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茹故意转头过去不理会我的道歉。

“倩茹,你再不理我的话,我又要将这根插到你的菊花里了喔!”说着说着,我将手中的玩具往张倩茹的菊花上顶。

“啊!不要,人家那里还会痛呢!”

“真的?让我看看!”

“不要啦!”张倩茹撒娇说。

“好啦!我看一下是不是受伤了!”

“马宏!不闹了啦!我们去洗澡了!”

来到浴窒后,我们像往常一样躺在浴缸里,我紧紧的抱住张倩茹。

“倩茹,下午爽不爽?”

“嗯!爽死了!可是那里好痛喔!”

“是吗?你站起来。”

“干吗?”

“站起来嘛!”

张倩茹站起来后,我将张倩茹的屁股撑开,我伸出舌头舔着张倩茹红肿的菊花。

“不……不要!怎么可以……”张倩茹说着,将腰移开。

她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用舌头去舔菊花。才接近菊花,张倩茹就已被吓到了。

但是我抓住张倩茹正要逃开的腰部,用力再度撑开屁股左右的双丘,将舌头滑近。

“不行……马宏不要呀!”

虽然下午菊花已被我抽送过,但用是舌头爱抚张倩茹并没经验。我执着的将舌尖抵着菊花。

“不……不要……马宏……不……不要呀……啊!”

我无言的继续用舌尖上下移动舔吻着。

让张倩茹因此而不得不用双手扶着水龙头支撑她无力的身体。

“啊……嗯……不……”

张倩茹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力量了。接着菊花产生了痒痒的、奇妙的感觉。不是全身,只有下半身失去力气的感觉。不知何时,张倩茹抵抗的声音已转变成甜蜜的娇吟声。

“倩茹,还痛吗?”

“不痛了……可是很奇怪,那地方是第一次被亲。痒痒的。”张倩茹喘着回答。

“你这里也是性感带。”我又抱住张倩茹的说。

“可是那里很脏。”

“对我来说,你的全身都不脏,而且很干净,我爱死你的每一部份了!”

“可是痒痒的,马宏,我好想喔!我要你用长枪干我那里,好不好?”

“小浪妇,现在又想啦!不怕痛了啊!下午爽不够吗?”

“不管啦!是你让我现在还想要的,你要负责,快啦!”说完后张倩茹跪在浴缸里抬起屁股。

我握着抱着张倩茹曲线美的白色的腰,手握着长枪,对准张倩茹的屁股洞,腰一挺,用力往下沈,整只长枪插进了张倩茹的屁股洞。

张倩茹的菊花紧紧的夹住我的长枪,让我感到另一种舒爽,我上下摇动着腰,愉快的在张倩茹的体内抽送着长枪。

“啊……啊……好爽……好爽……连洞府都爽死了……喔……”张倩茹喘息叫着。

粗大的长枪在自己紧缩的菊花里抽送,让张倩茹感到菊花快给长枪给撑涨,她恍惚的意识中,听到我喊着自己的名字。

我的棒子在自己的屁股洞中一抽一插的动着,俩人的**紧紧的结合在一起,直到我液体在张倩茹的屁股洞中强而有力喷洒着………

这夜我们满足的睡着了!

在玉汉阳和玉雪儿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我们不停的疯狂的交战,只要在家里,张倩茹和我俩人都不穿衣服全裸着身体,这是我们俩人为了方便能随时战斗而共同决定了。

我们相当把握玉汉阳不在的时间,有时我主动,有时则张倩茹要求,不管在吃饭、看电视或是洗澡、聊天,只要我们想要,俩人就会疯狂的交战。

我对自己已五十多岁的身体,却仍有辨法这样几乎是天天做的精力,感到不可思议。

越离玉汉阳回来的日子,我们越是疯狂的做!

今天我更是向单位请了假,这是至从我上班后第一次请假。我请假的原因也是因为早上起来时,看到张倩茹那诱人的**而忍不住趁张倩茹还在睡梦中插入。

张倩茹也因为洞府被我的长枪插入而醒来时,她也努力的配合我的抽送,直到俩人都达到高朝后,我们又满足的相拥进入梦中。

再次醒来是已经十点多了,我只好跟单位请假。

中午我们简单的吃了饭后,我躺在床上,张倩茹则反方向的躺在我的身上,浪乱的她,脑海里又浮起早上的情形,她意犹未足的将洞府挺我的面前。

我的快感也被张倩茹的举动燃烧了起来,我用舌尖和手指不断的插动玩弄张倩茹的洞府。

“啊……啊……马宏……吸吮我的菊花……让我升天吧……”张倩茹失声的娇吟着。

自从我上次亲吻张倩茹的菊花后,张倩茹就爱上我玩弄她菊花时那种飘飘然的感觉。

我的手指和舌尖不停的在洞府、菊花间游离插动。

很快的张倩茹全身有如触电般不停的摇动,洞府里的浪水全流到我的嘴里。

张倩茹也不断的将我的长枪来回的磨搓吸吮着,她的舌尖如同小蛇般游离在枪头附近上下玩弄。

“唔……渍、渍……喔……”

我把手指插入张倩茹的洞府里不停的刺激着花径里的嫩肉和玉豆,配合着手指的抽动,张倩茹口中发出浪荡的娇吟声,使她对性的憧景表露无遗。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