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香美慧子不说话了,因为此时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而且,她心中虽然觉得才认识我不到一个小时,但却似乎远比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还是陌生的一样,最重要的是,她对我心动了……

两人不再说话,但两人的呼吸却开始急促起来,我不是因为累的,而是因为欲火纪香美慧子也一样,她是因为情动。

枪头与两片娇嫩的花瓣磨研着,慢慢的,它将那片布料撑开到了一旁,硕大的枪头如泥鳅钻洞一般,刷地滑进了一个湿热的山洞之中。

“啊……疼……”

纪香美慧子秀眉紧蹙,眼中似滴水一般,娇靥如火,但她却将两大腿紧紧夹住,两片柔软娇嫩的花瓣死死的咬住枪头,使劲的往里收缩,粉嫩的秘处之中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浪液来……

就这一插入,她就来了个小高朝……

我止住动作,叹气道:“你没事吧!”

纪香美慧子良久没有说话,娇美的容颜上全是红潮,最终她轻声道:“你怎么还不快点动?”

说完,就觉得话中带有太大的歧义,不由感觉更是羞涩,两片娇嫩的大花瓣如小嘴儿一般吸吮起来。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见,止不住的“呵”地笑出声来。

“不准笑……”

纪香美慧子嗔道。

“不笑不笑……”

我开心的笑道,然后就开动马力,摇动起来。

“啊……疼……慢点……”

女人感觉到自己被撕裂一般,下体被一根滚热如烧红的火棍的东西撑开来,自己那紧窄狭小的秘处被生生的撑开一条大道。

我却已经欲火上升,不听她的,下体开始有意识的向上顶,不过,我的姿势一点不好用力,因此只能顶入到秘处中一点点,但没办法顶入的更多。

纪香美慧子掌握的主动性大一些,但她却还是个处,娇嫩的花径被男人的力量给撑开,让她受到一定的疼痛,她不敢往下滑去,这样虽然会让男人的男根深入进去,但却更让她疼痛。

就算这样,男人的长枪将她的两片滑嫩的花瓣给撑的开开的,如嘴里含有东西高高鼓起的腮帮一样,肉唇被挤在大腿上去了,让纪香美慧子有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

我也不管那么多,我还是磨绳子,虽然欲火中烧,但没有命,什么都完了。

两人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摇摆之中,两人的器官也不停的摩擦着,刚开始的火辣怪里怪气的变成酥麻,紧接着就是麻痒。

我的枪眼之中渗不出多少的浪珠来,但女人的秘处如河岸一般,中间的河水如春江水涨一般,狂涌而出,当一股奇异的麻痒从纪香美慧子的秘处最深处生成后,她就再也忍不住的主动的迎合起男人的长枪的顶动。

因为有大量的浪汁开道,秘处早已作好准备,这次纪香美慧子主动的用自己的秘处套动男人的长枪,就没有前次那般撕心裂肺一般的痛。

当我的紫红色的大枪头滑到一片薄薄的肉膜处时,我不由一呆,多年观看东瀛教育片,还真没有想到纪香美慧子还是个处,曾经有人说,在东瀛,只有在幼儿园才能找到处,而且还一定绝对是处,由此可见在东瀛处的罕见。

刚刚插入到纪香美慧子的秘处之中,我就觉得奇怪了,那秘处是那么的狭窄、有弹性。

我还以为纪香美慧子过的生活太少了,或者是她男朋友的东西太小,而没有将她的花径开发来,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往她还是个处的方面去想,想要在东瀛找个处,不如期待太阳从西边升起。

“嘶……好疼……好难受……”

纪香美慧子紧锁秀眉,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被她那撒娇的神态给逗乐了,不过,我不会说出这一切是她这样是自找的这样的杀风景的话来。

“没事,你忍会儿,马上就好了……”

此时,绳子还有三分之一没有弄断,差不多只要两三分钟就要弄断了。

“哦……”

纪香美慧子也知道此时不能让我分心,不过长枪的大枪头顶在自己那薄薄的肉膜上时,还真是太难受了,又疼、又软、又酸、又麻还痒痒的,让她难受万分。

不过,随着我的长枪在那短短的秘处中抽送,疼痛开始减少,更多的是一种既舒服又难受的麻痒,她知道我不好动弹,只好自己用秘处肉壁的包裹着男人的长枪,摩擦着,她不敢自己坐滑而下让长枪撑破自己的处膜,她不知道那样到底有多痛,但她知道,至少绝对不会轻松。

纪香美慧子一个人在玩得不亦乐夫,却没有发现我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在自己的手上,还有最后一点点,绳子就要断了……

终于,最后一丝丝断了开来,我高兴的站起身子来,刚想说话……

“啊……痛……痛……死我了……”

我却呆了,因为我站起身来,女人娇躯往下一滑,只感觉自己的长枪如利刃一般,直插女人的秘处而入,竟齐根而入,长枪直插到女人的花宫深处……

大量的鲜血混合着浪液从纪香美慧子的秘处中流出,远比张雨婷的初次的血多多了,这是因为我这一枪插到她的花宫深处,秘处肉壁上的皱褶都给刹那间撑平了来。

而且,伤到如花心一般娇嫩的花径,粗壮的长枪将肉壁给刮伤了,可见,不是长枪越粗越好的。

纪香美慧子倒吸一口冷气,舌尖冰冷,只觉自己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脑袋有些昏沉。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