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头不能动弹,但我的舌头还在秘处里面搅动不休,吸吮着花瓣中的花汁,舌头尽量往最里面钻,舌尖都已经抵到秘处中间处上方的一个凹槽处,我知道那就是杜晴的G点,于是更加的努力伸进,用舌尖在那处用力的顶。

杜晴的感觉自己的心都是要跳出了口腔,那根灵活的舌头似乎在自己的心上舔弄,还未退下的潮水再次冲击而出,一股更大的花汁从秘处最深处席卷而来,她的两瓣大花瓣更是硬的像石头一般,死死的夹紧、痉挛……

“啊……”

杜晴尖叫一声,这次可是一个大高朝,而不是一个小高朝,从未有过的快感打在心头,要知道唐振业可从来没有帮她咬过,这种体会让她的淤积多年的欲望发泄而出。

海量的春水与涨水一般从我与杜晴的幽谷之间溢出,滴滴落在沙发上,还有些在我的嘴角与杜晴的密洞之间牵着长长的丝线。

杜晴如用尽全身力量夹住我的头,不让我动,浓浓的春水不停的从她的竖起的嘴中吐出,都已经堵住我的鼻子,我嘴巴不能呼吸,鼻子又被堵住,而杜晴又死命的夹住我的头,让我无法呼吸,我快窒息了。

我苦笑着暗忖,自己不会是第一个被女人的秘境夹死的人吧!

但就在这时,我体内那股热流涌出来,似乎整个人的身体的毛孔张开,我变得不再闷。

好久之后,杜晴的两条腿如面条一般软软的耷拉起来,我这才从她的胯间抬起来头来,看着杜晴全身也如烂泥一般瘫软在沙发上,两眼无神,不能聚焦,小嘴娇喘微微。

两手早已从我的头下滑下,一手瘫在沙发上,一手从沙发的边沿滑下,手指几乎着地。

我脱下美妇的小内内,擦干自己的脸来,美妇人早已经无力挣扎,任由我的摆布。

小内内上一股香味传来,淡淡的,我想不到杜晴竟有如此体香味,不由用小内内捂住自己的鼻子,然后深吸一口气。

杜晴这时已经恢复了点,看着我那副浪糜样,尽管高朝未退尽,脸上还是一阵阵发烫。

我坐直来,拉下拉链,释放出自己的武器,像一杆标枪一般,直指美妇的玉门。

我也不脱下裤子,拉起她的两腿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右手扶住自己的肉枪,对准那微微张开的山洞,屁股向前一顶,半根长枪就滑了进去。

“哦……轻点……太大了……”

杜晴的良田已经太久没有耕耘过,虽然秘处比起唐燕飞的来宽阔了些,但我的却是根巨无霸,突然遭到攻击,一下没有进入到状态中。

我倒是很兴奋,以前其他的女人,包括李冰薇与吴君妍两人的秘处都非常的紧窄,让我不敢用太大的劲,生怕挤坏她们,这次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能够一杆子进去差不多一半的秘境,这让我如何不喜。

“叫老公……好岳母……”

我慢慢的滑进自己的长枪,一直进去泰半,这才到达秘处底部,来到一个小肉孔处,那是美妇人的花宫口。

“好岳母,我是不是已经到达你的花宫口了啊,以前,燕飞就是在这里面孕育的吧,我来到了燕飞的故乡了……哈哈……以前燕飞就是从这里慢慢来滑出来到你的秘处,最后从你的秘处口生出来的吧,你看,现在我的整根长枪都重复着燕飞走过的路径……”

“不……不……不要再……说了……你好好的干我……干……就是了……啊……”

我看杜晴说的难为情,可是我明显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秘处在不停的一紧一缩的,特别是在说到唐燕飞时,她的秘境夹的更紧。

“叫老公……好岳母……”

我继续刺激着美妇人,同时开始在她的秘处中抽送起来。

“老公……干我……啊……用你的大长枪干死我吧……啊……”

杜晴**起来。

我想不到杜晴竟如此的会**,也兴奋起来,长枪更加的壮大起来,抽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口中叫嚷道:“好岳母……岳母阿姨……我的长枪比起岳父的来……哪个干的你更爽啊……”

“呜……马宏……求……求……你在这……时不……要说我……好……不好……啊……太深了……用力……再进去些……哦……”

“说啊……岳母……好岳母……我的长枪大些……还是……呼呼……岳父的大些……”

我不放过她,还是要逼她说出来。

“你的……的大……啊……慢点……哦……快点……要死了……不行了……”

我越抽越快,带出四溅的春水雨滴,喘气吼道:“快,快叫老公……叫女婿……”

“啊……老……老……公……不行了……哦……好深啊……再用力……”

但那女婿她实在是叫不出口。

“岳母……好岳母……妈……妈……女婿干的你爽不爽……到最深没有……女婿的长枪大不大……干……我干死你……这是唐燕飞的故乡……快叫女婿……”

“啊……马宏……不要……我,我叫不……出来……求你了……干死我吧……”

我的眼睛红起来,身下的美妇变成另外一张我怎么也想不到美妇的脸,但我却安全感变得更加的激动与兴奋,长枪更加的坚硬。

剩下的一截长枪没根而入,枪头滑到一个软绵无比的所在,那是美妇的花宫颈,那环环如肉球一般的软肉如婴儿的小嘴吸奶一般吮吸着我的枪头。

我是次次到底,枪头撑开那细小的花宫颈,感受着那羊肠小径的紧窄与有力,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低声吼道:“妈……妈……”

“啊……马宏,好马宏……死了……用力……干我……深……再深……慢……”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两人同时停止动作,杜晴也从欲望中清醒大半。

我拿起旁边茶几上的手机一看,正好是唐燕飞的,我也不抽出自己的长枪,我知道这时候唐燕飞打电话回来,肯定不会是在门外打的,并且我的嘴角挂起一丝邪笑,屁股向前顶,慢慢的在杜晴的幽谷之中抽动。

“燕子,有什么事吗?”

“马宏,李书记要的文件一下子找不到,我要一会儿才会回去,不好意思了!”

唐燕飞抱歉道。

“我跟你还用的着说那些吗?”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