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将自己胯间的**放开,而是一手拉过旁边的嫩葱玉手。

黄冰颜的手掌白嫩软绵,也很修长匀称,带点儿婴儿肥。

内关穴位于手腕内侧,腕横纹上两指处,两筋之间。

在我的按摩下,一股强烈的酥麻从手上传来,引的黄冰颜全身更加的瘫软,大腿根部不时夹紧松开,玉足也在我那团高耸的硬热的坚挺上慢慢磨蹭起来,当然,那动作非常的轻、慢,慢的我几乎感觉不到。

黄冰颜此时又闭上了双眸,脸上满是满足的表情,这样我精神为之一振,我弄完她的左手又弄她的右手,因为是左手托住她的手,右手按摩,我左手借机细细把玩着那柔软的小手,当然,动作不敢太过放肆。

男女之间的事不能太急,虽然黄冰颜的脚并未移开,但这是两人间暧昧,女人就喜欢这套东西,如果你戳破,铁定玩完。

所以,我知道事情不能这么急,慢慢来,我幻想着过一段间将这个美妇给拿下呢,当然,最好来个母女双飞燕……

一直弄了十来分钟,黄冰颜的快感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小内内被浪水湿透,黏稠如胶水,让她不太舒服了,而且,她快感越来越多,她真怕等下来个高朝,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好了……马宏,酒已经完全醒了,没事了,你去睡觉去吧。”

“还剩下最后一个期门穴,要不了三分钟时间的……”

事实上,我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我根本不给黄冰颜说话的机会,放下她的小手,一左一右,两手就压在那堆高高隆起的酥胸下方,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对大兔子。

虽然隔着衬衫,但以我的角度,我还是能够透过衬衣中间那道裂缝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料子,偶尔还能够看到那深邃的幽沟。

我的只用手指在那期门穴上按了一下,就变指压为横切压下,两根大拇指相对在中间,其余四指并拢朝外侧压下,紧贴乳肉,指尖指向床,这样双手正好一左一右按在酥胸的下方。

我抬头看向她黄冰颜,只见她正好看向自己,于是我停止动作,但却只看到黄冰颜只是微微张了张小嘴,然后就又轻叹一口气,闭上眼睛。

我一见之下,大喜,尝试着慢慢揉动起来,但并未向上揉那酥胸,而是就在这酥胸的下方按摩,黄冰颜的眉头开始有些蹙起,以我丰富的经验,知道这是她有了快感,于是我的劲头更大。

黄冰颜只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感觉袭向心头,身子有些不安的扭动,如蛇一般,压在我长枪上的脚开始用力起来,我也迎合着屁股不时翘起,顶向她的脚板底。

我的手慢慢的开始向上推,非常慢,我都已经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我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临,如果我的手能够攀上这座高峰,那今天就算是取得一个伟大的胜利。

当我往上攀登时,黄冰颜浑身一个颤抖,然而,她并未拒绝,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装作不知道似的,她自己都不太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不明白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这也不怪她,一个这是酒精的作用,但对于女人来说,特别是自制力强的女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她还没醉到不省人事,更不可能会这么随便了,问题在于我自己身上。

随着身体中的那道金光改造我的身体的越来越久,越来越大,我的身体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人看不见,摸不到,它不是金光本身,而是金光对我的潜能开发,这种气息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当然,这致命的吸引力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那个女人对我有着极大的好感,至于是什么样的好感,则在所不问。

那些被我上过的女人,都或多或少受到过这种气息的影响,这才那么容易被我得手,不然,在中国这种地方,想上女人,也不是说上就上的。

当然,黄冰颜不知道,不说她,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事,黄冰颜心中只认为自己的缘分来了,不过,当我的大手覆盖在峰顶时,隔着衬衣一捏自己那两粒已经硬起的**时。

突然,女儿的模样冲入自己的脑海,这让她打了个机灵,突然用力一手打掉我的手,坐起身,脸色变得雪白,用力的推我,冰冷的叱道:“你快出去……”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给搞懵了,不由站起身来,不解的道:“干妈,你干什么啊?”

“快,你给我出去……”

黄冰颜冷声道,眼睛已经没有一丝**了。

我也有点生气了,正想反驳,但看到黄冰颜低头看到自己那高高隆起的帐篷时,眼睛慌了下,躲开来,然后才恢复正常,我才知道是自己太着急了。

于是,我的气马上消了,笑嘻嘻道:“好,我先出去了,那你先睡吧……”

黄冰颜想骂我,但却又不知道骂什么好,只好默不作声,只是将手指向房门。

我故意昂首挺胸的顶起自己的长枪,侧身给黄冰颜看的清清楚楚,这才慢条斯理走向房门。

黄冰颜心下暗恼我的无礼,但眼角却不由自主的瞥向那根雄伟的男根,看到我头也回的走向门口,心下又气恼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哎……女人啊,果真是最难伺候的动物!

就在我走到门口,想回头吹个口哨时……

“妈,妈,你睡着没有?”

李玉澜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你有什么事吗?”

黄冰颜没办法,听李玉澜的声音还有些酒意,估计敲不开门是誓不罢休。

“呵呵,快开门,妈妈……”

我转头与黄冰颜面面相觑,两人有些做贼心虚,而且,我此时根本是见不的人,那根长枪根本一点软下去的迹象都没有,而且,我越是想软,偏偏它就是愈发的硬。

“你你还不软下去……”

黄冰颜焦急的低声叱道。

我苦笑道:“我的妈哎,我也不想这样的啊……”

“妈,你快开门啊……”

我环顾一圈,正想藏到洗手间去,但黄冰颜一把拉住我,指着床的里面道:“你躺在那里……快啊……”

我莫名其妙的躺下,黄冰颜马上将灯关了,然后也躺在床上,这才对外面道:“门没锁,你进来吧!”

门打开后。

“不要开灯,我头晕的厉害,看见白光就晕,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喝多了。”

黄冰颜低沉道,她的房间是门口一个开关,床头一个开关,方便开关灯。

“哦,妈,你没事吧?”

李玉澜焦急道。

“干妈,你没事吧?”

张雨婷的声音也传来。

“没事,除了见光晕之个,一切都还好,你们俩姐妹不说点悄悄话,跑到我这边来干什么啊?”

“干妈,我们想过来和你一起睡,我好久没跟你睡过了。”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