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浪笑道。

玉雪儿心虚的看了眼爸妈的卧室,害怕我真的不弄干净,就那么放着,要是被妈妈看到可真是太尴尬了,而自己这个男朋友可是脸皮厚的如城墙拐角,于是只好没好气的蹲下,想用纸擦干净。

“用嘴吧……”

我道,说着还顶了下,差点顶到玉雪儿的小嘴中。

“你……”

玉雪儿气鼓鼓的,但心中爱极爱人,竟真的张开小嘴,含住长枪,吞下那些混合着自己与男人的汁液。

我想不到女孩真的用嘴,我刚刚也只是开个玩笑,心中不由大是感动,大手抚上她的小脸。

玉雪儿害怕妈妈出来,飞快的舔干净,然后咽下那些浪水,虽然有点怪味,但也顾不了许多了。

她舔干净爱人的长枪后,这才白了我一眼,想将那根依然硬绑绑的长枪放入我的裤衩中,但太大了,所以,不好放,我这才自己弄,拉上拉链,但裤子依然还是个大包包。

“雪儿,我爱你……”

我深情道。

女人对这句话绝对的是百听不厌的,就算男人说一辈子,一天说十万遍,她们也不会嫌多的。

玉雪儿也一样,更何况我很少对她说这句话,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但今天她才明白这是因为我矛盾心理,一方面,我爱自己,另一方面,我却有很多女人,我不知道如何自处。

想到这,玉雪儿心中泛起酸味,但却又是甜蜜非常,至少我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不多说,只是害怕伤害自己。

玉雪儿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嗔了我一眼,这才捡起那些纸团,跑进卫生间去。

几分钟后,张倩茹先出来门来,此时的她已经恢复的正常,只是脸上微微带着健康的红晕,看起来精神非常的好,看向我的眼神也没有丝毫异样。

本来,她是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自己这个准女婿的,真是太不像话,竟然跟那么多的女人同时来往,但她也听女儿说过我的事,知道我曾经差点死去。

而正因为那次事情,让我变的怪异,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看女儿似乎跟定我,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事。

不过,除开这些,这个女婿还真的是不错,人长得精神、阳光,而且,性能力那么强,不用担心女儿的性福生活。

想到这,她又想起了刚刚那一幕,那根黑红的粗壮长枪干着自己女儿秘境的影像再次回荡在自己的眼前,她的腿一软,就要倒下,我速度飞快的站起抱住她,急道:

“阿姨,你没事吧……呃……”

我扶的是张倩茹的手臂,但张倩茹的身体正好下倒,那对饱满丰硕的**正好压在我的手背上,我那本是半硬的长枪立即敬礼,顶起来,张倩茹正好低着看到,秀脸发烫,赶紧站直身子,娇声道:

“没事,只是绊了下……呵呵,老了,腿脚都不利索……”

我笑道:“阿姨你真是太会说笑了……你放心,只要我再帮你治疗几次,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

张倩茹听了我的话,想到刚刚在房间中的旖旎,秘境又是一阵发痒,看着还不知羞耻的顶着帐蓬在自己脸颊不远处的女婿,不由嗔道:“马宏,你先坐下说话……”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坐了下来,这次倒真是没注意。

看着我发那一脸的尴尬,张倩茹不知怎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些,接着道:“那以后可要麻烦你了。”

就在这时,玉雪儿从洗手间中走了出来,她的眼角还带着丝春情,听了张倩茹的话,娇声道:“妈,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麻烦马宏啊?”

“马宏说我的病要多治几次,才会完全好起来,所以我说要麻烦他了。”

“那有什么麻烦的,只是以后要叨扰阿姨了!”

我接口道。

“是啊,现在怎么说我也是我的男朋友,帮未来的丈母娘看看病算什么!”

玉雪儿小脸红着道。

“你这孩子……”

张倩茹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非常的大方,不像她们那个时代那么害羞,但自己的女儿如此说话,还是让她觉得没家教。

“妈,事实确实如此嘛!”

玉雪儿走过来拉起张倩茹的幸福道。

张倩茹见女儿如此,心中暗叹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不干涉到底对不对。

没过一会儿,保姆回来了,我随意的和张倩茹聊着,当然作为丈母娘,问起我来那当然是查户口一般,等聊的差不多时,天色已晚。

我在玉雪儿家吃过晚饭,这才回去,也不在玉家留宿,毕竟三个都是女人,只自己一个男的,让人看到总是不好,尤其是还是市长的家中。

次日一早,我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叫醒,我迷糊中接起电话:“谁啊?”

紧接着我就坐了起来,是唐燕飞的电话,我这时才记起,早前说过要去请教下她的考父亲的。

我赶紧收拾,下楼时,早已见唐燕飞开着她的车等着了。

“懒猪,这么晚了还不起床。”

唐燕飞娇笑道。

我走过去,伸进车窗,在她的粉脸上轻啜一口:“宝贝,好想你。”

“哼,油嘴滑舌的。”

但满脸却是笑容,“好了,快点上车,我爸很快就会走的。”

“好嘞!”

我坐上副驾驶,关上门,车就缓缓启动。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