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美芸绯红着脸,睫毛有些抖动:“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在睡觉前亲吻一下自己的儿子,今天,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马宏,谢谢你!”

妈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给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做干儿子,要不是堂哥和邵成邦搞出的年纪,我还真不敢想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听了之后,**倒收敛了些,心中有些惭愧,突然,我想到了件事:“干妈,等下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说下。”

“哦,那好吧,我等着你,我先上去了。”

谢美芸优美的转过身去,转身同时,一双大眼还是瞟了下那高高耸起的帐蓬,精美的脸蛋更显艳丽。

我目送她上楼,本想使用透视神眼的,但想想,等下还要到她房间去,就忍住了,同时心中隐隐有些激动,硬挺的长枪更加的大了。

我飞快的收拾好餐桌,洗好碗筷,这才过了半个多小时,关了灯,走向二楼,我的房间在三楼,二楼拐角处的房间是玉雪儿住的。

“咚咚咚……”

“请进!”

我推门而入,里面不是很亮,只在床头开着一盏暖色的橘黄色的床头灯,我随手将门关了起来。

“来了!”

谢美芸坐在床头,将手中的书本放下,“坐!”

我看了看整个房间,没有一张凳子,只好坐在床上。

整个房间呈素雅的装扮,淡黄色的床单,橘黄色的枕头,床头边有一个红色小台柜,台柜有两个屉子。

床头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结婚照,一个英俊的男子与一个拥有妲己一般妖媚的容颜的年轻女孩相拥在一起,想来,那是干妈与她老公的结婚照了。

“坐过来些啊,你坐那么远我们怎么说话啊?”

谢美芸嗔道。

我只好挪过去一些,我恨不得坐近些,于是我借机坐到谢美芸的身边去,屁股微微碰到她的大腿了。

“干妈,你的腿还痛吗?”

我指的是刚刚谢美芸撞在茶几上的事。

“哦,还好,被你那气功一弄,好多了,只是还有些隐隐的疼痛,你的气功真是太神奇了,我点蜡烛时看了下,那一小块非常的青,而刚刚我洗澡时发现,那乌青色的伤痕已经变淡了许多,对了,你真的会气功吗?”

“这个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待会再说这个,我先帮你看看伤口。”

我现在已经完全的掌握这股突然冒出来的神秘气流。

谢美芸这时根本就不好将腿给我看,于是道:“你也到床上来吧,这样方便些。”

我大喜,一骨碌就爬上了床,不过表现的太猴急了些,看到干妈谢美芸那婉转的美目时,老脸发热。

谢美芸将身体向里面挪动开来,我转身就面对着干妈那凹凸起伏如山峦的娇躯,将腿交叉盘起。

谢美芸屈膝将腿抬起,我就将它抱在大腿上面,将那玫瑰色的睡衣捞上到膝盖,一截白玉小腿露了出来。

小腿玉肌冰骨,上面没有根毛发,光洁湿润,白嫩滑腻,肌肉匀称,两个浑圆的脚踝微微凸起,玉足小巧精美,如瓷器一般,十根排列整齐的无丝毫缝隙的脚趾白嫩粉红,这真是一副上帝的艺术杰作。

我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这才看向小腿上那一小团淡淡的乌青色的淤痕,果真如干妈说的一样,我当时是看的到了,那时乌青色非常浓厚,而这时却非常的淡。

“干妈,我再帮你按摩下,用气功将它化开来,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我也不知道将其叫什么好,反正无所谓了,只要有用就好。

“嗯……”

谢美芸轻轻应道。

我气沉丹田,一股热气从小腹传到手臂上再到掌心,手掌心刹那间变得热乎乎的,我就将手掌按揉在那乌青伤痕上。

一股透心的热气从小腿传到大腿、大腿根部密洞的秘处深处,然后再传到小腹、肚脐眼、胸口,最后到头顶,酥酥麻麻的,非常的舒服,止不住的,她的秘境微微抽动,滴滴涓露就渗了出来,浑身阵阵燥热、发软,她不由的檀口轻启,鼻子发出轻轻哼声。

谢美芸开始娇吟时根本就是而不自觉,我一脸的呆滞,想不到这“气功”还有如此神效,但谢美芸马上就从欲海中回过神来,脸有些火辣,低头装作看小腿上的伤痕。

“啊……这真是太神奇了,竟没有一丝伤痕,你是怎么做到的,马宏?”

谢美芸惊奇道上。

“我也不清楚,这也是今天你受伤时,我情急之下才发现的。”

我自己当然不太清楚,不过后天可以到唐燕飞家里去问问她爸爸,应该会有所收获。

“呵呵,不过不管怎么样,你这气功做不仅可以做按摩,就算是做医生都绰绰有余了。”

谢美芸娇笑道,天然媚态自然而生,我看得长枪又翘了起来。

“那我帮干妈按摩按摩,就将我的第一次奉献给干妈!”

我开始口花花起来。

“说什么呢,讨打是不是……你不是说有事跟我说的吗?”

谢美芸心开始有些加速,回避道。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