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谁是你老婆了……你就吹吧,除非是神仙,才会真正做到手到病除!”

玉雪儿娇羞微笑着,不太相信我的大话。

“那你老公我就是神仙中人了!”

我大言不惭道。

玉雪儿只当我在吹牛,虽然不好意思,但也想看看我想干什么,坐起了身子,看到自己两腿大喇喇的张开着,自己那洁白与粉红将相辉映的秘境浪荡的展露在空气中,心中大羞,下意识的想并拢两腿。

“啊……太羞人了……”

我按住她的两腿,不让她动弹:“乖啊,宝贝儿,我来医治一下,很快就好的,要听医生的话……真是个乖宝宝,等下哥哥给你糖吃!”

玉雪儿听我说的有趣,“噗哧”一声娇笑起来,让她没那尴尬了:“你治了姐姐,姐姐等下给你……”

她不想学我的话,突然她大眼珠一转,小脸飞出两朵红云,“等下姐姐你吃奶……格格……”

女孩吃吃的笑了起来,此时的她妩媚风情自然而生,非常有女人味。

我看的心呯然而动,半软的长枪立即竖起,玉雪儿一下子就看到了,不由惊呼一声,玉手轻掩樱桃小口,不敢再挑逗我了。

我此时当然不会再临幸玉雪儿了,尽管说实话,我根本没有尽兴,但我也不可能为了自己而再次伤害到自己的女人。

我收敛色心,运起气功,一股热流瞬间来到掌心,然后轻轻的覆盖在那柔软湿热的山丘上。

玉雪儿见我一脸的认真,也没有怀疑我在搞怪,此时她都开始相信我的话了。

“难道真的很快就好,不会有这么神奇吧!”

玉雪儿将信将疑,然而,接下来的变化,让她的樱桃小嘴都惊讶的张开合不拢了。

一股热流从自己的幽谷上传来,让她开始还以为我想占自己的便宜,但也没放在心上,自己的心爱人如此喜欢自己的身体,她高兴都还来不及呢,但马上她就知道错了。

那红肿的秘境虽然红嫩嫩的显得非常可爱,可是不是自然的娇嫩,而是被我给摧残成这样的。

所以玉雪儿当然希望这痛苦快点过去,但在她的想法中,明天能不能下床都是个问题,而此时,我掌心那股热流让自己的幽谷再次泛出浪汁,但一股清凉也随之而来。

那红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下去,真是太神奇了。

“你,你……老公,这是怎么回事?”

玉雪儿几乎无法接受了,吃仙丹都没这么快法。

“呵呵,叫声亲哥哥来听,我就告诉你!”

我得意道,我突然想起在做那种事之中,玉雪儿叫自己的亲哥哥时,自己竟有一种暴戾的快感,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太邪恶了,但那种邪恶与黑暗却更加的刺激着我。

“你要死了,你……我才不叫呢,你爱说不说。”

玉雪儿羞涩道,做势要捶我。

我见她不说,也不好强求,毕竟自己的真的是太禽.兽了……

但隐隐的,心中却又止不住。

“其实是这样的……就这样了!”

我将对干妈谢美芸的话再重新说一遍。

玉雪儿爱怜的抚摸我的脸,幽幽道:“雨婷真幸福……”

我晕了,半天玉雪儿冒出这么一句话,让我根本接不上她的思维。

“你也很幸福的,如果你遇到危险了,我她会如此的,当然,我希望你一生平平安安,不要遇到任何的危险!”

我深情道。

玉雪儿听的不由的痴了,喃喃道:“我也很幸福!”

我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将她揽入怀抱,玉雪儿在她怀中轻轻道:“这就是好人有好报了……对了……”

她坐直身子,“你的气功如此神异,不知道能不能治病,我妈妈得了一种不知道什么样的病,总是胸口闷、痛,但又查不出什么病来,你有时间的话,帮我妈妈去看看吧!”

我捏捏她那精致的小琼鼻没好气:“你还真当我是医生了,我可什么都不懂,看什么看?”

“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去?”

玉雪儿生气了,嘟着小嘴。

“去,当然去,我的宝贝儿让我去,我能不去吗,我不要命吗!”

我也想试试自己的“气功”能不能治病,反正治不好也不会治坏人。

“哼,这才像话嘛!”

我突然想起玉雪儿刚刚说的话,于是垂涎着脸道:“那姐姐,是不是该让我吃奶了啊?”

“啊……你去死吧,快滚我的房间……”

玉雪儿绯红着脸,推我下床。

“我想睡这里!”

我不想走。

“不行,你还不走!”

玉雪儿拿起枕头往我身上打。

我听她语气坚决,看来想温香软玉满怀抱的愿意要落空了,于是在玉雪儿的暴力下,抱头鼠窜而走。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好像看到了儿媳苏玥在我身边,她的小手还在摸我的枪。

可是恍惚间,这张脸又开始变化了,最后定于张雨婷那张娇俏的脸,只见她小嘴儿微微张开,似有些吃惊,有些怕怕,但又满是好奇。

两只小手一上一下环住在自己的长枪上,只剩下一小截加一个圆硕的大枪头露出在外,还在比划着,似乎在想量量它有多长,比比,看它有多大。

梦境与现实交织在一起,我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中,但突然,张雨婷看到我睁开眼睛,惊呼一声,小脸瞬间红的滴血,赶紧想溜,却被我一把抱住。

“对,对不起……宏哥哥……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