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已经黑了,近距离也只能隐约的看到人,像现在男人如果正常的看女孩,也只能模糊的看到她的面孔。

我看到女孩近在咫尺的白里透红的小耳朵,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含住,舌头在她的耳朵上一搅,让女孩浑身颤抖,双手箍紧了男人的脖子。

强烈的刺激与兴奋,让女孩的秘处中的水越来越充沛,像春雨一般连绵不绝的渗出,也更加适应男人的长枪来。

男人一边含着女孩的小耳朵,一边小幅度的向上顶,女孩也开始双脚尖撑在石凳上,屁股上下颠簸起来,同是男人的左手按在女孩的肉芽上揉搓。

右手从她的校裙中抽出来,扯出她的白色校衣来,大手钻了进去,此时我已经不担心被人看到了。

我的大手先在女孩的腰侧部摸索,引的女孩更是一阵阵快感异常。

“宝贝,舒服吗?”

“爸爸,女儿好……好舒服……嗯……爸爸好大……都顶到女儿的心了……好深……好闷……呜……”

女孩一对大眼迷乱起来。

我听了狼怀大慰,浪笑道:“来,宝贝,自己动……”

“嗯……”

女孩轻哼应道,紧咬下唇,都将她那红润的下唇咬的有些发白了,两脚撑在石凳上,慢慢的向上起,一直到最上端,她清晰的感受到那根燥热巨大的长枪慢慢从自己的体内滑出。

那种滋味实在难以形容,似乎心口那种闷闷的感觉没有了,但又出现一种失落的空虚感,到最后,她又缓缓的坐下,然后那种充实的满足又来了。

因为男人的长枪是向小腹方向压的,在女孩的秘处中,枪头自然而然的就顶在秘处的向她小腹的方向,像一根石棒头在一块石壁上划过似的,当然这石壁是粉嫩柔软的肉壁。

枪头带出的丝丝浪线被那个紧窄的小山洞往上一拉,秘处口旁边的两片大花瓣如同小嘴的唇瓣一般紧紧包裹住那些浪线,不让它们流下,随着女孩的坐下,那些浪线更是再次回到了秘处嫩嫩的肉壁上。

我的大手早已攀上了女孩的**之上,乳罩也被我解开,从衬衫的下摆拿出来,放在石凳的一边,自己也不动了,只是偶尔屁股向上微微一顶,配合一下女孩。

我专注于手中的玉兔和大嘴轻舔的女孩的耳朵、脸颊、小嘴、颈项,那些上面留下了我的痕迹,不时的,飞驰而过的汽车灯光照在上面,反射出晶亮的光芒来。

女孩这样上下颠簸三十几下,双腿已经完全没力。

“爸爸……爸爸……我……我……没……没……帮帮……女儿……噢……呜……”

女孩哀求道,那种哀怨的娇吟声,就是铁石心肠的人听了也会软下来,我更不用说了。

我大嘴离开女孩的修长的脖子,五指分散压在女孩的**上,站了起来,女孩吓的赶紧紧抱男人的脖子,同时女孩的裙子下摆落下,罩住两人器官的交合。

“宝贝,让我来,受不了了,可以叫停!”

我用我那有力的双臂,将女孩的屁股定在半空中,在女孩还没有明白过来时,就抛动起女孩的屁股来,开始三次慢一点,但到第五次后,我就飞快的抛动,而且自己的长枪配合着往里顶。

“啊……爸爸……深……噢……太深了……爸爸……”

其实此时我的枪头进入的地方根本没有到达花宫,只是这样的姿势让女孩感觉到男人的长枪似乎顶的更深了。

这也是我,换了一个人,哪里有如此大的力气,我此时一抛动,就抛了百来下,以我的体质,都开始呼吸急促了,额头也开始冒汗了,而张雨婷更是不堪,早已汁液横飞,晕头转向了,昏昏然,以为自己升天了。

“爸……爸……要死了……女儿要死了……女儿好快活……干死女儿了……干……干死……女儿吧……美死……了……哦……顶到花心了……太深了……”

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随着自己的快感加深,又加上女孩阵阵的爸爸女儿的,我已经完全顶进去,顶到底,那枪头早已没入到女孩的花宫颈中去。

细窄无比而且柔软无比的花宫颈包裹着我的硕大的枪头和那深深的沟棱,让我爽的也几乎也想叫。

当然,张雨婷的娇吟声不是很大,在这种公众场所,她也和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两样,非常的紧张不安,但又极度刺激与兴奋。

我听了美少女的话,长枪更加的坚硬了,干的也越深了,美少女那娇嫩的密洞粉肉如胶一般的粘在长枪上,被拉长。

美少女自己也能够清晰感受到男人的长枪上面的根根暴起的青筋的形状,有力、强壮、安全,是的,如此有力的长枪,让她打心底感觉到一种安全。

不同与男人对她保护如同父亲一般,这种**上的安全是直接而感触极深。而自己紧窄娇小的秘处紧紧包裹中的那朵蘑菇头上面的棱沟刮在自己那娇嫩的肉壁上。

让她得到的是一种深深的占有,是的,是她占有了男人,这时男人是属于她的,爸爸是她的。

“爸爸……我……爱……你……你……是……我的……”

女孩娇吟着。

感觉着美少女那粉嫩的肉壁,柔滑如丝,但却又那么的紧,我抛动着美少女的速度越来快,越来越快。

“爸爸也爱你,宝贝!”

我喘着气道。

“啊……”

女孩的声音如寒冷的冬天中发抖一般断断续续,声音也越来越大,突然,她双手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环在男人窄腰两侧的**紧紧的箍住,秘处一阵阵的收缩,“不要动……啊,爸爸……爸……要死了……”

男人怜香惜玉的站着不动,感觉着娇嫩的花宫颈和女孩的秘处的收缩与挤压,滑嫩的肉壁上的浪水润滑着男人的长枪,但女孩的秘处太过紧窄,能够丝毫不动的卡住男人的长枪。

女孩娇喘如兰,小嘴儿如寻食的小鸡,在男人的脸上乱亲,男人知道她是想接吻,于是头一歪,就将大嘴压在了女孩的小嘴儿上面,一条粉嫩的小香舌就探出来,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嗯……哼……”

女孩娇吟喘喘,舌头动了两动,就没有力气,男人只好含住不放,然后将舌头钻进女孩的檀口之中。

女孩的鼻翼如两张扇子一般一张一翕的,呼出来的气带着一股清香味,她们母女三人都有着这种香味,估计是因为体质遗传的原因,那是一种淡淡的幽兰清香味,非常好闻。

男人想到她谢美芸,长枪不由的更加的胀了起来,女孩能够清楚的感觉男人那雄伟的力量,不由轻哼了一声。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