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那秀美的脸上染上两团艳红的美色,我从后面都能够看到她那红透了的耳根子,小巧玲珑的晶莹剔透的玉制耳朵已经红的像透明的红色水晶一般。

恍惚间,我似乎觉得这女孩怎么这么眼熟,但我知道自己绝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所以,只是我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她,因为,随着我的异能的强大,以前很多事情都能够清清楚楚记得了,哪怕是小时候的事情也慢慢的从脑海深处放出来。

我记得,美国著名法学家汉斯﹒考文提出一个著名的历史记忆重放理论。

这个法学家说,人对于自己的记忆总是会存在在脑海中,哪怕我当时是再不怎么在意或者注意,但就如摄像机一样,你不去关注它,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在哪里。只要认真的加快、思考,总会回放当时场景的时候,这人以这个理论打赢过多次的官司。

而现在我就似乎已经有了如此回放自己记忆的时刻,不过,随着年龄越小,似乎能量要求越大,我现在只是对十五以后的事无巨细的能够回放,而再小的时候的事,只是零零碎碎的增加着。

我甩了甩头,不再想这些东西,还是认真的享受眼前的美餐再说。

我的手,慢慢的捞起女孩的短裙,手从下面伸入。

我的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女子的娇嫩的玉肌,皮肤在战栗着,柔软的在我的大手掌一按上去就变的硬绑绑的了,但随着我的抚摸,没过多久就变软了。

我也不急着进入到之中,而是隔着那轻薄的在外面摸着,慢慢的向下滑动,下面是女孩两条大腿间最神秘的娇嫩花园,但她的两腿夹的紧紧的,根本没有一丝缝隙。

我只能碰触到女孩坟起的大最后端处,那里就是一个细如筷子大小的,此时洞口已经被粘乎乎的花蜜布满,也被蜜汁浸湿了,但女孩夹的太紧了,而且还是僵硬着她的身子,我的指尖连一点点都没有进入到之中。

前面的的大部分被两条大腿拦住了,我更没办法越.轨而入。

我也不急,其实到现在为止,公交车才走了三站,而我听到女孩跟售票员说了,她下车的站台与我的是一样的,也是香筑花园站,而这个站还有十三个站,起码还有一个小时,而这一段路,基本上汉陵市的发达地,路上只有涌上更多的人,而下的人基本上没有的。

随着又涌上一些人,两人间更加的贴的紧了,我已经不再满足隔着裤子摸了,我慢慢的从女孩的边缘滑入。女孩的柔软、滑嫩,如摸到在绸缎子上面一样,让人爱不释手。

女孩的**一直没有放松过,这时感受我快要侵.入进入来,指尖都已经碰触到她的菊花,让她产生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怪异快感,但她还是声音颤抖道:“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妈妈……”

女孩声音非常小,她的快要渗出眼泪来了,虽然对异性感到好奇,但我的动作已经完全超越她的底线,她实在太害怕了,但她又不敢叫嚷,生怕我是混外面的人。

她害怕这样的人,她一个从未踏足会的小女孩,遇上这事,让她完全必懵了,除了害怕,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

我听到女孩的话,马上就停止动作,那已经碰触到女孩娇嫩的菊花的手指马上收了回来,这让女孩松了一大口气,而且。

似乎心中一动,她觉得这人虽然是一个大色.狼但却绝对是最懂她的心的人,这让她有些怪异,她想不到自己的知己,竟是一个如此下流之人,于是,她告诉自己,这只是巧而已,但这刚刚、恰好的巧,却让她心神不宁!

我不再用手,肉与肉的与女孩“交流”只好隔着好几层薄薄的布料,用我那早已退开的坚硬再次光临女孩的粉嫩的肉臀上。

这样子女孩还容易接受一些,我也觉得这样有趣,不过,对我来说,总有隔靴搔痒的感觉,不给力。

虽然这样,我还是觉得很激情,坚硬的不时的顶入到女孩的两腿之间,女孩还是紧紧的夹住自己的两腿,而这样,倒反让我更加的顶的有劲了。

慢慢的,我不满足于现状了,我悄悄的掀开了女孩了短裙……

我的顶的裤子高高耸起,似乎那没有阻隔一点,如长枪一般顶起。我掀开女孩的短裙,长枪的头部直接压在女孩的菊花上面。

女孩挺翘的小正绷的紧紧的,被我这么一压,浑身一震,小抽缩的厉害起来。

我不敢太过份了,在这车上,我也没有办法做到像东瀛国的痴汉一般,因为这里不是东瀛国。

不过,就算这样,我的行为举动也算是极为大胆的了,将小女孩吓的不行,她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不过,随着我的摩擦,也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滋味。下意识的,她开始慢慢迎起我来了。

于是,我的手开始慢慢的下滑,捧住她的纤细的蛮腰两侧,向后耸动,如同一般。

女孩的腿不知何时松软下来了,也微微的分开,我顺势一枪下滑,抵在女孩的坟起的柔软方寸之间,这时的我真想抽出自己的来,然后拨开女孩的阻碍,的嫩进去。

当然,这也只是幻想。

我虽然激动,但这样的动作当然不会让我发泄出来,倒是苦了秀美的女孩了,她何曾有过如此激烈的刺激,她的粉嫩的被这么刺激几十,她突然就反手死死的掐在我的大腿上,全身痉挛的靠在我的胸口,两只大眼朦胧带水,红润的小口微微张开,同时,她那柔嫩的突然急剧的收缩起来,从深处喷射出一股股来,打在上。

“不……不要……我要……了……啊……嗬……嗬……”

女孩根本止不住自己的“意”在她还不来及羞涩时,就完全被那就无边的给淹没了。

等到她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裤子了,虽然这次的液非常奇怪,不像是水一样,粘乎乎的。

但她竟然这样,刹那间,无边的羞涩让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从嫣红的脸颊上滚落而下,在那粉嫩的脸上刻出两道蜿蜒的小道。

我觉得自己太邪恶了,看到女孩这样,我只好停下动作,只是双手扶住在她的小腰上,不让女孩倒下。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