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冰颜感觉自己快堕.落了,就一个晚上,被我带入地狱……

是的,在黄冰颜的眼中,我有着一种邪异的魅力,笑容如风一般温柔,眼神如大海一般深邃,看着我,就感觉自己还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空虚似乎离自己远去……

太让人沉醉了……

因为不能快速抽送,只能微微抽动,长枪硬得太久了,不时,那枪头如弹珠掉地上一般跳动。

对于黄冰颜来说,那枪头的跳动带给她一种奇异的滋味,如吃南海鲜荔,滑爽可口,又如蛇吐蕊,让她快活难当。

张雨婷不知道我为何在床上。

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欺负干妈黄冰颜,虽然她心中有些酸酸的,但只因为她早已有预感了。

当时在家时,她就已经发现我看自己的妈妈和姐姐的眼神不对,而且,有时跟妈妈、姐姐的暧昧动作,她也有所察觉,只是她装作不知道罢了所以,也没有叫破来。

而黄冰颜更加害怕此时李玉澜停下说话,她知道张雨婷肯定猜测到了,但她不明白张雨婷没有叫出声来,而且还为我打掩护,这让她对我更加的牙痒了。

不过,这事,她先暂时放一边,她也没时间多想,因为此时,张雨婷也不怎么说话,如果李玉澜也不说话,在这寂静的夜里,我一动,李玉澜铁定会发觉到,到时候,让她怎么见女儿啊!

我可没想那么多,反正在我心目中,李玉澜也已经是内定的女人了,但不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暴露出我和她妈妈的关系,不然,让她印象大坏,再上她就难了。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圆滚滚的枪头硬的像石头一样剐在粉嫩的肉壁之上,满是褶皱的肉壁摩擦着光滑的大枪头,让我如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张开了口,吐着气,欢呼起来。

黄冰颜那薄薄的秘处口的肉膜嫩肉被带进翻出,极具弹性,紧紧包裹着枪头,让我浑身受用不已,秘处中的浪汁如下雨时屋顶漏水一般,根本是止不住,润滑着我的长枪。

细嫩滑腻的秘处嫩肉细细的勾勒出长枪上面那根根暴起的青筋,带给她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爱。

“怎么不理你了,是你自己总说些混帐话。”

黄冰颜憋着一口气说话,张雨婷已经听出她话音中的细微的颤抖,“婷婷,你陪澜澜说说话吧,我困了,先睡了!”

“哦……”

张雨婷神色复杂的看向干妈这边,虽然没看到,但一种男人的长枪干在女人幽谷中的声音还是被她捕捉到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知道我在床上,她也会给忽略。

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的男欢女爱的骚味,张雨婷知道这就是男女的浪液所散发出来的,因为她自己也曾享受过,她心情极为复杂的为干妈和我打着掩护,跟李玉澜说着话,没过几分钟,李玉澜就睡着了。

像李玉澜这个年纪的人最是贪睡,她跟心不在焉的张雨婷说了没几句话,就沉睡过去,而心中纠结不已的张雨婷根本不是没有一点睡意,我看着她在黑夜中将眼睛睁的大大的,看向这边,耳朵竖起,细细地聆听这边的每个细微的声音。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那种自己在和我做时男女器官交合时发出的声音,干妈黄冰颜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娇吟的鼻音也若有若无。

黄冰颜没办法阻止自己的呼吸声变大也没办法不娇吟,因为有人在身边,她被我的大长枪给干的魂离身体,那根带给她无尽快乐的长枪如一条很矫健的飞龙一般在她的山洞之中驰骋、翱翔……

我见李玉澜已经熟睡,我就抽出自己的长枪,坐起身来,左手抬起干妈黄冰颜的左腿,此时她已经不再僵硬着身体,全身如面条一般,左腿被我轻易抬起,我看着那被自己长枪干的翻开的肥美花瓣嫩肉如小嘴一般灵活的闭合起来,真是弹性十足。

看着如此美的幽谷,我忍不住的将大手覆上去,入手处,肉唇温热湿软,柔若棉絮,我的中指指肚按上那粒花生米大小的肉芽儿上面,划着圈。

“哦……不要……马宏……她们都睡了,你快出去……”

黄冰颜此时已经不是冰山美妇市长,而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人,虽然她看不清我,但我却看到她满脸潮红,满眼的哀求,但哀求之中却又有着一股火焰一般渴望。

她的大腿随着我的画圈而想夹紧,但被我给顶住,不让她合拢,以致她的大腿内侧上的嫩肉在微微战栗。

我看了眼正眼睛睁的大大的张雨婷,如果让干妈黄冰颜知道,此时她的干女儿正睁眼看着这边,不知道她是如何感想!

我放开那粒粉嫩的肉芽儿,将干妈的大腿掀开来,自己坐在她的两腿中间,右手扶着自己的长枪,对准那个粉嫩湿热的山洞插了进去,先是滑进那颗大枪头,将那肥嫩的厚花瓣给推的高高坟起。

秘处口上方那道布满浪汁的粉红色的内线也被撑开,两片嫩香的粉红的小花瓣拉开,拉扯起它们上方那粒珍珠一般的肉珠儿,肉珠儿表皮流动着晶亮的浪汁,如一层流质物一般,让人食欲大增。

“干妈,不用担心,反正她们都睡着了,不用理她们,我们先干点我们爱干的事。”

我伏下身也如黄冰颜一样轻声道,说完,直起身来,双手抓在干妈的膝盖上。

黄冰颜此时已经清醒了些,她的双腿用力的扭动,想要挣开来:“马宏,你这是强.奸,这是犯法的,你快放开我,干妈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然……”

“不然什么……”

我边说边缓缓的但坚定的推进自己的长枪向干妈的秘处深处进发,将大花瓣外侧那些粉嫩的唇肉一起带进去,看着长枪上的根根暴起的青筋如灵蛇进洞一般慢慢没在这个仙人洞之中,一直到大枪头顶在一团嫩肉上面。

“噢……马宏……你……你快出去……我是你干妈啊……我们不可以的……你再不出去……再不出去我就……”

黄冰颜紧紧蹙起眉头,随着我人插入,脸上显了一种满足,但她知道我们这样是不正常的,不能这样。

“正是你是我干妈,我才要安慰一下寂寞的干妈啊,我这是关心你,干妈……儿子干的你舒服吧,以后我会经常来安慰你的,你就再也不用寂寞了……”

我一本正经道。

黄冰颜一听快晕了,世界还有比我更无耻的人吗?

说出如此禽.兽的话,竟然还如此冠冕堂皇,不过,当她听到我一阵儿子、干妈的乱叫,不知为何,一种极度快感从心底产生,她的秘处肉壁更加的用力挤压起干儿子的长枪来。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