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插的太深了,我感觉到自己的枪头早已插到花宫腔中,枪眼更是抵在花宫腔中的软肉上了,那里太娇嫩的,估计弄疼女孩了。

我赶紧将长枪抽出来些,留下大半在里面,也不再抽送,而是如一根在锅中搅动的棒子一样打着圈,当然,张雨婷的锅那可是紧窄无比,锅口张开,是我的长枪撑开的。

我放开按在双腿上的手,撑在石凳上,以张雨婷那紧窄无比的山洞为中心,环绕着打圈起来,长枪上面的根根凸起的青筋在娇嫩的花瓣边沿,张雨婷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滚烫、力量与坚硬。

每次我那粗硬的毛发轻轻的刮在她那粉嫩的肉芽儿上时,她的身体就泛起阵阵战栗,她刚刚松驰下去的秀眉,竟又开始蹙起,不过,这次是舒服的难耐之色。

“爸爸……爸……难受……嗯……舒服……好舒服啊……啊……”

我低头看了下两人的交合之处,上面泛起点点白沫,女孩那白皙又带着点粉红的山丘娇嫩可爱,上面涂满着亮晶晶的涎液,秘处口中一抹粉红色的肉壁若隐若现,两片粉白的大花瓣一缩一张的。

那粒肉芽儿挺立在大花瓣中间,如火晶石一般剔透,润滑的浪液如深山岩石壁上渗出的水,流不止,潺潺而下。

“宝贝,爸爸的长枪大不大……”

我本来不想让女孩说这些浪荡话的,可是此时,我已经也兴奋起来,口无遮拦的乱说起来。

“爸爸……爸爸的长枪好大……大……好……长……噢……干死女儿了……”

张雨婷哀鸣不已,螓首飞舞,双腿早已环住在我的腰上,一只皮鞋不知何时掉在地上,一只还穿在脚上,掉鞋的脚上一只洁白如雪的袜子里娇嫩的小脚在那只穿着鞋子的脚背上蹭着,蜷着脚趾,另外一只皮鞋也已经有些松动了。

同时,她大腿内侧的嫩肉不停的绷紧松开,想要夹住我的腰,但却怎么也夹紧不了,而且还跟着我的腰部做圈形运动,这又似乎在帮助我运动干自己。

弄了三五回,我又开始抽送起来,长枪裹着那粉嫩肉片,进进出出,蘑菇一样的枪头刮搭着娇嫩的肉壁上的泉水,由那深深凹陷的冠状沟带出。

水晶一般的浪液不要钱似的,从两人的器官涌出,男人的长枪与女孩的幽谷之间干动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传出老远,那声音如水鸭咂水一般,而男人那垞硕大的核弹一下一下打在女孩的屁股肉上,如同是木剑撞击的声音。

这两种奇异的声响与男人急促的呼吸,女孩那娇媚的娇吟酝酿出一首动人心弦的歌曲。

我越干越快,我也不再换动作了,伏下身子,一边大嘴亲吻着女孩的湿润小嘴,一边屁股翘起又压下,长枪如一根做着循环往复的轴承一般飞快的干着女孩的幽谷。

女孩小嘴被男人的大嘴覆盖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琼鼻中不停的发出舒服的娇吟。

“呜呜……哦……”

女孩都快承受不住了,太激烈了,她那双妩媚的大眼早已布满了朦胧雾气,鼻翼张开,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一双小手儿紧紧攥住我的衣袖,小屁股用力的向上顶,不再放下。

因为她感觉到那股汹涌的高朝就要来临,现在她一切都为追寻那股巨大的浪潮而做的最后冲刺准备。

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枪头的酥麻,不时的,我的长枪膨胀一下,我知道自己快要发射,而且我也感觉到女孩秘处的收缩,小屁股的迎合。

于是我开动马力,不一台永动机一般,不知疲倦的抽送着自己的长枪,刮搭着女孩那嫩滑无比的秘处,滑腻腻的秘处肉壁如女孩的小嘴的脸颊嫩肉一般蠕动,紧紧的收缩起来,不再张开。

“啊……爸爸……要……”

张雨婷小嘴躲开我的大嘴,娇喘着两眼无神的看向天空,雪白的颈脖露出,两腿死命的夹住我的腰身,秘处最深处的口子张开,花汁如决堤的洪水从秘处最深处喷薄而出,“不要动……爸爸……不要动……哦……”

我此时背脊如电解,头皮发炸一般长枪如一把刀一般捅到女孩秘处的最深处,包皮被紧窄无比的秘处肉壁夹住拉下,枪头挤开那紧窄无比的花宫口滑进最深处的花宫腔中,正好遇到女孩那股洪水般的花汁,被那炙热的花汁一烫。

一样燥热如岩浆的热泉喷射而出,与那些洪水花汁交融在一起,两人的体液是如此之多,不仅让张雨婷感觉到自己小腹有些涨起来。

而且我也感觉到自己的长枪进入到一个无比温暖的温泉中浸泡着,就像婴儿回到母亲的怀抱一样温暖,让人迷醉。

两人都不再动弹,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燥热的呼吸喷打在而言的脸上,两人深情的看着对方,我忍不住的低头亲吻起女孩的小嘴来,女孩伸出粉滑腻的香舌,温柔的纠缠着。

女孩香甜的舌头有点冰凉,嘴唇也一样有点冰凉,但她的小粉脸却是红如怒放的玫瑰,并且是滚烫的,我猜测这大概是极度高朝的现象。

良久,张雨婷的小手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下,我抬起头,疑惑的看向女孩,只见张雨婷蹙眉轻声道:“爸爸,难受……你出去吧!”

我本来还想继续泡在里面的,但这个姿势不仅自己不舒服,而且女孩更不舒服,刚刚在干时还不觉得,但现在安静下来,却觉得这个动作真的有些别扭。

于是,我抽出自己的插在女孩体内的武器,却见女孩就像被抽出插在身上的刀一样,痛哼一声,然后才秀眉舒展开来,一股舒服的神情现出。

我这才目瞪口呆的看到女孩的秘处口喷流不止的流出大量的浪液来,如一条小河流一般。

在那浪汁一喷出时,我赶紧双手插进女孩的腿弯来,半空抱起女孩,让她那粉嫩如桃花瓣的大花瓣大大张开,大量的浪水当空落下,滴落在石凳上而,这才避免了浪水弄湿女孩的裙子。

“不要了……爸爸……太羞人了……快点放我下来……”

也是,如此浪荡的动作,下体完全展现在情郎的面前,让张雨婷情何以堪。

我无语,都已经是干屄这么多次了,又不是没见过,真是不懂女人为什么还是如此害羞。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