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语绮低泣着,眼中竟然真的蕴含着泪珠。

我本来听到周语绮如些纯洁的话来,非常的兴奋,但看到周语绮眼中的泪花,动作不由的慢了下来。

“不要……停……”

周语绮完全是下意识说话,而且,她那白嫩的小手按在我的手背上用力的推动着,我这才明月,这次说是不要停下来。

我完全想不到周语绮竟是如此极品,竟然来时会哭,不由的哑然失笑,这才放下心来。

周语绮最后在挺了挺那圆滚滚的后,这才如软泥一般瘫软在床上,檀口发出剧烈的呼吸声。

当然,这对我来说只是开胃甜点,我的右手从周语绮的睡裤中探入,一把摸到那早已被喷射而湿的一塌糊涂的上,让我吃惊的是我想到不周语绮的大如此肥厚,竟然只比黄冰颜干妈的差一小点,但绝对算是罕见的极品肥嫩了。

周语绮的大光洁无毛,一道竖起的长长的非常的狭长,从我的中指指尖到手掌与手腕间,竟然盖不过来。

我的中指指尖按在最底端的上,微微进去,手掌大拇指的手掌凸起肉在那粒已经来的上磨着。

不过,我只是享受了两秒不到,周语绮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翻身坐起,用力一把推开我,急道:“不行了,这次真的不行了……我只是想找你聊聊天的……”

我不会强求自己的女人,我悻悻然的坐了起来,只好符道:“对了,我都忘记你问你了,你在哪里上班呢?”

“呵呵,我也是公务员哦,在是市经贸局上班,你有机会可以过去看看……不过,不以纪委的身份去……格格……”

周语绮娇笑道,同时,她脸颊绯红的看了看我,她并不知道我看得到,但天然害羞,还是不好意思的用对着我看了几眼,这才小心翼翼的用小手去探入到自己的睡裤中,一摸,整个手掌全是水,而且裤裆处也湿了一大团。

她向我皱了皱鼻子,这才抽出手掌来,不过,在抽出来的时间,她的手放在那粒粉嫩的儿上面,细细的摸了会儿,这才完全退出。她只感觉裤裆处完全粘乎乎的,一点不好受,她想回卧室去。

我在一边看着那是热血沸腾,真的想扑过去将这一只绵羊给一口吃了去,不过,我知道这已是周语绮的最大的底线了。

“是在市经贸啊,不知道你认识玉钦不?”

我立即想到了玉雪儿的哥哥玉钦,我还得玉钦还是经贸局的一个科长来着。

“哦,那是科科长,有名的花花公子,不过好像挺有背景的。”

周语绮道。

“何止挺有,而是大大的有,他家老头就是市长,你说来头大不大?”

我随口道,反正这些也算不上什么机密事情,“改天约他出来吃个饭,让他多多照顾一下你。”

“啊,还真是大有来头啊,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科长,我还听说过一阵要提副处,这升官和坐直升机似的。”

周语绮恍然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别看他升的快,你瞧好了你老公我,要不了三年时间就追上他,而且,连带你一起,让你升官升到眩晕。”

“啐,你是谁老……你才不是呢!”

周语绮娇嗔道,“我要过去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知道她是要回去换衣服,而且我知道等下还有一个女人要来,当然不好让她留下来,所以,只是随意挽留两句,正想送她出门,但就在这时,一阵轻轻的咚咚敲门声如晴天霹雳一般向在房间中。

我暗叹自己倒霉,我只是一不小心没有用神眼,竟然马上就中招。

“怎么办,马宏,你快想个办法……”

周语绮有些慌乱道。

“没事,你就躺在被子里,我不开灯,等下,来人肯定不会发现的,而且她也不一定会进来。”

我犹豫道,我现在当然知道外面的是谁了,正是女孩的妈妈叶杨叶阿姨。

“那好吧,一定不要开灯,一开灯,就露馅了……”

周语绮轻声道。

“嗯,知道了,你不要动了,我马上去开门了。”

好在现在晚上已经比较冷了,要盖被子了。

走到门口,我将门拉开,叶杨吓了一跳,里面没有开灯,很是漆黑,只是窗外逃逸过来几缕光线。

“怎么不开灯啊?”

叶杨有些儿娇媚道,听的我心肝儿一阵乱跳,我本想顺口说一些暧昧的话的,但看到床上周语绮已经瑟瑟发抖了,只好随口道:“刚刚灯泡烧了!”

“烧了吗,你不会是想欺负阿姨吧!”

叶杨狐疑道,她以为是我故意这样对她调.情的,所以,不太相信我的话,想要去按开头,我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捉住她的小手道:“真烧坏了……叶阿姨,这么晚了,你来是……”

叶杨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了,听了我的话,她不由的生气起来,不过,她想到自己的决定,沉默了一会儿,就在我祈祷她不要说些暧昧的话时,叶杨突然脸色一红,一手解开自己的那印着荷花的素雅睡袍中间的彩画。

里面一丝不挂,赤果果的将她的娇躯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当然,她以为我绝对看不清楚,所以,才会这么胆大、坦然,但就算是黑夜为她遮掩,她那光洁雪白的额头还是紧张的渗出细密的汗珠,在我目瞪口呆下,她扑向了还在发呆的我怀中。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