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你快放开我,这是乱来,你知不知道……”

“没关系的,没有人会知道的。”

我不再让她说话,一口啃咬起她的小嘴儿来,体香、酒香混合在一起,更让人着迷。

但杜晴根本就不张开嘴巴,我只能舔咬她的红唇,湿软的红唇非常的爽口,入口即化似的。

我在那天用神眼看到杜晴在自蔚时就已经下定决心干上这个岳母,而且听唐燕飞说过,唐振业一年到头都不回家,再加上我看到唐振业那一副瘦精精的样子,哪里会与杜晴有过房事。

而且,唐燕飞说过,她妈妈跟她爸爸关系不好,连她自己也与她爸爸关系不好,这更加让我确信,这个女人肯定空虚、寂寞,需要安慰。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杜晴此时也已经有些情动了,秘处肉壁中不停的夹紧,带动着两片肥软的大花瓣也如玉蚌一般夹紧、松开,夹紧、松开,但我这个女婿的身份,让她怎么也放不开来。

我见岳母死不张开小嘴,也不管她,大手下滑来到一个高高隆起的山丘,两瓣肥嫩的大屁股柔软而肥美,我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几乎凹陷下去了,但又极富弹性,将我的手反弹回去。

杜晴在我一捏揉她的大屁股时,细腰向前一挺,小腹完全贴在我小腹上,一根巨型的长枪夹在两人的小腹间,丰硕酥乳也面在两人的胸口间,被压和变了开,成了扁平状,同时,她的鼻子嗯了一声,差点张开小嘴来。

我的手已经沿着那肉乎乎的肥臀中间的裂缝中插入,但因为太过肥厚,竟按不在菊花,让我的计划落空,我本想在岳母的屁眼上一按,让她张开小口来,却让我惊讶的发现岳母的大屁股肥美的让我的手指插入不进去。

没办法,我的嘴巴只好离开她的小嘴。

“马宏,不行,你不要这样……”

“岳母大人,难道你不想要吗?”

我准备打破她的外壳,虽然这样有些残忍,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什么要不要的,你快放开我,我就当这将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杜晴义正言辞道。

“岳母大人,那天我和燕飞在外面欢爱,你在里面干什么?”

杜晴一慌,吞吞吐吐起来:“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你快放开我,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呵呵,我的好岳母,那天我可是看到你在……呜……”

“别,别在说了,你,你怎么看到的……我……”

杜晴全身发软了,她以为那天自己做的很隐蔽,但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我看到,想到那天自己看着女儿和我欢爱,自己在一旁手浪,全身一热,双腿发软,再也不能够坚持了,此时她恨不得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看着杜晴低头不敢看自己,而且脸红如熟透的西红柿,要滴水似的,于是捧起她的美丽脸蛋来,看她微微闭着眼,喃喃道:“不行的,马宏,不行的……”

小手撑在我胸口,无力的挣扎着,但其实,她的秘境已经湿漉漉了,春水漫延在坟起的小丘上面与那道深幽的沟壑之中。

我再次亲吻着杜晴的小嘴,这次她已经拒绝的不那坚决,牙齿微微张开,粉嫩的小香舌吐出一点嫩尖来,我得势不饶人,舌头抵开那牙关,捕捉到那惊惶失措的小舌头,包裹着它,然后,慢慢的小粉舌迎合起来。

杜晴的小手也从我的胸膛下移到我的窄腰的两侧,肥嫩的大**完全压在我的胸口,几乎给压平。

我抱着她的大屁股,让她的双脚离地,然后慢慢的走向客厅的沙发,最终将她压在沙发上。

我的左手就来到杜晴的丰硕的酥乳处,好大的**,一只手哪里能够掌握,软绵绵的,没有唐燕飞的那么有弹性,但却胜在柔软如棉絮,手指抓下,竟然凹陷下去了,差点被那娇嫩的乳肉给淹没。

我的右手来到杜晴的后背,找到那个拉链拉下,然后裙子上面的领口拉下,白底蓝色碎花胸罩就暴露在空气中,一对大白兔弹跳出来。

我的大嘴下移,杜晴喘气道:“马宏,我们不可以这样的,你放过我吧。”

我抬起头道:“岳母大人,你就安心的享受吧。”

“不,不要……我不要,不行……”

“我不再理她,大嘴来到那深邃的乳沟中,太深了,雪白的**中间乳肉紧贴在一起,截一小段出来,就像是一个白虎的幽谷一肌,有深邃的凹陷,一条裂缝。

想到白虎,我突然想起黄冰颜那个洁白的山丘,正如此时的乳沟一小段一般,两片肥嫩的大花瓣紧紧贴在一起,小花瓣根本看不到,粉红的肉壁也看不到。

我激情起来,舌头钻进那道乳沟,头摇摆起来,舌头钻进又钻出,在那嫩肉上舔,舔的到处是口水,如泛滥的洪水一般。

“啊……马宏……不要……我可是……噢……”

说话间,我的舌头早已舔到她那粒暗红的乳珠上,胸罩也不知何时被拉下来了。

深红色的乳晕与乳珠相互辉映,乳晕上面泛起碎米一般大小的泛白的小点,那是女人乳晕上特有小点,乳珠已经半立,且半硬半软的,含在嘴里,正好是软硬适中。

我的舌头轻轻一舔,就将它们舔着立了起来,迎风招展,颤巍巍的。

“哦……马宏……不要……痒……”

杜晴开始娇吟起来了,妖媚的声音跟她的女儿一般动听,身体也已是欲拒还迎了。

她也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过欢爱生活了,生活过的那个苦闷,这十几年的**的积累,被我一挑拨就不可收拾。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