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腔中与舌头下的唾液腺从牙龈中分泌出大量口水,看着玉雪儿两条**因紧夹在一起而使得她的小巧山丘更显饱满,中间的竖着的缝隙微微裂开,一条红线中的浪水被那嫣红的肉壁映成粉红。

我咽下一口唾沫,一口啃咬在那缝隙的上端,柔软细绒一般的毛发裹在舌头上,刺激的我的口水汹涌而出。

玉雪儿只觉得一股股热浪一般的呼吸打在自己的平坦的小腹上和敏感的大腿内侧,痒痒的,我的舌头更如灵蛇一般滑溜溜的,让她情动不已,不由紧紧夹紧自己的**。

并不时的摩擦着自己的两片肥厚娇嫩的花瓣,大花瓣的上端隆起着都触碰到自己的大腿内侧了,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异。

“不,不要……宏哥,太脏了……”

玉雪儿不安的扭动着**,不知道是在拒绝还是在寻找更大的快感。

我用口水打湿了玉雪儿的毛发,将它们舔湿紧贴在她的山丘上,然后伸出舌头轻顶在她那粒粉红的肉芽上,在外层的包皮上来回不停的扫动,玉雪儿舒爽的抬起**迎合着我的舌头。

“啊……嗯……宏哥……”

玉雪儿动情的娇吟着。

我抬起头,两手分开一点玉雪儿的大腿,两手的大拇指分别掐在玉雪儿的大花瓣上,分开她的粉嫩花瓣,露出里面肉光致致的粉嫩肉壁,一个大小如筷子头的洞口和一个大小如米粒的小孔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伏下身子,用舌头上下一扫动,还用自己的嘴唇压在那粒挺立在空气中的肉芽上,磨研着。

玉雪儿浑身不停的颤抖,一双小手在我的头上乱摸,还不时的扯着我的头,**使劲的夹住我的头,秘处小洞中不停的流出浪水。

玉雪儿的浪水有着淡淡的骚味,但这更加刺激我的**,浪水涂满我的嘴鼻间。

我感觉这样还是不太好用力,于是我再次抬起头跪坐起来,看着早已瘫软的玉雪儿,抽过一张纸巾擦干净嘴巴,然后用手从玉雪儿的腿弯处插入。

勾起她的腿弯,压向她的酥胸,玉雪儿的自然而然的折起,与身体与了个N字型,那条牛仔裤和她的小小内内就那么搭在她的小腿上,她的整个娇嫩花园完全暴露在空气的中。

这时候玉雪儿的两条**将中间的山丘挤压的高高坟起,在与雏菊相连的不远处那个粉红的洞府洞口紧紧闭合。

“不要啊,宏哥,你,你太……太……”

玉雪儿觉得这样真是太浪荡了,她真想骂我太变态,但又爱极我,只好说了半截话,没办法,她只好半推半就的满足我。

我一手横压在玉雪儿地**上,另一手将中指放在嘴巴中用大量的唾液打湿,然后对着她的洞府插了进去,那洞穴如一张极具弹性的小嘴,灵动的张开来,将我的手指给吞下去,一直滑到一层很有弹性的膜处,我知道那就是玉雪儿的膜。

“嘶……慢……轻点……疼……”

玉雪儿黛眉微蹙。

“嘶……好紧啊,雪儿,你的洞洞真紧啊……”

我真的是惊奇了,玉雪儿的洞府真的是太紧了,我的中指似乎被一根胶筋给紧紧套住,让我的手指像是陷入到泥淖之中,寸步难行。

“啊……宏哥……”

我一边慢慢的将手指插进去,另一边伏下身子,又用舌尖在玉雪儿的肉芽上搅,滴滴珠露从她的秘处之中渗出。

这个时候,我因是侧着身体,我的下身正好在玉雪儿的头部不远,那根高高支起的长枪恰好对着玉雪儿的脸。

玉雪儿情动之下,葇荑一把抓住我裤头拉下我的被子,释放出一条昂扬着龙头的巨龙来,紫红色的枪头上的竖着的枪眼上吐出滴滴浪水。

男人的浪汁不像女人的有股骚味,而是如蛋清一般晶莹剔透而且毫无气味。

玉雪儿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口含住下去,这才发现,那紫红色的枪头远比自己想像的大,她的小嘴太小,堪堪只含住了那颗龙头。

这些是玉雪儿从一些、小说上学到的,她本来以为这种咬非常的恶心,但在看到我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秘境上舔弄时,就明白过来,只要深深爱着对方,不论为他做任何事都无所谓,更何况这种事只是闺房之乐事呢。

“嘶……要命了,雪儿,雪儿,我爱你……啊,对,对,就是这样……”

我想不到玉雪儿对品箫极有天赋,她开始时还比较生涩,但很快进入到状态,一条小舌头如一条小泥鳅一般在自己的枪头上滑动。

虽然仅仅只含住一颗枪头,但玉雪儿的舌头非常的灵活,缠、绕、顶、吸、吮、扫,她很就掌握了诀窍,因为她可以从我那不时紧绷的大腿肌肉就知道怎么样才会让我得到更大的快乐。

同时,玉雪儿的两只水嫩小手一上一下的环握住我的长枪之上,不时的上下撸动着,还用自己红润的玉唇包裹在我枪头后面的冠状沟上磨研着,她知道这时男人的敏感之地。

“嗯……呜……”

玉雪儿发出荡人心魄的娇吟,还有吞吐我长枪的唏唏声。

我也是投桃报李,抽动的手指开始加速,带出四溅的汁水。

没弄几分钟,玉雪儿突然吐出枪头,高声娇吟:“啊,宏哥……啊……快,快点……我要……要来……了,要……来了……呜……”

玉雪儿哀鸣一声,双手死死抱住我的上面的那条大腿,头脸都埋在了我的那团硕大的核弹上,急剧抽泣的呼吸让她几乎窒息,她的秘处粉肉一阵阵抽动,一股泉涌一般的浪汁射出。

竟喷出三四厘米远,打湿床单,然后剩下的浪汁顺着秘处往下滑,浸湿了那暗红色的菊花,玉雪儿的菊花和秘处粉嫩洞府同时不停的一张一翕,如婴儿的小嘴巴拉着。

良久,玉雪儿才从极度的高朝中回过神来,但全身没有一点儿力气。

我看她一副慵懒的躺在那里,心中非常欣喜,能让自己的女人满足是一个男人最大的成功,虽然自己并未射出来,但我还是比较满足,毕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再说在这个环境也不方便。

看了看手指上的浪汁,对着玉雪儿浪笑道:“雪儿,你看。”

我将中指伸入到口中,吸吮自己的手指来,玉雪儿看了,给了我一个卫生眼。

我笑笑,将手指放在她嘴边,道:“你也来尝尝你自己的味道。”

“我才不要呢,太恶心了……”

玉雪儿嗔道,但突然,她闻到我手指上自己的浪液那股淡淡的骚味时,突然感动万分,自己的心上人都根本没有在意过,自己倒反这么矫情。

于是,在我惊讶的眼神下,一口含住我的手指,那味道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难以下口,于是小香舌在我的手指上不停的吸吮,一直舔的干干净净,还大眼往上瞟,一股妩媚的风情自然而然的展现给我。

我本来只是开开玩笑,我没想到玉雪儿会吞下她自己的浪汁的,但出乎我的意料,玉雪儿不仅吃下自己的浪液,而且,还非常的配合的吸吮自己的手指,就如同在帮自己品箫一般。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