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香美慧子不知道的是,绝大部分女人一辈子都没有享受到过高朝,更别说第一次做了……

纪香美慧子虽然满足了,但我却还火气正旺。

当我抽出自己那依然如要爆炸一般的向上斜翘的长枪时,粉嫩的幽谷里面哗地一团浪水如银水落地一般直砸在地上,砸成五六瓣花朵,娇嫩的秘处口子一时合不拢来。

将里面的粉红色的秘处肉壁完全暴露在出来,而且还可以清晰的看到阴沉深处的如橘皮一般的皱褶,隐约间,我都可以看到里面的G点凸显处。

不过处的秘处弹性十足,一瞬间收缩合拢下来,不过,就同纪香美慧子上面的小嘴儿一样,规律的张缩着。

纪香美慧子根本站不起来,我腿软的如同两根面条一般,我只好再次抱起她来。

女人看到我的长枪再次抵向自己的山丘,胆颤心惊道:“哥哥,你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住了……我要死了……”

我只好苦笑,不过,我也没准备再次插入到女人的身体之中去,我看到女人承受不了自己的恩泽,也不再勉强,不过,这样憋着,自己也难受不已。

于是,我只好将自己的长枪从女人的胯间越过,来到两瓣滑嫩的臀缝中间,双手紧紧压住两瓣肉臀,做着干的动作,但就算这样,火不仅没有降下去,反正燃烧的更加的剧烈起来,我的心有些暴躁起来。

此时,上面换车厢的事情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我知道时间不多了,有些悻悻然的想要收工,准备逃跑。

这时候,纪香美慧子突然抱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耳朵上亲吻几口,让我打了几个冷战,她咬着我的耳朵娇媚道:“我可以用嘴巴帮你……”

我呆了一下,纪香美慧子也感觉到我身体的僵硬,她慌忙道:“我只是……”

但她又变得羞涩起来,“我只是看过录像而已……”

她生怕男人会对她有所误会,她是真正的移情别恋了。

我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男人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自己的倒算了,如果是自己的女人,想到她为别的男人做过什么什么事,想起来,我就会满身不舒服。

男人其实是最小气的,也是最喜欢吃醋的,比起女人来更爱吃醋!

纪香美慧子这时已经恢复了点力气,她挣扎着蹲下,当她看到男人的长枪时,“啊”地一声,吃惊的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她想不到如此粗长的东西竟然完全年插入到自己那么娇小的山洞之中去,而自己竟然没有死去……

看着长枪上那根根暴起的青筋,还有那翻在长枪上面的包皮,深邃的枪头后面的包皮带……那枪头晃头晃脑的,真的很像一个乌枪头……纪香美慧子抬头看向我,神情有些害怕,又是好奇,看到我的鼓励的眼神,终于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在上面舔了起来。

因为刚刚我在女人的臀缝上摩了半天,那上面早已被磨干净了,所以,纪香美慧子倒也不觉得恶心,她伸出粉红色的香嫩舌尖,如初生小动物一般,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男人的长枪,我的长枪一跳动,她就赶紧受惊了似的飞快的收回自己的舌头来。

不过,两三次后,她就开始习惯了,不再收回自己的香舌了,而是将嫩如芽儿一般的舌尖放在长枪身上滑动,然后从枪头开始慢慢的整个吞下。

因为是初次咬,很显然纪香美慧子的动作非常的生疏,而且非常的紧张,舌尖用力的抵在枪头的下面包皮上却不知道动弹,两瓣花一样的娇嫩红唇裹在枪头后面的冠状沟上,又因为枪头太大,她那如自己秘处口一样娇小的小嘴儿完全张开来,才堪堪含住,而因为小嘴张开没有合拢,嘴巴有些发酸,于是大量的蛋清一般的口水从牙缝间和舌头下渗出,顺着嘴角下滑到地上,牵着长长的丝线,正如蛋清。

“要吞吐下啊……你不是看过录像的吗?”

纪香美慧子听了之后,双手撑在我的胯间大腿上,开始吞吐起来,不过,她的嘴巴太小,只能吞进一半左右,就不能再吞下去了。

女人的红唇就如她的花瓣一般,包裹着长枪不留一丝缝隙,柔软的舌头在枪头上、枪眼间抵弄,她的小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在男人那一团如老树皮一般的阴囊上玩弄,她的眼睛却向上看,似乎想看男人是不是满意。

我当然满意了,不是因为女人的小嘴包裹的比秘处更加的紧,而是因为我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满足,而不在于**上的满足,不过,真正说起来,女人的深喉也绝不比那什么差,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喉更加的让男人舒爽……

我抱着女人的小脸,轻轻的抽动起来,而女人娇媚的抬起头来看着是,让是有着极大的满足,快乐积聚起来也更加的快、多。

我抽送起来越来越快,越插越深,如同攻击一般,此时已是深得深喉的快意,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而是让自己的枪头一次次慢慢的往喉咙里面干,越干越深。

女人的喉咙娇嫩不比秘处差,但却夹起来更有力,一个是秘处肌肉自动的收缩力量,一个是用来吃饭、喝水、说话用的甬道,两下一比较,显而易见,喉咙的力量远远大于秘处自动肌体收缩的力量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干到纪香美慧子的喉咙深处,她已经止不住的想咳嗽,但却因为喉咙中塞住那么巨大的物体,根本咳不出来,倒是大量的蛋清一般的口水从嘴角流淌而出,流到她的胸口那洁白如玉的玉肌上,从那道深邃的乳沟间滑进……

我抱着女人的头越来越有力,这时,那根长枪已经干进了三分之二了,枪头已经挤压入到了她的喉咙深处,枪头的上部分的棱沟都不时的刮在扁桃体上面,纪香美慧子感觉自己都无法呼吸了,眼睛中止不住的涌出了泪水,我看着更加的感动,但却长枪干动的越发的快速,喉咙紧紧的挤压着枪头,如同一只手在挤着奶牛的奶头一般,想到挤出里面白色的乳汁来……

快感愈发的堆积起来,我感觉到自己的枪头已经开始麻木,一种喷薄而出的欲望从自己的后庭花处上传到脑顶处,一股股酸麻从背脊传到阴囊处,我低吼了声,长枪飞速的抽动,最后死死的插入到女人喉咙最深处。

然后,阴囊一收一缩,枪头一下膨胀一下收缩,炙热的乳白色阳精如利箭一般射击在喉咙中的嫩肉上,滚烫的纪香美慧子有些头晕,她是要晕了,快要窒息了。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