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玩虚的了,捧起玉雪儿的小脸,就开始亲吻起来,大舌头伸出来,玉雪儿的香舌也伸出,两人的舌头在空中相遇,舌面也舌面相粘,然后,两人的嘴巴紧贴在一起,我紧紧含住她那粉嫩的舌头。

我双手下滑到她的肉臀上,顺着中间的缝隙,找到女孩的菊花上,轻轻在上面按了起来。

玉雪儿的身子一颤,娇躯不安的在我怀中乱动。

我嫌那些泡沫碍事,放开浴缸底部放水的盖子,然后上面喷淋起湿热水来,不一会儿,两人身上的泡沫都没有了,滑溜溜的。

我的嘴巴一路吻到玉雪儿的那精致的小耳朵边,浪笑道:“宝贝儿,帮我用嘴巴来。”

玉雪儿美目瞟了我一眼,看我站起了身来,于是自己就蹲下,看着这根让她又爱又怕的长枪来。

爱是因为这让自己得到无边的快乐,而怕的是嘴巴和手都弄酸了,它都不会射,或者射了之后还是那么坚挺。

玉雪儿媚眼向上一瞟,妩媚的风情油然而生,我长枪在她的小手中微微跳动了几下。

女孩张开小口,先是将长枪压向我的小腹处,露出长枪的下部分来,一条直直的肉筋鼓起,一条肉线隐隐显露出来。她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在枪头肉沟处吸吮,然后一路往下,一直舔到阴囊处,接着再往上,再到紫红色的大枪头处,这次将它吞下,小嘴完全张开来,红润的嘴唇紧紧环住在长枪的周身。

女孩突然觉得这根长枪好像越来越白了,以前是粗黑的,现在变成小麦色了。不过,她马上就将此事放在一边,螓首前后吞吐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非常有规律,一只小手环住长枪柱身下部,另一只小手在玩弄着我那两个肉球。

我双手抱住她的头,用力的往里面戳,一直到喉咙的深处,喉咙中的嫩肉死死的挤压着那又软又硬的枪头,带给我无上的快乐。

我现在是根本不会忍住自己的射精,因为我的持久力太强了,不仅不忍,反而还使着暗劲,小腹鼓起,想让牛奶早点射出来。

玉雪儿已经弄的手软嘴麻,但越是这样,却越是没有射的迹象。我虽然对自己的强悍暗自得意,但不忍心心爱的女孩如些受苦,至少也得让她同时享受享受。

我停止的屁股摆动,拍拍女孩的头,玉雪儿抬头向上看。

“宝贝,我们去床上吧,让你也快乐快乐!”

玉雪儿听了,白了我一眼,吐出口中的长枪,嗔道:“是让你更快乐吧?”

我嘿嘿一笑,我不答话,这时跟女人争吵是不明智的,我用喷头将两人身上的泡沫先干净,不过,这一洗,起码洗了十来分钟,我的手在玉雪儿的身上摸了个遍。

最后在玉雪儿不依声才结束了这场清洗泡沫的伟业。

“来,我们走……”

将玉雪儿的娇躯擦干,就想这么光着身子抱她过去。

“不行,我要用围条浴巾。”

玉雪儿嗔道。

“都看了多少遍了,围不围还不都是一个样……”

我嘀咕道。

“你说什么呢?你到底拿不拿,快点转过身去。”

玉雪儿嗔道。

我没办法,跟女人实在是没什么道理可言的。

最后,我将裹着一条大浴巾的玉雪儿抱起来到房间中,玉雪儿不好意思的将头埋在我的怀中,谁知,我将她一放在床上,玉雪儿就娇笑一声滚到床的一边道:“不好意思,我要将头发吹干来。”

我此时是饿极的狼,哪里还等的及,就算不来个真个的,但也要过过手瘾和嘴瘾。我从玉雪儿的后背开始亲吻起来,玉雪儿那娇小的身躯精雕细琢,像一个玉美人。我双手向前捏住玉雪儿的娇乳,在上面揉捏,我的舌头一路舔到她那精致白皙的小耳朵处,玉雪儿打了个冷颤,只听我道:“宝贝儿,今天就给我吧?”

玉雪儿手中的吹风机一滞,然后转过头来:“你想的美,我才不要呢!”

我将一口咬住她的小嘴,一手将那已经完成使用的吹风机放在一边的柜子上,然后跪起的双腿向玉雪儿跪过去两步,右手伸到玉雪儿的腿弯下方,将她的身子移动大床的中间来,然后自己的两腿分开在她的身子的两侧,手往上,扯开浴巾,她那精致的娇躯呈现在眼前。

“呜……”

玉雪儿有些反抗,但当我的大手覆盖在她那虽娇小但绝对丰满的**上时,她反而双手环抱住我脖子,用力的向上吊起,小嘴儿也与我大嘴纠缠不休。

我的头开始下移,玉雪儿的手就松开一些,随着我的头下滑,而抚在我的头发上。

我的大嘴一路向下,在女孩的锁骨上轻舔,再往下,是那两个成熟的雪球,玉峰顶上两粒嫣红的颗粒,一圈粉红滑嫩的乳晕,留下了我一大滩口水,再往下,肚脐眼、平坦的小腹,都留下了我的痕迹,一直到女孩那娇嫩的秘境处。

我先是用口水打湿那几根稀疏的淡金色毛发,将它们理顺来,然后用舌尖顶开那两片柔美的花瓣,上下长距离的来回扫荡,那粒粉嫩的珍珠已经勃起,但包皮还半包着它,我用两唇一夹,轻轻一翻,就将它翻开来。

玉雪儿全身上下异常的雪白,就连那两片虽娇小但饱满非常的大花瓣也是洁白如雪,也如晴空万里时天空是的白云,非常的具有立体感,两片粉红色的小花瓣连接在大花瓣的肉壁上,粉嫩可爱。

我的粗糙的舌头在上面下下舔弄。

“啊……宏哥……你的舌头……哦……”

玉雪儿慢慢的开始叫出声来了。

我的舌尖来到女孩最下面的山洞,那里早已溪水潺潺,我的嘴巴发出“嘶”的一声,下嘴唇抵在嫩菊与密洞的小山洞之间,舌头就钻进了山洞之中。

我的舌头伸的老长,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舌头顶到女孩的处.女膜了,不过我至少肯定,那满是褶皱的肉壁上如岩石一般渗出无尽的泉水来。

“宏哥……太舒服了……不要再进去了……啊……再深……深一点……”

玉雪儿娇吟声大起。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