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去管我,看向李玉澜,李玉澜本来在抗拒的,突然间那个酒鬼飞起来,然后在旁边黯淡的灯光映射下,一个让她既讨厌又有些异样的男子站在了自己面前,她脑袋一热,刚刚还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救了自己……

所以,她下意识的,扑向了我的怀中,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扑到我的身上。

我也没想到李玉澜会扑过来,不过,我倒没想多少,看着她满是泪珠小脸,不由心下一动,暗想这还是个孩子啊,自己跟她怄气真是太小家子气。

,这么一想,我实在是真真正正的放下对李玉澜的成见,感觉她还是蛮漂亮的,而且,这时一看,还感觉她的容貌都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不想这些,我抱着女孩那柔软的小腰,不顾不上去体验她那一对软绵绵的玉兔的摩擦,而是扭头看向那个男子,一看之下,我本是愤怒的眼神变了。

让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子竟是柳阮林,堂堂大学教授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之事来,我那本是呆了一下的心,更是怒火熊熊煅烧。

我抱着李玉澜走了过去,清查过来的李玉澜正想挣扎,我用力一抱,轻叱道:“别动!”

李玉澜不知为何,竟真的停止了挣扎,她自己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吃惊,她可是从来不听父母的话的。

不说李玉澜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却说我走到柳阮林身边,看到旁边有一个消防水龙头

我一把拉着柳阮林走到水龙头边,将李玉澜放下,正要弯腰去拧开那个水龙头,此时,张雨婷小跑过来,气喘吁吁道:“马宏哥,玉澜没事吧!”

“有没有事,你自己问她!”

我也不回头,手一用力就拧动了水龙头,“你们俩让开点。”

李玉澜本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张雨婷的,听了我的话,她一下没明白过来我想干什么时,张雨婷一把拉起她的手就走开来。

本来李玉澜想挣开来的,不过,不知为何,竟没有挣扎。

消防水龙头一被拧开,就如机枪一般喷射出一股巨大的水流,喷洒在柳阮林的头上,然后我飞快的将盖子盖上,“咳咳咳……”

柳阮林睁开朦胧的双眼,良久才看清眼前的三人,他其实虽然喝醉,但并未忘记刚刚的事,只是耍酒疯而已,当看到我那一脸的愤怒,不由的脸如火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口中呐呐不语:

“是,是……马宏啊……你好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我见柳阮林一副极度羞愧的神情,又不敢看自己,本想怒骂的话咽下去:“你……唉……你走吧……”

我突然想起自己上了冰姨,怒火就小下来,真正说起来自己也比我强不了多少,不过至少冰姨是自愿和自己的,而李玉澜还是个孩子,比柳燕妮都还小一两岁,我竟然也下得了手。

“不能放我走,要抓他去公安局……”

李玉澜叱道。

“我说让他走就让他走。”

我瞪了李玉澜一眼。

“你……”

李玉澜看到我那愤怒的面孔,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嘟嚷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抓就不抓……大坏蛋……”

柳阮林那顿了一下的脚,赶紧狼狈而去。

柳阮林一走,三个人就有点尴尬了,刚刚三人还三位一体过,但毕竟李玉澜跟我不熟,气氛就有点僵。

突然,李玉澜将手一甩,甩开张雨婷的手道:“我要回去了,今天……今天谢谢你们了……”

张雨婷有些微微失望,不过她还是看向我道:“马宏哥,我们送她回去吧!”

我也有点不太放心,于是点头道:“那我们搭车回去吧,不过,我们还要走一段路,才能搭得到车。”

李玉澜也有点害怕了,刚刚吓到她了,她在学校只不过是好玩,虽然一副小太妹的打扮,事实上,社会经验还是不足的,只是一种青春叛逆行为罢了,听了张雨婷与我的话,也不拒绝,于是三人一起往前走。

一路无话,一个是三人挺尴尬,另外一个李玉澜与张雨婷似乎有和好的迹象,但是却又两人不知从何说起,两人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现在这个样子的。

十来分钟后,三人上车,李玉澜坐在最左边,我坐在中间,张雨婷坐在右边,这是我故意的,我害怕李玉澜突然打张雨婷。

倒是那个中年司机一看我带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少女上车,自己还坐在中间,不由从车内的后视镜中不时偷看两个美少女,直至我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才有所收敛。

“马宏哥,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李玉澜,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哦,你应该认识她妈妈,她妈妈就是黄冰颜副市长,也是我的干妈呢……”

张雨婷实然道。

“啊……最好的朋友?”

我奇异的看向张雨婷,看到她向自己眨眼睛,不由惊讶的语气就了,“哦,这样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