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姨,你对我真好!”

我笑嘻嘻道,“张正梁这个名字倒是听说过,但人没注意……咦,不对,谢美芸怎么是董事长呢,张正梁的儿子呢?还有,她们家这么有钱有势,张静雯怎么还会在这家同济医院做护士呢?”

“最近我打听了下,十年前,谢美芸的老公飞机失事,早已过世了。”

接着她没好气道:“张静雯做护士,跟她家有什么关系,谁规定有钱家的孩子一定非要做生意了?”

我拍拍头,傻笑道:“我可真是笨死了……”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李冰薇笑道。

“竟然如此编排你老公我,看我来怎么收拾你,啊,我来了……”

我扑向李冰薇,李冰薇急忙躲开,两人嬉戏起来,你追我逐的,欢快的笑声回荡在病房中。

“对了,我突然想起个事来。”

我突然停下。

“哦,怎么了,什么事?”

“你跟玉雪儿什么关系啊,她怎么叫你冰姨呢,那天我看你好像跟她很熟稔的样子?”

这也是我心中的一个疑问,我现在要搞清楚,不然,等玉雪儿跟李冰薇撞车了,那就不妙了。

李冰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雪儿那丫头对你可真好,每天都来看你,知道你昏迷的消息后,整天的茶饭不思,对你可真情深义重啊!”

“吸”“吸”我像小狗一般在李冰薇身上嗅着,“我怎么闻到好大一股酸味啊,从哪里来的呢。”

“你作死了,谁会吃你这个大坏蛋的醋了!”

李冰薇娇嗔道。

“哦,那怎么我觉得牙齿好酸呢?”

“哼,你还想不想听了,不想听就算了,我不说了!”

“好了,好老婆,我知道错了,玉雪儿只是我的普通朋友罢了,朋友受伤不醒,过来看看很正常嘛,你来前,她才走没半个小时呢!”

我作揖道。

“哼,以后不可跟她密切来往了,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冰薇威胁道。

女人啊女人啊,你永远不会明白她们的想法的。

“雪儿的妈妈张倩茹和我是一个大院里的人,她爸爸是我爸爸的老部下,两人关系非常密切,我们两家的小孩也在关系非常好,后来,她嫁给了雪儿的爸爸,而雪儿的爸爸的弟弟又是我二姐的老公,我二姐和张倩茹是妯娌之间的关系,她本应该叫我二姐为婶娘的,算起来也应该叫我婶的,但因我们和张倩茹的关系密切,所以,雪儿就以母亲这方叫了,我和张倩茹是姐妹一般的关系,当然叫我们姨了。”

我听的差点头都晕了,不过,还好,细想一会儿,就明白过来了。

“呵呵,雪儿的外公你应该听说过,那是现任的政务院副理事长张君鱼,而雪儿的爸爸是现任汉陵市市长玉汉阳,现在明白了吧!”

“哦,难怪你们那么熟。”

“哎呀,时间都到十点多了,我得回去了,本来今天有个外国贵宾招待会,我为了你,可将此事给推了,你以后可得赔偿我啊!”

此时的李冰薇哪里还像个纪委书记,倒像个十足的陷入热恋中的小女孩。

“哦,那你路上小心些,开车不要太快了,下车后要看清周围有没有车……”

“好了,你真啰嗦!”

李冰薇嗔道,但心中却如抹了蜜一般的甜,一边扎着头发,不边接着道:“对了,不准欺负小雨婷啊,她可还是个孩子!”

“我像是那种人吗?”

我气道。

“你怎么不像了,我不就是被你欺负过吗?”

我无语了,这事我理亏,但怎么说,听了这话,心情总是不太好的。

李冰薇已经整平了晚礼服,又将头发高高挽起,扎成一个发髻,将修长洁白的天鹅脖子露出来,这么一整,十足的贵妇,看得我又起反应了。

李冰薇红着脸看着我那苏醒的巨蟒,轻啐一口:“你怎么老想着这事!”

“嘿嘿,我不想着这事,你又会埋怨我啦!”

我浪笑道,“你回家可不能再让我碰你,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了……”

“好了,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我碰我一根手指了。”

“嗯,来亲一个。”

李冰薇还想挣扎,但想想,却又放开来,都已经那样了,还怕这,于是,两人又亲吻了十来分钟,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李冰薇将我的脸上的口水擦干净,再整理下那又被弄皱的黑色长衫,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我走出门外,站在走道上,目送着李冰薇的车子慢慢的开出医院大门口,这才怅然的回身,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多愁善感个啥,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

“她一个纪委书记,怎么要接待外宾呢,真是太奇怪了……”

我突然想到李冰薇刚刚说的话。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