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尴尬道,不过心中直感叹道好大好白好嫩。

“哈哈,妈妈,我说他是个大坏蛋吧,你还不相信,现在信了吧?”

李玉澜在一旁早就看到了,但她的心思很奇怪,我这样看自己的妈妈,她觉得是自己的妈妈太漂亮了,而妈妈在她心目中就是最漂亮的,我这样看,是情有可原的,所以,听了妈妈的话,这才有些幸灾乐祸。

越年轻的女孩,她们的心思就越奇怪,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澜澜……”

黄冰颜冷下脸来。

但李玉澜根本不理她,反而向她做了个鬼脸,黄冰颜也没有办法,她虽然是个市长,不知道有多少下属面对她时会战战兢兢,但唯独自己的女儿是绝对她的威严可是无视的。

“让你见笑了……马宏,你也不用叫我黄市长了,你可以叫我冰姨……如果你愿意认我做干妈,我倒是真想认你做干儿子的。”

黄冰颜捋了捋鬓角的一缕头发,说出了一句让我有些发呆的话来。

“怎么,不愿意啊?”

我想不到馅饼又从天下掉下来,有个当常务副市长的她傻子才不愿意,听了黄冰颜的话,我马上心思活络起来,最近对于女人,我已经有了一点心得了,我赶紧道:“哪里不愿意,只太惊喜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顿了一下,果然按我所想的,四个女人都看向我,不知我想说什么,我也卖关子,接着道:“你这么年轻,就像我姐姐一样,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

黄冰颜听了,淡然道:“我都是老太婆了,还年轻!”

“呵呵,这绝对不会,没有人会认为你超过二十五岁的,不信你问雨婷和澜澜她们……”

一旁的李玉澜和张雨婷都快速的点头,不过李玉澜喃喃道:“又来了一个马屁精,不过这次倒说的是实话。”

“好了,好了,不说了,再说,我都没澜澜大了……”

“是嘛……妈妈最漂亮……又年轻又漂亮,嘴馋死某个大坏蛋去……”

“澜澜,别没大没小的……来,马宏,她先敬你一杯……”

我赶紧站起道:“别别别,她,怎么说都是我先敬你啊,要是你敬我,我可不敢喝了,这酒,一定要我敬你才行。”

“那好吧。”

黄冰颜也没有坚持,她认我做干儿子也不是随意的,如果不是有前面我舍身救张雨婷,而且我又是至交好友谢美芸的干儿子,就算是我今天救了自己的女儿,她也不会轻易的认我做干儿子,但有前面的铺垫,可以证明我的人品还是很好的。

她哪里知道,虽然我的正义性人品值得称赞,但在男女之事方面,她绝对是引狼入室而不自知。

“我也要喝,我也要喝……本姑娘现在心情郁闷,我也要喝酒解愁……”

黄冰颜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女儿和张雨婷那期盼的眼神,心下一软:“好吧。”

“耶……”

李玉澜欢声跳了起来,就要倒酒时,却被黄冰颜拦住了,她不解的看向妈妈。

“要喝可以,不过难道你们也想喝白酒……这不行,你们喝红酒就可以了!”

李玉澜听了如小兔子一般一蹦就跳开来,冲向里边的一个屋子里,我注意到原先黄冰颜也是从那里面拿酒出来的,估计是她们家的储物室。

黄冰颜这时,看向李丹娟,笑道:“娟娟也坐下来喝点。”

清秀的李丹娟赶紧摇着白嫩的小手道:“不行的,阿姨,我不会喝!”

我发现李丹娟有些内向,估计是刚刚从农村出来的。

“没事的,我说能喝就能喝!”

黄冰颜命令式道,她的声音有点冷,李丹娟哪里受得了,被她这么一说,就不再多说了,而是走进厨房,拿三个红酒杯出来。

这时,李玉澜已经将红酒拿了出来,为三人倒上酒,黄冰颜这时就站了起来,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嗯,刚刚打断了,现在我们来为今天的喜事干杯!”

话虽如此,其实黄冰颜脸上只是柔和许多,但还是没有笑容,我心下在想,这种冰山美人要是情动起来,那该有多美啊!

“干杯,干杯……”

李玉澜与张雨婷两个也大声叫了起来,估计她们早已习惯黄冰颜这样。

于是,一时间气氛倒是非常热闹起来,一杯酒下去,四个女人脸上都飞起一朵红晕,不过黄冰颜的脸红了会儿就又变白皙了,果然是酒精考验过的,而李玉澜三人倒是白嫩小脸娇艳欲滴,似三朵嫩花瓣似的,看的我心痒痒的。

也许是女儿懂事了,也许是认了干儿子,也许是平时的压抑太深今天有了释放的机会,黄冰颜今天的心情特别的好,喝酒也喝的非常的爽快。

好在我的酒量也是非常不错,我估计自己的体质越来越强,对这酒水免疫力也越发地强,所以,我倒不怕自己会喝不过黄冰颜,而且,俗话说的好,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我当然恨不得四女全部都喝个半醉,让我有机可乘。

在喝了一瓶酒后,黄冰颜有些酒意了,于是就问起我工作上的事来,听闻我还刚刚进入单位,也就没什么多说,也是,在政府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有人脉,但没有政绩,那别人想帮你也困难啊。

半个多小时后,四个美人都喝的满脸通红,李玉澜与张雨婷两人有点上头,大眼睛有些朦胧起来,突然,张雨婷对黄冰颜格格笑道:

“干妈,你不想知道澜澜为何会变好吗,这些啊都是我的马宏哥……喽……现在也是澜澜的马宏哥的功劳,澜澜啊她啊,要不是马宏哥,澜澜到现在都不会理我……”

李玉澜有些感动,又为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难堪,她听了张雨婷的话,眼泪又要出来,不过,张雨婷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她大羞起来。

“……呵呵,你看看,刚刚我跟她说马宏哥最讨厌太妹的装扮,她马上就换了,我看啊她已经不可自拔的喜欢上马宏哥了……”

“婷婷……你在瞎说什么,你才是呢……哼,今天傍晚也不知道是谁,不知羞的……唔……”

张雨婷赶紧捂住李玉澜的小嘴,于是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脸上又是泪水,又是笑容的,简直像两只小花猫。

“你们两个赶紧去洗洗……”

黄冰颜道,这时的她心情特好,那冰山容颜快要消失了,看向我的眼神完全是愈发的柔和了。

李玉澜与张雨婷两人听了,相视而笑,然后在吵闹中上了楼,进了李玉澜的房间,就没再出来。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