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在她面前如此浪荡的舔吸她女儿的肉臀,就算是心中焦虑非常,我也是一阵心情激荡,让我差点迷失,不过看到张静雯那有些痛苦的皱起的秀眉。

我马上收敛起心思,再次用力的吸吮起来,慢慢的,我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发麻,但就在此时,一股热流冲出,减轻麻痒。

我心中一喜:难道这热气还能解毒?

然而,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实验,不然,出了差错都没办法解救,还是用嘴巴来安全一些。

我放弃用热流救治的方案,至于到底是怕出差错还是想一亲**,这个真是不好说了。

终于,十分钟后,张静雯已经有了感觉了,开始还好,她的下体完全失去知觉了,现在倒反让她羞涩和尴尬不已,她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秘境被磨来磨去,秘境的缝隙也被拉开合拢,屁股上的大嘴亲吻,让她感觉迷醉与羞涩。

不一会儿,密洞中传来湿意。

“马宏……你,你去帮我妈妈吸吧,我已经好了……”

张静雯虽然头依然还有些晕,但却是娇羞不已,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在妈妈面前如此,让她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钻进去。

再说,她身体的麻木感越来越少,身体已经有了些感觉了,只觉得我的嘴唇紧贴在自己的**上,不时的舌尖顶在自己的玉肌上。

“马宏……”

“哦,那就好……怎么了?”

“没什么……”

张静雯本来想让我抱她走,但又担心耽误吸毒时间。

我也没心思管她了,于是就转头过去,看向她的美臀,她的肉臀比起她女儿的来肥大多,但也一样的浑圆与紧俏,没有一点儿走形,跟一个年轻女孩子的肉臀没什么区别,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当然,我此时一样也没有时间去欣赏。

谢美芸被咬的地方在肉臀与大腿相连之处,而且在大腿内侧,大概是因为甩动的原因,所以才到这里面了,而这已经与她的幽谷只有半寸之遥。

我的掰开她的两腿,跪坐在中间她的两腿中间,感觉还是不好吸,于是,将她翻身过来,举起她受伤的腿来下压,那个肥硕饱满的山丘更加的凸起,竖起的缝隙也微微张开咬住那泳裤。

谢美芸没有女儿的严重,毕竟已经第二次咬人,只有少量的毒液,虽然下体麻木,但头脸还比较清醒,看到我将自己摆出如此浪荡的动作,让她情何以堪。

“马宏,你……静雯,你不要看,快闭上眼睛……”

一旁正呆呆盯着两人看的张静雯立即小脸通红,闭上了眼睛,转身过去。

“干妈,得罪了……”

我心中虽然担心和焦急,但将母女一起摆放在床上,任自己摆弄,还是让我有些得意的。

我将她的大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一口覆盖住那个细小的伤口,自己的脸颊都已经完全贴在那肥嫩的大花瓣上面,我一手抚在她的大腿上,另一手按在她另一条大腿内侧,我都能够看到那道布片下的缝隙已经微微张开些。

但我此时却是认真的在吸吮毒液,心思没放在她的**上,一直到我听到她娇吟起来,那春情勃发的娇吟声,而不是痛苦的娇吟,一旁的张静雯不知何时,正好奇的看着我在她妈妈的大腿与肉臀之间辛勤的劳作着。

谢美芸已经是幽谷浪水开始渗出,她早已有了感觉,接着又有了快感,多年的禁欲生活,让她一下子找回感觉,忘记自己正中毒中。

谢美芸与张静雯不同,她是知道那种男女欢爱的美妙的,这两天被我一直的挑逗,再加上此时的心灵虚弱,竟被我趁隙而入,而且让她非常有感觉,感觉来了,幽谷的水就多了……

张静雯在一旁也看得春情萌动,口干舌燥。

看到妈妈一脸的舒服,可能已经忘记身在何方,此时她是全身赤热无比,如果不是全身软瘫无力,早已跑出去了。

我的吸毒也开始变质了,我看她的毒似乎已被吸出来了,但既然她不说话,我也乐的继续吸了,但我的脸已经开始在她饱满肥美的密洞上磨蹭起来,就如牛身上痒时在树上一前一后的蹭。

不仅蹭的那鹅绒黄的布片不时拉开,露出下面那丰腴的肉唇花瓣,而且那娇嫩的花瓣也被蹭的中间缝隙不时被扯开,夹住布片,形成一道清晰可见竖起来的口子。

同时,我的右手,本来是放在她那平躺在床上的大腿上的,这时已经慢慢地在大腿上来回摸索起来,缓缓的向那密洞进发。

“妈……”

张静雯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春宫图,况且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妈妈。

谢美芸突然眼睛明亮,清醒过来,感受到自己的秘境之中春水潺潺,还在我那喷打在自己幽谷之上的热气,而且看到女儿一脸的好奇与呆滞,自己竟在如此时间享受起我的口舌抚弄,她差点一声娇吟叫出来。

但一种止不住的刺激与快感从自己的秘境处传来,密洞深处一小股花汁喷出,平坦的小腹不由自主的收缩与胀起,一个小高朝竟猛烈而至,她赶紧羞嗔道:“马宏,我已经好了……”

我恋恋不舍的从那狭谷之中抬起头来,将扛在肩膀上的**放下来,就是此时,我竟看到她的湿湿的泳裤上竟又多出一团水渍,我抬头先看了眼正满脸春情的她,只见她满脸羞涩闭着眼,不敢看自己,知道她正处于最羞愤状态,此时最好不要惹她。

我转过头,瞪了眼张静雯,但张静雯却给了我一个白眼。

也就在这时,门被敲响,我用毛毯将两人盖上,这才去开门。

睡在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毛毯的母女两个相对而视,似乎都能看到对方的眼中的羞涩与疑惑。

张静雯羞涩的是在母亲面前被一个男人如此亲吻,疑惑的是母亲似乎对这个所谓的干哥哥产生异样的情感,谢美芸羞涩的是自己在女儿面前娇吟而出,疑惑的似乎自己的大女儿也对自己的干儿子产生的情素。

这时候,我打开了门,却见玉雪儿与张雨婷领着一个身材高挑,丰乳肥臀的娇媚少妇走了进来,竟是吴君妍来了。

“君妍来了!”

谢美芸躺在床上道。

“芸姐,静雯,你们怎么样了?”

吴君妍焦急道,只是微微的向我点了下头,大眼睛略带深意的看了眼我,就走了进去。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