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宏……”

谢美芸有气无力的娇嗔道。

我蹶然一惊,大手向上移,但我看了下,那洁白的肉臀上如干妈的脸一般留下两团淡淡的红云。

同时我的屁股上移,坐到谢美芸的大腿处,身子微微倾伏而下,胯间长枪临空抵在谢美芸大腿根部,肉臀下面一点点,要是再顶上去一些,枪头就要插入到她的密洞上了。

我的手来到凹陷的纤腰处,相比起那挺翘耸起的肉臀,谢美芸的腰是惊人的收缩,我的大手一掐,几乎都环住了大半,腰上没有一丝赘肉。

“啧啧,干妈,你的腰好细啊,这可让多少的女人羡慕嫉妒啊,你一走出去,让多少人自卑啊?”

我赞叹不已道。

“你懂什么?”

谢美芸慵懒道。

我干笑两声,手继续向上,我先在干妈那柔弱透气的肩胛骨上按摩着,然后向她腋下滑去,鼓突柔软的酥胸外侧是一个木瓜侧面一般。

一按上去,谢美芸就一阵颤栗,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胸口几乎在压在她的玉背上,长枪向前一顶,枪头就陷入到一个软乎乎的所在,那是谢美芸的秘处口子。

“啊……马宏,你……”

谢美芸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

“干妈,我帮你弄个全身按摩,舒服吗?”

我的手再向上,来到那修长光洁的天鹅脖颈处,两人肉与肉的接触,在灵魂间荡起一层层涟漪。

“嗯……”

谢美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的手就像火掌一般,滚烫无比,那股热流更如热浪一般烫的自己的灵魂都快要飞出身体了。

我的屁股一摇一摇的,长枪不时的向前顶,枪头在那个细窄的山洞洞口磨研着,动作当然不会像做那种事那样摆动的非常大,只是微微的用着暗劲屁股打着圈,让那个硕大的枪头钻的更深入些。

果然熟妇的秘处口被撑开了点点,抬头看着头顶上那张干妈结婚照片,看着那照片中干妈年轻的容颜与那真挚的笑容,我用力的往那山洞中顶,两人之间的衣物都快要被摩擦的起火了似的。

谢美芸感受到那久违的长枪,心情激荡,再加上我的手掌,吐出来打在自己后颈上燥热的气体,她突然感觉到一阵阵炙热的热流从秘处深处喷出,如火山岩浆不时吐出的白雾一般,喷薄打在自己的小内内上。

两腿紧紧闭拢,幽谷极度收缩,如火一样的脸埋在枕头之中,本来是沉闷的呜呜声,但在我那变态的听力下,清楚听到那声高吭的哀鸣。

我的嘴角挂起了一丝拥有奇异魅力的邪魅笑容,还别说,我身体越来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了,笑容也越来越邪异,但魅力却越来越大了。

正当我享受着这精神上和**上无边的愉悦,让我没想到的,干妈竟如此容易被自己给征服时,突然,所谓乐极生悲就是如此。

“马宏,干妈困了,你先上楼去休息吧。”

谢美芸的声音似乎非常的平静,但我却听到了那微不可察的颤抖。

“哦……”

我如从云端跌落在大地,声音尽是失望,我还以为今天能够一亲芳泽呢,同时,我注意到干妈抬头看着墙上的结婚照,输给一个已经逝世十的人,我有些不服,努力争取着,“干妈,我按摩的不舒服吗?”

然后我运起神眼一看,却看到那湿透了的小内内,透过湿湿的小内内,一层洁白光洁的大花瓣的嫩肉透出,粘在小内内上,我心中暗喜:原来还是高朝了,自己也并不算真正的输了,只是干妈一下子根本接受不了了。

我心中不由暗自高兴,但脸上却表露同一副失落的样子来。

“就是太舒服了,舒服的过头了!”

谢美芸暗忖,听了我那失落的话语,差点不忍心了,但她嘴巴还是道:“没有,非常舒服,只是感觉很困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看到了自己与丈夫的结婚照片,一下子惊醒过来,不然,还真的会让我得逞了。

“哦,那干妈晚安了。”

我知道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下豆腐,慢慢来,日子还长着呢。

“晚安,出去时帮我把门关好。”

“哦,好的。”

当我的身影一消失在门口,关门声一响,谢美芸就睁开那毫无睡意的眼睑,坐起身子,下床交门反锁,这才将腰间的绸带一解,一副让女人都为之嫉妒的**从敝开的睡衣中露出,粉色的胸衣包裹着高高堆起的**,中间挤出一条惊心动魄的乳沟,半片雪白乳肉露出在外。

那根本没有起到托起的胸衣仅仅包裹着下半部分,两个雪球顶峰微微露出粉嫩嫣红的乳晕来,大概是刚才不小心挪开的。

下面两条大腿紧紧贴在一起,并拢毫无空隙,与胸衣配套的粉红色小内内紧紧包裹着那饱满的山丘、高高隆起的耻骨、平坦光滑的小腹,肚脐眼圆润如珠玉,凹陷进去纤腰仅堪一握。

谢美芸脸色绯红的但却优雅的拉下小内内到大腿上,她的幽谷非常的奇特,那是一个粉红色的幽谷,不是说她秘处的肉壁是粉红色的,而是两片肥美的大花瓣外部是粉红色。

而且更奇异的是她那毛发竟也红色的,这是酒红色,红亮油泽,但很短,只在**上有一小撮,而且还是弯曲但整齐的向下生长。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