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婷惨叫一声,虽然有我的热气,但还是让这个从未吃过一点苦头的女孩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心疼的用舔干她的泪珠,然后在她眼角亲吻,大手在她的山丘上不停的输入热气,同时手指重点照顾女孩那挺立的花蒂,强烈的快感刺激着秘处肉壁渗出更多的浪水,润滑着我的长枪,这才让女孩好受些。

过了一会,我感到女孩的秘处开始有规律的收缩,知道差不多了,而且女孩的秘处太紧,都夹的我的长枪隐隐生疼,于是轻声道:“婷婷,好了吗,我可以动了吗?”张雨婷可怜兮兮点头:“还有一点点痛……”

我知道这是正常现象,于是轻笑道:“等下我会让婷婷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同时,我的屁股缓缓后退,开始抽动起来。

“我早已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了!”

张雨婷开心笑道,是啊,这个世界又有几个愿意为自己的女人去死的男人呢?

长枪上带着丝血迹从女孩的秘处中退出,我看得心中感动,多好的女孩啊!

枪头退到秘处口边,将两边的大花瓣挤成像拉开的幕帘似的,枪头棱沟中满是女孩的混合着血丝的浪水,枪头表面锃亮锃亮的,如涂一层油在上面,我虽然没有处.女情节,但看到那丝丝血痕,也很是激动。

我再次插入进去,慢慢地,因为男人的长枪是向上翘的,我都有些错觉,感觉自己的枪头是顶在女孩肉壁上方滑了进去,下面都没有多少摩擦到,一直到达女孩的花宫口,我才进去三分之二多一点,我也不急着抽出来。

只是用枪头在那个软乎乎的花宫颈口磨研,突然,在女孩轻轻的痛叫一声,那颗硕大的枪头就已经滑了进去,软肉将入.侵者严严实实的包围起来,不留一点空隙,似乎是让入.侵者窒息而死……

“疼……哥哥,轻点……”

我听着女孩一声哥哥,让我那颗枪头不由自主的跳了几跳,心中那股邪恶的刺激有些强烈了。

但看着女孩那皱起的眉头,我忍住那股想要追求那种禁忌的发泄欲望,双手抓住女孩的两只**,揉捏着,刺激女孩的敏感点,让她更快的适应自己。

女孩很快就好了,有我掌心那股奇异的热流,想不快都不行。

我又开始辛勤劳作起来,女孩的秘处肉壁、花宫颈都已经开始适应了我,她已经开始轻轻哼着享受起来。

“哥哥,好舒服啊……婷婷不行了……”

美少女的清音如空谷幽兰,加她那声哥哥,我心中不再掩饰自己的对禁忌的刺激,我加快进出的速度。

“娘娘,要说妹妹,要说妹妹不行了……哥哥疼你……”

我声音有些沙哑与颤抖,救这个女孩是因为性格与自己的妹妹像,自己也一直将她当妹妹看,但当欲望之火燃烧,炙烤自我的心灵,幻想中的禁忌被她勾出,我才对她下手……

“啊……哥……妹妹要死了……”

美少女,“啊……爸爸……”

我一呆,停止了动作。

“爸爸……快动……”

美少女带着哭腔,是的,女孩缺少父爱,其实对我的感觉很奇怪,有时像哥哥,但更多的是觉得我像爸爸,只有爸爸才会不顾性命的救自己的女儿,当我舍生救她时,她觉得我那高大的身影就是爸爸。

我哑然失笑,不过,这个父女,搞起来更加的刺激,于是双手捞起美少女的双腿别在自己的胳膊上,双手撑在她的细腰两侧,上身下压,屁股飞快的翘起抽送,带的浪水横飞。

“乖女儿,爸爸疼你……要叫浪荡些……”

我心中的黑暗越来越浓,禁忌的快感让我开始迷失自己,撞击着美少女的酥胸上下颠簸,如波浪一般起伏。

“爸爸……爸……干死女……女儿了……太深了……女儿太快活……啊……爸爸……哥哥……”

美少女语无伦次的叫着。

我眼睛开始发红,不可自抑的冲刺起来,低声吼道:“叫哥哥……”

“哥哥……太大了……好满……太舒服了……妹妹……妹妹难受……啊……哥哥……哥哥……”

其实美少女都不懂什么**,只是简单的胡乱叫嚷,但就是这样,让我更加的兴奋与刺激,心中那股禁忌的负罪感虽然更加的强烈,但却快感也更加的剧烈,腰部更加的用力摇摆。

我的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眼前的女孩的样子开始变成了自己的妹妹,让我心中带出一股暴戾之气,长枪如发动的柴油机,我只想着要更加的深入,竟用力戳到了底。

剩下的三分之一长枪完全插入进去,枪头陷入到花宫深处,而那拼命挤压的花宫带给我更大的快感。

“啊……痛……哥哥……爸爸……痛……轻点……慢些……啊……要来了……要尿了……爸爸……哥哥……”

美少女如泣如诉,她也已经开始神智不清了,虽然痛了一下,但紧接着是猛烈的高朝的来临,将她的痛苦完全掩盖,巨量的花汁从花心中涌出,眼泪止不住的滚落。

而我也被那滚烫的花汁给烫的浑身酥麻,枪头一酸,我知道马上要射了,于是我吼道:“妹妹,妹妹……我要……”

我飞快的抽动,几乎将肉壁摩擦起火来,最后,我用力死死的往里面顶入,小腹已经与美少女的耻骨紧紧贴在一起,阴囊也打在她的屁股缝中间,而枪头进入到一个空旷的所在,那是花宫腔。

但枪头的棱沟倒勾在花宫颈与花宫腔之间的口子上,花宫颈的小口死死的裹住我的长枪,我的枪头的酥麻大起,然后一胀一胀的,浓烈的灼热阳精喷射而出,打在美少女娇嫩的花宫服腔体之中。

带得她的秘处与花宫又是阵阵收缩与痉挛,花汁再次喷发出来,但她的肉壁裹的太紧了,所有花汁都被堵住在秘处中、花宫里,流不出来,只是泡着它们死死裹住的长枪。

美少女脸红似火,小嘴儿张开,粉嫩的舌头轻轻吐出,大口大口的喘气,眼泪不停的流下,双眼都快翻白了,全身汗水如雨,湿透身下的床单。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胸膛全是汗水,额头布满黄豆大小的水珠,急促的喘息,看着张雨婷那凌乱的发丝,伸手去抚顺,擦干她眼角的泪花,心中怜惜大起,于是,抽出长枪,抱起她,让她躺在自己的右手上。

寂静的房间中只剩下两人大声的喘息声,良久……

“婷婷,舒服吗?”

“嗯……”

张雨婷如小猫咪一般轻哼,她此时全身乏力,不想说话。

“生宝宝的游戏好玩吧?”

我笑道。

“哼……爸爸你欺负人家……”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