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张倩茹所说的话,我兴奋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张倩茹一个吻。

吻完后抱着张倩茹让她上半身躺在床上,我则站在床边,将张倩茹的双脚往向上抬。

由于程双手握着张倩茹的双脚,所以无法使长枪顺利的插到张倩茹的洞府里,张倩茹只好伸手扶住我的长枪对准自己的洞府口。

我一挺腰,火烫的长枪又进入洞府里了,刚高朝还沉醉在性欢愉的张倩茹,花径嫩肉又受到我长枪的洗礼之下,很快的新的快感又来临。

“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马宏……美死了……嗯……我爱你……啊……

哦……小洞好舒服……喔……“

看着张倩茹那如痴如醉浪荡的神情,嘴里不时来轻声的**,我低下头看着长枪在张倩茹小洞中进出的情形,我疯狂了,慢慢的提出长枪,拍的一声,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啊……马宏……你的力量好大……啊……小洞受不了……啊……轻一点……啊……啊……不要那么大力……啊……马宏……慢一点……啊……”

刚高朝过后的张倩茹,花径嫩肉相当的敏感,我的疯狂抽送让张倩茹感到受不了。

但我并没理会张倩茹的哀嚎,我像发疯似的猛抽送长枪,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下都插的相当的重。

“啊……马宏……小力一点……啊……小洞会痛……小力一点………”

此时的我已失去理智,失去怜香惜玉之心,我全然不埋会张倩茹的哀嚎。狠插猛干的抽送着长枪,我早已全身大汗。

而张倩茹也在我的猛插之下已不再喊痛,反而是享受着另一种不同的舒服,她又痛快的娇吟着。

“啊……马宏……小洞美死了……喔……我好痛快……我好爽……好爽……“

“张倩茹……哦……你这个小**……马宏会用力的干……哦……用力的插穿你的小洞………干死你……“

“啊……快……再快……哦……用力……小洞要美死了……哦……大棒棒……用力使劲的干……快……快……爽死我了……喔……”

我的汗水如下雨般流着,张倩茹小洞里的浪水也不停的流着。拍、拍,我又是一挺,张倩茹则不时抬起小洞接受我长枪的撞击,她的小洞里不停的抽搐。

我抱着张倩茹的双脚往下压,我整个人压着张倩茹,掂起脚尖,长枪像拳头一样的猛击在张倩茹的花宫颈上。

“倩茹……哦……屁股顶上来……岳母……我爱你……让我们一起爽死吧……”

“啊……我快不行了……哦……马宏……我好过瘾……哦……马宏你快用力的干我……哦……小洞爽到了顶点……哦……爽死了……”

“张倩茹……马宏要射了……快顶……哦……屁股快顶上来……哦……”

“马宏……快……大棒棒用力……啊……我也要……啊……要爽死了……啊……

马宏……我……泄了……哦……马宏……我爱死你了……哦……爽死了……“

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就在我射精后,整个停下来。我们在高度的满足后瘫痪了,满足后疲乏而沈重又急促呼吸声,在我们的耳边传送。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张倩茹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高朝后的眼神、樱唇………

“张倩茹,你今天怎么特别的兴奋、特别的……浪荡!”我想了一会才说出浪荡这两个字。

“马宏,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的关系吧!马宏,你讨厌我这样子吗?”

“不!我喜欢你浪荡的样子,我恨不得每天看你浪荡的样子,你越浪荡,我越喜欢。”

张倩茹知道自己刚刚实在很浪荡,但她也没辨法控制自己的浪荡。

但听我这么说,高兴的紧紧抱住我,她知道自己已沉迷在我所带给她的性欢愉。想到这,她忍不住伸手抚摸我跨下正在委缩的长枪,她爱不释手的握着、摸着。

“还要吗?刚刚不过瘾吗?”

“马宏,刚刚好过瘾、好爽,可是人家还想要!”张倩茹撒娇的说。

“马宏老了!不知还可不可以?”

“马宏,你还不老啦!你刚刚不就弄得我差点爽死吗?好嘛!今天过去后,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又有机会了?”

“除非你……”

“除非什么?”

“除非你肯帮我把它吸大!”我指着自己的长枪说。

“可是我又不会!”

“我教你,来!”

张倩茹跪在我的跨下,手握着我的长枪,当她低下头时,我长枪上的液体和她自己的浪水味道冲鼻而来,让她感受到浪荡的气息。

“张倩茹,先用舌头舔!”

张倩茹照着我的话做,伸出舌头舔我的长枪。长枪轻抖几下,让张倩茹兴奋的继续舔着,她的手也慢慢的套弄长枪,舌头也不停的舔着枪头。

“哦……真舒服……哦……张倩茹……用嘴巴吸马宏马宏的长枪……喔……对……就这样……

……用力吸……“

张倩茹听话的将整只长枪含在嘴里,她似懂非懂的吸吮马眼和整根长枪,她的舌头像只小蛇般的在枪头上游移。我感受到长枪在温热而舒适的小嘴,还有张倩茹的小舌不停的舔,舔了我的长枪渐渐的充血硬起来。

“喔……好舒服……哦……张倩茹……你的嘴巴真好……弄得长枪好爽……哦……哦……爽死我我了……哦……哦……”

张倩茹看我的长枪已回复先前坚粗的模样,她爬起来双腿打开,手握住我的的长枪对准自已的洞府,屁股慢慢坐下来。

我的长枪顶着张倩茹的花瓣一寸一寸的被张倩茹的洞府给吞落。当长枪全插进洞府里时,张倩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像是已经渴望**很久,如今让她一赏所愿似的浪荡表情。她手撑在我的胸膛上,开始有节奏的套弄着长枪。

“嗯……哦……马宏……还是你好……你的大棒棒好烫……烫得小洞好温暖……嗯……

好舒服……哦……“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