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友良这时也快出汗了,想不到我竟然将法律研究这么透,说实话,他可不知道刑法上是不是这么规定的,但他至少知道非法携带管制武器,起码也得个拘留,所以赶紧道:

“马先生放心,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事的……啊,这是张……哦,马先生不用去派出所了,我们这就收队……将他们带走……”

说完,还向邓成龙打了个眼色,如果这邓成龙还不知趣,他也顾不上这个少爷了,那是他自己找死,看在平常的孝敬上,他还提示了下这个邓成龙。

邓成龙早已经觉得不太对劲了,看到管友良向他使眼色,于是闭上了那刚刚想开口的嘴巴。

“马宏哥哥,好了没有啊?”

我转头,看到张雨婷正滑了过来,她等的不耐烦了,估计那警官已经认出张雨婷。

正如我猜想,这管友良还真的认出张雨婷的身份,他身为一中附近的派出所副所,张家早已给他们打过招呼,只是将张雨婷的相片给他们认识过。

张雨婷那么漂亮的女人,一看后,就记下了,而且这次看到张雨婷如此亲热的叫我,他哪里还不知道我真是尊大神。

于是,他顾不上拍我的马屁,赶紧带上那些伤患者,收队回所。

“马宏哥哥,没事吧?”

张雨婷拉起我的手道。

“没事,你也不看看谁出马!”

我摸了摸她头。

“不要摸我的头……臭美……哼……”

张雨婷笑靥如花,看那样子,有这么一个爱人,让她非常有安全感。

这时柳燕妮三女也过来了,柳燕妮娇艳的脸庞满是红晕,嗔道:“马宏,你刚才怎么说话呢,谁是你女……了?小心我告诉我妈妈去……”

作为女儿,她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的妈妈跟我有不同常的关系,她曾经仔细想想,发现自从认识我后,她的妈妈也开始爱打扮了。

虽然不明显,但她还是能从细节上察觉到,她直觉妈妈和我肯定有什么,只不过,她不敢入往深处想罢了。

果然,柳燕妮这么一说,我就顾左右而言他。

不知道为何,柳燕妮看到这样,不仅没高兴起来,眼神反而还黯淡下来,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反而是李香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

在李香芸眼中,我不仅人长的非常有男人味,而且看我那不同常的身手,矫健的身材,对她也极具吸引力,但她想想自家的事,不由也有些黯然。

感情,对她来说,太过奢侈了,想到这,她看了下手表,脸色一变,马上对柳燕妮道:“妮子,我得走了!”

“哦,到时间了吗?”

李香芸点了点头,然后不好意思对我三人道:“对不起了,我还有事,你们再玩会儿吧,我先走了!”

我当然不好打听她的事,毕竟大家才刚刚认识。

这样,李香芸急匆匆的换上鞋子,走了。

剩下的四人也被这接二连三的事搞的没什么兴致了,于是就没有再溜冰了,而是一起到滨江大道去散步去了。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路人渐少,我先将柳燕妮送回家,然后再送两女回家,先是张雨婷,因为她明天还要上课,最后和玉雪儿腻到了十二点了,才送她回去。

当然,我本来的打算是想开个房,然后,再来个的,不过,张雨婷明天要上课,而玉雪儿却因为很少有在外过夜的,而且出于女性的矜持,她也拒绝在外面过夜,怕我对她的印象变坏。

当然,这些她是不会告诉我的,我只好郁闷的,孤家寡人的一个人回家孤枕难眠。

睡在床上,我却一时睡不着,一时是唐燕飞,一时是周语绮,不知不觉间,我痴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单位,我是第一个到的,事实上,我整个晚上都没有睡。

虽然我昨天打过四炮,还一晚未睡,但这对于我的身体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不适。

等到一脸憔悴的唐燕飞来到单位时,我笑着正想说话,但唐燕飞却根本正眼都没看我一眼,我只好郁闷的回到办公室,让一旁的玉雪儿看着既有些泛酸,又觉好笑。

时间就这样在我坐立不安中慢慢过去,一整天我一直找不到适的时机和唐燕飞说话,唐燕飞的眼中根本当我是透明的。

在煎熬中,时间终于到下班时间,我在外面等着唐燕飞,想跟她说说话,但唐燕飞依然没有理我,上车就开走了。

我看着车尾怅然若失,不过想想,我还是不能就此放弃,我还有岳母杜晴,我想来个曲线救国应该难度会少一些的。

“路上小心些啊,马宏!”

一旁的玉雪儿叮嘱道。

“嗯,你也一样!”

我昨天就跟她和张雨婷说了,今天要去叶杨家作客。

“嗯,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我本来是想打的去到周语绮家所在的南城的香筑花园,不过看到一辆正好开往香筑花园的公交车路过,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人,我还是决定坐公交。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