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从那个水潭旁流过,紧接着,那热流流遍了全身,等到热流流遍张倩茹的全身后,又往返回来,冲进我的体内,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热流大了一丝,而那个水潭也小了一丝。

此时给我的感觉是如果我的热流是水流,路径是河流,那么那个水潭就是河流中的一块巨石,随着那河流中的水流的冲刷一遍,那块巨石就小一丝,而那倒流而回的水流就会大一丝。

但对于此时的张倩茹来说,却是一种煎熬,我的热流其实是拥有着一种奇异的能量,能够引起勾起女人的**来,更何况张倩茹的体质更是万中无一的媚体。

这是一种内媚的体质,虽然它是男人床上的极品,但如果不能够得到阴阳调和,很容易引起心口发闷、生疼等症状,如果不能好好疏导,很容易引起女人的早逝。

当然,这些两人都不知道,张倩茹只觉得我的热流让她让心痒痒的,勾起她没有潜藏在心底的欲望,她的心呯呯直跳,犹如鹿撞,和玉雪儿一样异常白皙的皮肤泛起一阵美丽的嫣红,呼吸也开始加速。

我心中欲火快要焚身了,忍不住的就捏一把张倩茹的肥大的**,她一阵娇吟,我正想加一把劲,张倩茹突然坐起来,转身背对着我,道:“马宏,阿姨好多了,你先出去吧。”

我还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忐忑不安,但听她声音却似乎没有变的冰冷,一时摸到不着头脑,只好闷不作声的走出去。

我一走出房门,张倩茹那双滴水大眼就转了过来,她坐着想了会,跑去将门上锁,这才坐在床上,解开裤子,拉下,她的毛发和玉雪儿一样,是淡金色,但稀疏的毛发布在整个山丘,这点跟她女儿不一样,幽谷小巧玲珑,但却异常饱满,中间一条有着优美弧度的竖线,艳红红的。

此时上面竟是湿漉漉的,我那股热流冲击下,她就有了异常的快感,而那一捏,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刹那就从娇嫩的肉壁上渗出一些浪水来。

张倩茹幽幽一叹,脑海中泛起我的面容来,本来,她对我这个毛脚女婿就非常中意,特别是把她误作玉雪儿的姐姐的事儿,更让她对我有了好感。

显然,我将她误作雪儿的姐姐不是故意做作,而是确实如此认为,而正是因为这样,倒显得我不是在故意奉承自己。

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美丽长存永驻呢!

想到这,她再次长叹一声,不是我的治疗没有效果,而是太有效果,她一刹那间就感觉心中放松了下来,似乎压在心口的石头被放下来。

叹气的是,自己似乎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婿有一种异常的好感,而这个女婿似乎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竟敢对自己动手动脚,这让她如何不叹气。

刚刚她就是想到这是女儿的男朋友,才悬崖勒马,赶紧将我赶出去,如果不这样,她真不知道让我多待一会儿,会不会发生让人不可控制的事情来。

不说玉母这边在胡思乱想,看着自己的秘境发呆,我郁闷的走了出来,玉雪儿高兴的跳起来,抱住我手臂娇声道:“怎么样,治好了没有?”

我摇摇头,但接着又点点头。

玉雪儿给我搞晕了,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嘛?”

我苦笑道:“有些效果,但一次治不完全,需要多次才行。”

这也是我结合刚才那块让我觉得像巨石的般的东西的消融速度来说的,我估计那就是病因,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哦……”

玉雪儿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紧接着就跳了起来,“啊,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你真是太棒了,马宏……”

我看那保姆不在,于是轻声的浪笑道:“我还有更棒的呢!”

玉雪儿心中一荡,媚眼一瞟,看到我那已经快撑起的雨伞,娇笑着在我的腰间嫩肉来个360度旋转。

“哎哟,嘶,痛,放手……”

我故作疼痛道。

果然玉雪儿见我脸的疼痛,赶紧将手放下,但口中还是娇嗔道:“看你还敢不敢乱说话……对了,我妈呢,怎么不见她出来?”

说着,还将手在我的腰间轻轻的揉揉,“还疼吗?”

“哦,她说要休息会儿,估计待会儿会出来吧。”

我有些心虚道,好在玉雪儿此时完全处在兴奋状态,也未多过注意。

“呵呵,既然要分多次治疗,那你以后可以常来我家了。”

玉雪儿想到的是这样更好,以后也有借口叫我来家里了。

“你家保姆呢?”

玉雪儿突然警觉道:“你问她干什么,你不会是又看上她了吧?”

我捏捏她的小琼鼻道:“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叫又?”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张雨婷那点破事……以后,不准你跟她来往了!”

“吃醋了?”

“谁吃醋,我才没有呢!”

玉雪儿嘴硬道。

“没吃醋你管我跟谁交朋友!”

“你……”

玉雪儿眼泪儿马上就滚出来。

我一看,我最怕女人哭了,一下子没辙。

“好了,不哭了,再哭就变成小花猫了。”

“噗哧……”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