽死了……干死我……喔……”

我不断的将长枪向前用力挺刺,而张倩茹也纵.情浪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我的长枪的样子,那艳红樱桃小嘴更不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浪荡声。

房间里“卜滋!卜滋!”的插洞府声更是清脆响亮。

这般姿势让躲在衣橱的玉汉阳,连想到街上发情的狗,是他这个做老公从来没有玩过的花样,他忍不住嘴里小声的道:“好一对狗男女。”。

“喔……喔……马宏……太爽了……好……好舒服……小洞受不了……美死我了……用力插……”

我的手也不断捏揉着张倩茹晃动不已的酥胸,凶器又在臀部后面顶得张倩茹的洞府阵阵酥麻快活,让张倩茹兴奋得全身悸动不已,她春情激昂、浪水直冒,强烈的快感再次袭卷**,增加新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让张倩茹没办法思考。

“啊……爽死了……不行了……啊……好舒服……爽死我了……马宏……”

张倩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浪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更没想到会传到自己的丈夫耳里。

我听到张倩茹的**后更用力的抽送,而所带来的刺激又一**的将张倩茹的**推向高朝的尖峰,洞府里两片细嫩的花瓣随着长枪的抽送翻进翻出舒畅的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的全身痉挛。

张倩茹的洞府大量热乎乎的浪水急泄烫得我枪头一阵酥麻,我感受到张倩茹的洞府正收缩吸吮着长枪,我更快速抽送着。

张倩茹也拼命抬挺臀迎合我的最后的冲刺。

“太爽了……好……好舒服……小洞受不了……了……啊……”

冲过高朝顶点的张倩茹,全身瘫软了下来。我忍不住的将那滚烫的浓精射进张倩茹的花宫深处。

浓热的液体射到张倩茹的花宫颈上,让张倩茹的花宫也跟着一抖一抖的。

张倩茹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我则倒在她的背上,在激情的高朝后我们紧紧的抱着,陶醉在那高朝的余韵中,两人相互结合的性器,尚在轻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开来。

躲在衣橱的玉汉阳兴奋的看着俩人达到高朝,他感到自己全身燥热般的烧烫着,长枪也涨的难受。

休息一会后,我将变软的长枪抽出张倩茹的洞府,我抱起全身无力的张倩茹进入浴室。

在浴室里我让张倩茹坐在浴缸的边缘,打开莲蓬头,开始清洗身上汗水和刚刚的痕迹。

这时张倩茹也恢复一些气力,她大腿微张,可以明显看见液体从她些微红肿的花瓣流出来,她眯着眼看着我帮她清洗身子,脸上现出满足的微笑。

不久我坐进浴缸,让张倩茹坐在我的腿上,我俩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浴缸里边,我的双手又不安分的在张倩茹的**上搓揉,而张倩茹则闭着双眼享受我的爱抚。

玉汉阳看着我们俩人进浴窒那么久还没出来,好奇的走出衣橱,他走到浴窒的门口,从门缝偷偷的看浴窒里头的情形。

“喔……马宏……舔我的菊花……啊………快……快舔我的菊花……”

这时玉汉阳看到自己的妻子躺在我的身上,俩个人成69的方式,而我的舌头正从张倩茹的玉豆沿着花瓣经过会阴到达了菊花,我转动的舌头围绕着菊花皱纹的菊花,用舌头尽可能的推进、舔着。

我的嘴不仅在张倩茹的菊花上,更在张倩茹的洞府里,拼命的把舌头插入张倩茹那红肿充血的花瓣,吃喝着从那折叠的花瓣所流出的浪水,张倩茹的浪水流满了我的整个脸。

张倩茹那小嘴因为我巨大的长枪撑的难过,但她还是不停的抽出含进的吸吮着长枪。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