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按摩轻重有力,手掌燥热,凑近她娇躯的身体带来一股浓厚的男人气息,一种异样的滋生而出,引得两条大腿夹紧,挤压着自己那两片肥嫩的花瓣,花汁再次涌出,慢慢的渗透自己的小内内。

没有使用神眼的我当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情况,我接着按摩起来,右手沿着头发而上,来到百会穴,指肚对准穴位,刺激着穴道活跃起来。

黄冰颜又开始轻哼起来了,突然,她停止下来,大概是喝了酒,她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声音太娇媚,自己怎么能够发出如此浪荡的声音,这叫她如何面对正在按摩的去啊。

我正觉得奇怪,美妙的声音为何停止了下来,看到她的脸颊突然艳红如烧透的木炭一般时,心中一荡,但紧接着心中打了个激灵,我也发现了不妥,我赶紧停下,叫道:“干妈,我们换个地方吧,来,我来给你按小腿解酒。”

我暗恼自己,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个按摩还真的有点效果,就是解了点酒,让她清醒了些。

我心下想着,动作不慢,马上站起,转身坐在靠近床尾处,好在是坐着,不然那鼓起的帐篷实在就太显眼了。

不过就算这样坐着,那帐篷还是很明显,只不过刚刚微微仰卧的黄冰颜一下还没有注意到。

黄冰颜真是清醒了点,她认真看向我,发现我的目光竟是正常的,没有刚才那股**,不由松了一口气,但不知为何,却又有一股失落感,看着我那有些期待的眼神,心下一软,本想让我出去的话,给咽了下去,然后轻声道:“好吧!”

我听了笑了起来,抱起她黄冰颜的两条小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对她黄冰颜笑道:“干妈,这个按摩要找准穴位,最好是不要隔着东西,我将你的袜子脱下,将你的裤脚挽上到膝盖处,好不好?”

黄冰颜听了,略微思考了下,然后点头道:“你看着办吧!”

我大喜,将她那双肉色丝袜慢慢的脱掉,一付晶莹如玉的白皙嫩足呈现在眼前,脚趾白嫩如葱根,微微蜷缩,如洁白的雪蚕一般可爱非常,整个小脚浑圆饱满,脚踝微微凸起,肥嫩可爱,看着我食指大动,真想去咬几口,舔弄几下。

我不敢多看,但我却忍不住的将两小腿往自己的长枪方向移了移,然后,我才将她黄冰颜的裤脚往上捋,堆在她的膝盖处。

然后,两截白嫩的光洁小腿也露出来,我吞了吞口水,这次,我注意影响,没有咽出很大的声音,这才开工。

我首先捞起她黄冰颜的小脚来,一手一个,摸到她的脚趾处,寻找到第二根脚趾根部,想寻找厉兑穴,但就在我一按摸到她的脚趾时,黄冰颜轻叫一声,小脚一抖,猛的抬起,向后缩,下意识的我一把捉住它们,按向自己的胯间。

“啊……马宏,对不起……啊……你……你……”

黄冰颜开始是在脸上布满了笑意,但紧接着,她的脸就红如滴血,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脚正好压在一根粗壮、燥热的物什上面。

做为过来人,她一下明白那是什么东西,这时她全身一软,竟无力抽开自己的双腿,她第一个反应不是怒骂我,而是在心中感叹道:“好大好粗好烫啊……啐,自己在想些什么啊?”

好在,她一说话,我就吓了一跳,赶紧将她的两条小腿移开一点。

“干妈,我,我……”

我呐呐不知说话。

“马宏,我怕痒,那个刚才太紧张了,以为你弄到脚板底,不好意思啊,格格……”

黄冰颜说完,对着我吐了吐舌头,一做完,她就知道不妥,自己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做这种如少女一般调皮的动作,实在是太恶心了,这一下,她都不敢看我,赶紧闭上眼睛。

我确实被吓了一跳,但却不是被恶心到了,而是没想到她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竟对我做鬼脸,我一下子发现与她之间的距离近了好多好多!

而且,她的动作并不是她自己想的那样叫人恶心,而是真的太可爱了,再加上她吓的赶紧闭上双眼,更是同一个害羞的少女没什么两样,这座冰山一般的美妇,有着让人着迷的内心世界……

一种叫暧昧的气氛充盈在整个房间中,黄冰颜紧闭双眼,但那不时抖动的眼皮子却出卖她内心的紧张。

寂静的房间中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声音和我那越来越粗的呼吸声音。

“马宏,你还按摩不按了……你是不是困了……先去休息吧。”

最终还是黄冰颜的定力强,只过了一会儿,她的脸色就几乎恢复正常。

“没事的,我现在帮你按脚趾的厉兑穴和小腿的足三里和三阴交穴……”

说完,我就又摸向黄冰颜的第二根脚趾处,这次黄冰颜只是微微颤抖了下,有了心理准备,就没那么敏感,不过,毕竟是黄冰颜最敏感点之一,没弄几下,黄冰颜就感觉到自己脚上的大手引起的快感传染到下体处。

“马宏……不要弄那里了……”

这话怎么听就觉得暧昧,显然黄冰颜自己出察觉到,马上就又道:“你按其他的什么足三里吧……”

我恋恋不舍的放下她的脚,然后精神一振,就找起足三里来了,足三里在下肢外侧膝关节下方3寸,胫骨粗隆的前下方凹陷处,三阴交穴位于胫骨内侧缘,距内踝三指宽处。

我也是因为喜欢喝酒,而且经常醉酒,所以才学会这些东西的。

我恍惚觉得自己在做梦一般,感受手掌心的柔嫩,心中的火焰喷薄而出,看着紧闭双眼的她,再也忍不住的我,慢慢的将双手中的两条**移向了自己的长枪处。

黄冰颜似乎毫无所觉,她的眉间早已散开,以前那股忧郁早已不见的踪迹……

当我将她黄冰颜的脚放在自己的帐篷上时,黄冰颜终于有了反应,她想抽出自己的脚来,但力量太小了,小到我只是微微的一按,她就不动弹不了。

感受到那根燥热的长枪,黄冰颜娇躯软绵,两条大腿紧紧夹住,微微磨动,让两片肥嫩嫩的大花瓣摩擦起来,止不住的浪汁从下面那个粉嫩的秘处中流出。

她的两片大花瓣如小嘴的嘴唇一样,一挤,一粒珍珠一样的晶莹浪珠被挤了出来,但马上被紧贴在娇嫩的花瓣外的丝绸小内内给吸收了。

我也不敢太大的动作,我的手还在帮她按摩穴位,嘴里啧啧称赞道:“干妈,你的皮肤真好啊,光滑水嫩,真是太美了……”

“马宏,你可一点不老实啊,连我的豆腐也敢吃……你不怕我吗……”

“你这么好的人,会有怕吗,而且我说的事实,更不会怕了,你以为我拍你马屁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