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隔着短裙用力的抓捏了几把,但却不过瘾,我胡乱的摸着,将短裙捞了起来,顺着那光滑的肉色丝袜往上,才十来厘米,就到了丝袜的尽头,摸到了叶杨那滑腻的大腿上。

入手处的玉肌滑爽舒适,如绸缎一般,不过,我却没有太多的心情去欣赏这些。

我也知道时间紧迫,于是,只摸到了两把,捏了捏,就直捣黄龙,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指肚压在那湿热的洞口处,轻薄的小内内已经被弄湿了,抚上去,感觉手指粘粘的,湿.滑无比。

我吐出舌头,将手伸到前面来,对着半睁着朦胧大眼的叶杨轻笑道:“叶阿姨,你看,你还骗我,还说不要!”

我将手上那湿粘的液体在手指指肚间捻动几下,拉成一条细长的乳白色长丝,还放在鼻子边深深的吸一口气,赞叹道:“好香啊,叶阿姨,真是让我醉了……”

叶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掌挥起,打掉那正在空中炫耀一般的手,脸红如烧透心的火炭,嗔道:“你……你……我不理你了……”

她那神态是十足的小女儿神态,看的我心中燥热之极,我的心都快融化了,我猛的一把抱住叶杨,疯狂的在她的滚烫的脸上、敏感的耳朵上、雪白的颈脖上亲吻着,上面留下了我如丝一般的唾液,双手再次滑进到她的臀缝之中,这次,我直接掀开那黑色的,中指一滑,就滑进了一个紧窄无比的之中。

叶杨的两条大腿完全僵硬,绷的紧紧的,让本已紧窄无比的小口,变得更细、更窄,壁岩上渗出滴滴玉水,如蜗涎一般的将我的手指包围起来,浸泡着,那娇嫩的粉壁拼命的挤压我的手指,让我进行艰难。

“不……不要……马宏……你快停下……”

叶杨哀求道,此时真的害怕了,她既怕厨房门被突然打开,也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而一路走下去,她还有个女儿要顾及呢,自己这样都已经算是背叛了女儿了。

我听得出是真正的拒绝,而且,此时推拒起来特用力,这让我有些郁闷,但我的手却已经慢了下来,最终退出那紧凑的。

叶杨也感觉到我的不快,她犹豫了下,双手撑在我的胸口,然后紧咬下唇道:“晚上,你留下来,我跟你说清楚了,好吗?”

我想了下,点头嗯了声,我自己现在也不清楚,到底是爱周语绮多些,还是爱这个准岳母多一些,而且,我也不知道周语绮的想法,但我却能够感受到叶杨对我的爱意。

我也不想引的叶杨也不高兴,我强笑了下,然后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啜了两口。

叶杨本来想拒绝的,但犹豫了下让我亲了两口,但也不回应,她在心中黯然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晚上一定要跟我说清楚了,她可不能毁了女儿的幸福,也不能毁了我的幸福。

我转身过去,在水龙头下将手清洗干净,而叶杨赶紧将整理好自己的头发还有短裙,她不好意思的在这里擦干自己那湿漉漉的,只好忍着不舒服,穿好,拉平短裙。

再次点火,叶杨开始炒菜,我默默的洗菜,空气中似乎突然有一股沉闷的味道,厨房中只剩下水龙头那哗啦啦的流水声音,以及铲子与铁锅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

叶杨心中也没好受,但她却觉得自己不能再深陷下去了,一时间她的神思都飘忽不定,但就在这时,突然厨房门被打开了,吓的叶杨差点将铲子扔了去,铁锅一下没拿稳,咣地一声,在煤炉铁架上,不过幸好没有掉下来。

探进来的却是周语绮那张温柔的脸庞,她看到厨房一片混乱,赶紧走了进来,急道:“妈,没事吧?”

“去去去,你一进来就有事了,不要进来防碍我们!”

叶杨脸上有些烫,她装作收拾铁锅,心虚之下不敢去看女儿,她暗暗的庆幸刚才自己的坚持,不然,被抓个现形,她也不要活了。

“妈,看你说的,你女儿就那么差吗?”

周语绮这时不依了,如果平时,她绝对只是默默的听着,不会回话,但这时不是那有一个心上人吗,让她如何不要点面子。

“好了,知道了,反正我这不是还有个女婿在帮我吗,有我代替你就行了!”

叶杨知道女儿面皮薄,干脆直接说出来了,这话听的我都有些不意思,脸上一热,我看向周语绮,只见她也一脸通红。

“妈,你……谁是你女……我走了,真是的!”

周语绮小脸滚烫,急匆匆的出了去。

等她一出去,我看向叶杨,只见她也看了过来,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庆幸,不由的,两人相视而笑,在两人心间,似乎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默契,将两人的心灵连接起来。

“还是叶阿姨厉害!”

我轻笑道,“不然……”

“你还说,你也给我出去!”

叶杨娇嗔道。

我笑笑,不再说话,开始轻快的洗菜起来,那水花的声音听起来如在唱欢快的歌,整个厨房里的氛围似乎不再那么沉闷了。

其实沉闷不沉闷,只不过是人的心灵的镜像反射,此时我与叶杨都心情好了起来。

没有我的捣乱,菜很快就炒好了。

而我呢,就帮着开始整理餐桌,周语绮也帮着端菜,最后两个菜时,她还在一边认真的看妈妈炒菜,那模样,似乎要开始学炒菜了。

等刚整理好,一群人出现以了门前。

“姑姑,我来了……大姐姐、小姐姐好……”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叫了起来。

我一听,一怔,这不是阳阳的声音嘛,我转过墙角一看,门口正有四个人在换鞋,其中三个,还是老熟人了,正是吴君妍一家三口。

“他们怎么来了……哦,周志平,周政平,这是兄弟啊,再加上周霏,正好三兄妹。”

我暗忖。

“啊,大哥哥,我认识你!”

阳阳的记忆非常好,半年前的一次见面,到现在都还记得非常清楚。

“是阳阳啊,我也认识你。”

我微笑道,我显然是老少通杀型的,我蹲下去抱阳阳,阳阳竟然也笑着给她抱,她以前可认生了,不愿意跟陌生人接近。

我抱起阳阳,笑着对周志平和吴君妍道:“周大哥、吴医生你们好,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你们。”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