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作不知道,让我们继续下去?

玉汉阳想到我和老婆上床的情形让我的身心起了变化,提着行李走出公园,找了个公共电话,快速的按下电话号码。电话响了好久还没人接,一直到电话响到第八声后才有人接起。

“喂!”电话传来张倩茹慵懒的声音。

“喂,倩茹吗?是我玉汉阳!”

“是是……”

“是我,你还好吧?家里没什么事吧?”

“我很好,家里也没什么事!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事吗?”张倩茹心急的问。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人在机埸,我要回家了!”

“在机埸!”张倩茹大叫了出来。

“对!我大概明天晚上可以到家了!”

“明天就回来了?不是还有一个礼拜吗?”

“提前结束了!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去登机了,拜拜!”

挂上电话后,玉汉阳又走回到公园,躲在可以看到自己家大门口的角落。

“马宏,快起来啊!玉汉阳要回来了!”

“什么?”我被这突如奇来的消息吓醒了。

“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

“怎么会呢?玉汉阳不是要下个礼拜才会回来,怎么明天就回来了呢?”

“他刚刚打电话回来说提前结束了!现在就要搭飞机回来了!马宏,怎么办?”

说完后张倩茹躺在我的胸上。

“还好明天才回来,来我们的蜜月期也结束了!”我无奈的说。

“马宏!”张倩茹也一脸无奈。

“走,倩茹!”

“马宏,要去那里?”

“我们先去吃个饭,补充一下精力,晚上才有体力好好干!”

“嗯!”

躲在公园里的玉汉阳看到我和张倩茹从家里走来后,他迅速的回到家里。

他原本想我和张倩茹知道他明天就回来,一定会忍不住的在做,想利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再悄悄的回家。

但没想到我们却出门了,他想不管我们去那终究会回来的。

看着零乱的床,他知道这是我们刚刚激战所留下来的战果,床单上甚至还沾有张倩茹的浪水。

玉汉阳趴在张倩茹所流下浪水的位置,用鼻子嗅着浪水的味道,忍不住的伸着舌头舔着。

对他来说这是多么的熟悉的味道,但张倩茹对他却不曾流过这么多的浪水。

玉汉阳想着要躲在哪里我们才不会发现,而且也能清楚的看到我们的一举一动呢?

床下?

不行,看不清楚!

最后决定躲在衣橱里。

将衣橱里的衣服搬到另一个橱子里,好空出一个空间方便他躲藏!

“倩茹,今晚我们要好好的玩个够!”

“嗯!”

玉汉阳听到我和张倩茹的声音后,马上急忙的躲到衣橱里。

但这时他才想到我们不一定会在这个房间里干。

但我和张倩茹却在这个时候把门给撞开了,我们紧紧的抱吻在一起,猴急的为彼此脱掉身上多余的衣裤。

玉汉阳透过衣橱的门缝偷偷的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倩茹,明天玉汉阳就回来了,我们要好好把握今天这个晚上,尽情的疯、所有的浪荡多表现出来好吗?”

“嗯!马宏,我会好好享受的,过了今天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我抱着张倩茹让她坐在化妆台上,将张倩茹的双腿拉开到她受不了为止。

我跪在化妆台前,看着张倩茹的洞府一阵子。

张倩茹的洞府这时呈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毛发,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花瓣正紧紧的闭合着。

我用手拨开粉色的大花瓣,一粒像红豆般大的玉豆,凸起在洞府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花瓣,紧紧的贴在大花瓣上,鲜红色的嫩肉正闪闪发出浪水的光茫。

“倩茹,你的洞府好漂亮……太美了……”

“马宏,不要看嘛……你不是说要把握时间吗?”

“对!所以马宏才要好好的看,因为过了今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在看到呢?”

张倩茹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酥胸,樱桃般大小的**,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加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更让我看得欲火亢奋。

我开口吸吮张倩茹的**、舔着她的乳晕及酥胸,舔得张倩茹全身感到一阵酥麻,不觉地娇吟了起来……

“啊……啊……马宏……”

我嘴不停地吸吮张倩茹鲜红的**,手也伸到张倩茹的洞府上在玉豆上轻轻的揉捏的,我一手搓揉着酥胸,另一手伸在张倩茹两股之间,用食指和无名指在两片花瓣上作反复的磨擦,中指则浅浅地没入那不断流出浪水的洞府中。

张倩茹被我搞得全身酸痒,不停地颤抖,兴奋和快感早已把玉汉阳回来的事丢到九宵云外了,她现在只想要我粗大的长枪,插入她的洞府里。

“马宏……啊……好……好痒……快……小洞痒死了……喔……”

我加快了手指的动作,中指不断的深入那一直流出浪水的洞府中,然后是食指、再来是无名指,三只手指在张倩茹的洞府内不断地搅动着,有时抽动、有时则转动着。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