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预计周语绮会反抗,但我惊讶的发现,她竟没有剧烈挣扎,只是娇躯在我的怀中不安的扭动,那如

果说是挣扎,还不如说是欲拒还迎来的确切。

我这才肯定周语绮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于是,我也就不再多想了,安心享受起这块到嘴的美味来了。

周语绮开始时,小嘴儿木然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只是双手紧紧揪住我的衣裳,不过,在我引导下,她慢慢的生涩的动起自己的舌头来。

我很是激动,从周语绮的反应来看,她连接吻都不会,这说明她还应该没有男朋友,恐怕还没有恋爱过。

“难道她也一直爱着自己?”

我暗忖,想到这,我更加的激动起来了,顶在她上的微微一跳,完全硬了起来,大手也从她的纤腰上,下滑到那绷的紧紧的翘臀之上。

“嗯……”

周语绮心中一跳,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这不是生气,而是被刺激到了,但也显示出她的不安来。

不过,我已经是个中高手了,我的挑.情手法哪里是周语绮这个雏能够抵挡的,我的手指在那挺翘的**上的抡动,犹如一个钢琴家手指间流出的优美音符,让周语绮没过一会儿就迷失在那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之中。

迷糊间,周语绮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我压在了床上,如果灯光开启,就会显出此时的她那粉红的睡衣已经敞开,半片被包裹在胸罩,另外一只浑圆坚挺的如傲然的红梅,展示着她无上的风采。

我的右手四根手指指肚捉住那粒已经的粉嫩乳粒,捻动着,微微凸起的散发着迷人的嫣红。

当我的大手覆盖上她的柔软时,周语绮猛的清醒过来,她双腿夹紧,然后推开我的大手,弱弱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哑然失笑,这个时候了,还能干什么,不过,我知道女人这个时候是要哄的,于是道:“没有想干什么,只是……对了,语绮,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

“啊……都怪你了,人家本来是想找你说说话的,却一进门就欺负我!”

周语绮有些撒娇道,她那颗心一下子就沦陷了。

当然,周语绮是清高傲然的,不然,这么多年来除了我也不会看不上一个人了,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被我如此轻易的得手。

“那我开灯来,我们好好聊聊吧!”

我建议道。

“不要……不要开灯!”

周语绮飞快道,这个时候,她自己都猜得出来,自己的脸颊红晕非常,而且衣裳凌乱,这个样子让她如何面对我啊。

我暗自好笑,我当然是知道周语绮不会让我开灯,因为周语绮只是随意的掩了一下胸口敞开处,她当然以为在黑夜中大家都看不到,所以没有太在意,只是敞开着感觉怪怪的,才掩上,不然都随我去了。

“你……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周语绮不想再说开灯的事,先开口转移话题。

我乐的大饱眼福,我看着女孩衣服下摆处没有盖住的晶莹玉肌,一个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下面洁白平坦的露出了一小点,口中说道:“还好了,除了一直想着你。”

“你……”

周语绮顿了顿,她听了虽然很开心,但却总感觉怪怪的,“你好像变了好多!”

是的,在她的印象中,我是一个比较腼腆,有些沉默的,不怎么会说话,但现在却变了很多。

“是啊,是变了很多……在大学毕业以前,我都没怎么太大的变化,一直到了会上,就完全变了,变的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自从认识冰姨以后,我觉得自己都处在梦中,我变得不再懦弱。

而且,我变的开始有气魄起来了,我开始想要追逐美女、名利、金钱、地位,我开始有野心,我已经有了人生规划,在一年内被提成正科级,五年内,正处级,十年内要是正厅级,二十年内,省部级,三十年内,副国级,最终的目标正国级。

我知道在这个国家,只有有了权利,才能够拥有一切,虽然我现在还在起阶段,但我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李冰薇是国家最高元首的女儿,张倩茹是副国级的女儿,谢美芸是副国级的儿媳妇,虽然不见得这些人会提携我,但至少我拥有的资源非常丰富,这正是我的野心滋生的根源所在。

当然,比起来,我是一个纯正的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权利只是我的附带品,我最在意的是美女,一个国家元首的地位,还不如我爱的女人的一根头发重要。

“呵呵,你也变了很多啊?”

我的思绪飞快的一转就收回了来。

“是吗,我哪里变了?”

周语绮虽然对自己相貌非常的自信,但却依然还是怕自己似乎变老了。

“你是变的越来越漂亮了,比起高中时来,更加的美了。”

我真心赞叹道,这倒不是违心之言,毕竟高中时候看女孩与相在的我的角度完全不一样,那时候周语绮还是比较青涩的。

“贫嘴……”

周语绮给了我一个白眼,虽然她不知道我看得到,她那娇媚的风情与她平时温婉娴静如水的性子完全的不同,让我的色心又起,我突然压在周语绮的身上,吓了周语绮轻呼一声。

“语绮,我爱你……”

我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卧室不是那种完全看不见的黑,外面广场上照射过来的几缕灯光将里面映照的若隐若现,在这样的夜色中,周语绮看到我的正面对着自己,身子微微倾伏,她似乎能够看到我那光亮的眼睛。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