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妈此时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在自己的红唇上打着圈,媚眼如丝,完全沉醉自己的天地之中,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落入狼爪之下。

李玉澜此时已经有些欲火焚身了,强烈的环境刺激与生理需求,让她渴望男人的爱抚,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袭向她的心头,她的屁股开始扭动起来,向上顶,追寻着男人的大手。

我不再逗她,大手一滑,就没入到女孩的小内内之中,正如我所想象,里面一根毛发也没有,天然的白虎,遗传了她妈妈的优秀基因。

中间是一条紧紧粘贴在一起的缝隙,已是温热的湿润,肉芽儿破皮而已,早已勃起。

就在这时,李玉澜的两只小手,突然按在睡裤外面,按住男人的手,不让我动弹。

我也不抽出来,手不动,而这边却开始加速干干干妈黄冰颜,干妈受不住如此大的激烈,浪荡的娇吟声再次高昂起来。

女孩听到妈妈的浪荡的娇吟声,而自己的幽谷又被正在干妈妈的男人给玩弄,一种不知名的快感袭向她的脑袋,按在男人的手背上的手也松开了来。

我的手开始在女孩的娇柔的肉芽儿上面搓弄,没几下,女孩的秘处中就渗出了好多的浪液。我的手就下滑到女孩的秘处口上,处那天然的紧窄无比的洞口向我再次张开双臂……

我想不到一天两次光临这个少女最神秘的花园,想起傍晚时分手指被那洞口死死的紧箍着的感觉,心中燥热起来,曲起四指,中指慢慢的插了进去。

熟悉的感觉再次降临,如胶筋一般的有力,弹性十足,夹的手指隐隐生疼,肉壁里面浪水横流,润滑着男人的手指。

身体的异物让女孩充满了胀满的感觉,傍晚那种奇异的滋味再次涌现出来,让她紧咬红润的下嘴唇,贝齿整齐的编排在上面。

这是何等的销魂滋味啊,手指干弄着女儿,长枪干干着妈妈,就算是神仙我也不会去做了。

“马宏……轻……轻点……干妈……受不了了……哦……啊……”

黄冰颜轻轻哼着,她的大腿不知何时已经环在我的腰上,大屁股前后摇动,迎合着干儿子我的干干,却不知道干儿子的手正在干着自己的女儿。

我的左手手指继续前进、滑动,来到李玉澜幽谷中一个具有弹性的薄膜所在,正是她的膜,指肚都能够清晰感受到那片膜中间细微肉孔。

我当然不会大煞风景的用手指来破女孩的处,给她留下一辈子的遗憾,更何况此时我大部分精力在满足女孩的妈妈。只是用手指在外部轻轻的抽送着,大拇指的指肚按在女孩的肉芽儿上,双管齐下,就这样,轻易的让女孩有了极大的快感。

确实,李玉澜此时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傍晚时分,我的手指一进入她的秘处之中,她就吓了一跳。

不是因为疼,而正是因为这种异样的快感,虽然给她极大的快乐,但却让带给她一种无形有恐惧,但在此时,妈妈在身旁,她就放下心来了,享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滋味。

却说我后背的张雨婷,早已推的娇喘吁吁了,我扭头一看,她的额头都渗出了汗水来了,心下大是怜惜,于是我疼惜道:“来,婷婷,不要反抗,我抱你……”

我左侧身体,右手反手抱起张雨婷来,将她放在干妈黄冰颜的身上,两个大小美女同时轻轻惊呼一声。

而且黄冰颜再次轻声惊叫了下,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腿已经压在了女儿澜澜身上了,生怕吵醒了女儿,全身一僵硬,不再用自己的幽谷套弄干儿子的大长枪了。

我暗自好笑,干妈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早已醒了,早听了半天的床戏。

不过,我不会去说破,一说破,整个气氛可能会被破坏了。

我将张雨婷面朝下压在干妈身上,两人两对大小**正好顶住,两女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硬挺的**压在自己的乳肉上,将自己的乳肉压的凹陷下去,两人不由呼吸一滞,都能够清楚闻到对小嘴中吐出来的清香味,这时,两人多少有些尴尬,毕竟是干母女,这让两人有些无法面对。

“马宏,你……你太过分了……哦……啊……你快放……婷……婷……下去,不然……你……放开我……哦……呜……你……坏蛋……啊……”

我用力的往干妈的秘处之中顶入,不高兴她的说话,这几下就都是没根而入,大枪头顶到了美妇的花宫颈之中去了,撑的女人感觉自己快被撕裂了一般。

同时,我的右手嗞地一声插进了张雨婷的幽谷之中,这时,张雨婷的山丘如倒扣的玉蚌,中间一条红嫩的缝隙,在手指的抽送下,只是秘处口微微撑开,两片红润的大花瓣中间的那道肉缝根本没有一丝分开,还是紧紧粘合在一起,只是整条肉缝泛出了丝银丝一般的浪水,看不到小花瓣和粉嫩的肉芽儿,被紧紧包裹在两片饱满的花瓣之中。

此时,我左右指奸着李玉澜,右手指奸着张雨婷,长枪干干着干妈,母女三花,同时怒放,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张雨婷本来听了干妈的话,也觉得不妥,正想移动自己那袅袅的腰枝,我的手指正好插进,一时间,快感来的措手不及,她浑身一软,娇吟一声,软瘫在干妈的柔滑娇躯之上,小嘴儿都贴在了干妈的嘴角处。

我浪邪一笑道:“嘿嘿,婷婷还不帮帮你干妈,这么多年来照顾你,你也应该回报一下啊……来,帮你干妈揉揉**……再亲亲你干妈……”

“不,不要……哦……你这个死马宏……啊……不要……婷婷……不要……呜……”

原来张雨婷听了,吃吃的笑了下,然后大着胆子,一口咬住了干妈的小嘴儿,两手抚上了干妈的大**。

黄冰颜浑身一硬,然后就软烂如泥,小嘴儿开始紧闭,但在张雨婷那小手柔柔的一揉下,就轻启了红唇,两条粉嫩的香舌就追逐起来。

我看的有趣,左手不停的在李玉澜的幽谷秘处之中抽动,同时屁股往后一退,退出自己的长枪来,直起身子,右手抽出,扶住自己的长枪,对准张雨婷的山洞,轻轻一滑,就进去了一半。

张雨婷雪白修长的脖子向后一仰,啊地一声,然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而下面的黄冰颜却是满脸的失落,一股巨大的空虚涌向她的心头,心间急切的想要那根雄伟的长枪再次填满自己的空洞。

我低头看去,看到干妈那满脸的失落,嘴角就挂起微笑,这正是我想要的。

正所谓得意忘形,估计说的就是我此时的事。

得意之下,我抽出李玉澜秘处中的手来,将满是浪汁的手放到了她的小嘴儿边,开始时,李玉澜情动之下,张开就含住了我的手指,但李玉澜含住后,小舌头不自觉的一卷,一股奇异的粘粘的味道在自己的嘴巴之中,她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惊叫一声,赶紧吐出嘴巴之中的浪液来。

突然之间,整个房间停止了任何声音,我感受到干妈黄冰颜浑身再次僵硬,然后,只听她寒声道:“马宏……”

“啪”地一声,灯开了。

李玉澜想,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开灯。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