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基通道中黑和面对面都看不清楚,路灯灯光被高高堆起的土堆给挡住,我不得不冒险,遇到第一个转道时,就放下她来:“嘘,你……不要……发出一点……声音,等下……记得……叫人……来……救我……”“嗯,你一定要等我来救你……”

小姑娘呜咽道。

这时,两个杀手已经到不远处,我这才发现,还有一人没跟上来,肯定就是那个开枪的人,我要为小姑娘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感觉身体的力量飞快的流失,不容多想,就故意弄出些动静来,朝前面跑去。

“在那里,老头,你们跑不掉的!”

后面两人追过来。

我看小姑娘已经连抽噎的声音也没了,放心的朝前面跑,我估计今天自己凶多吉少了,连小姑娘也非常的危险,能不能逃掉,要看运气,不过,我已经没办法了。

我边跑边自嘲,今天刚强上李冰薇,就要死去,这难道是报应。

这时候我的心倒冷静了下来,我也不愿意束手待毙,人要自救,才会有希望。

因为太黑,所以给我带来方便,为了吸引他们,我还故意弄出声响来。

“大哥,这边,那老头受伤了,肯定中枪了,他们跑不远的……”

眼睛开始慢慢适应黑暗,隐约间已经可以看到些东西了,我东转西转的,跑到一个宽阔之地,这里估计是做地下室的,地上铺着的是一块块的平整的石块。

我倒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眼睛已经有些模糊,我忍不住暗叹这是自己对冰姨强.暴的报应,我都开始相信因果了。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小姑娘也应该够时间跑出去了,我有些欣慰,唯一让我觉得遗憾的是,那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女……

“啊,大哥,只有他一人,我们中计了……M的……”

“走,赶快回走,她的脚蹶了,走不远……”

我感觉他们的声音好远好远,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感觉到灵魂就要离体而去。

然后,我就感觉到一片黑暗冰冷包围着我,接着,我就毫无知觉了。

……

我感觉自己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许许多多、看不清楚面目的陌生女人,她们都是我的妃子,一大堆女人,都是非常漂亮,莺莺燕燕的,都是绝代佳人。

我感觉非常奇怪,但却又心中非常满足,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个怪梦。

“对了,我在做梦,我不是死了吗,我怎么还能够做梦呢?”

我突然想起自己为了救小姑娘张雨婷中的枪,也不知道她逃脱没有,“她怎么不来救我呢,难道我真的死了,不对,我不能够死,不然家里人不知道有多伤心,对,我不能死……”

我的脑海已经被现实和梦境搞乱了。

“啊……我……”

我突然坐起,口中高声吼道。

“马大叔,马大叔,你醒了……”

我的眼睛一片白茫茫的,太亮了,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喜极而泣,正是小姑娘的声音。

“快跑,快跑,他们知道你脚蹶了,正在找你呢,雨婷,你快跑,不然来不及了……”

我拉住小姑娘的手急道。

“马大叔,你不要急,我们已经完全了……呜,都是我不好……干吗要到迪吧去玩,差点害死马大叔你了,呜……”

我这时的眼睛开始适应,这是一个洁白的房间,非常的宽敞、明亮。

而我正躺在一张床上,床对面是一台三十八寸的背投高清电视机,左边是一个窗台,上面带摆放着几盆盆景、花卉,整个窗户边是一个小隔间,应该是卫生间。

床的右边是房间的门,整个房间非常空旷,头顶还只有在床的上方挂着点滴。

一个清纯美丽的少女正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一头柔顺的长发乌黑亮泽,眉毛细而淡,精致的瓜子脸如狐狸精一般,特别是那张小嘴,嘴唇有着淡淡的红,只是她眼圈上两只黑环影响她的美丽。

倒是那一脸的憔悴和那一口紧咬在下唇上的洁白如碎玉一般的贝齿,还一抽一抽的小鼻子,让人看了不由的心疼。

她的两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抓在我的手上,这时我正好反手抓住她的手。

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子,脱口道:“你,你是谁啊?张雨婷呢?”

“哧……”

张雨婷看我这副傻样,真是太可爱了,“马大叔,是我啊!”

“啊,你是雨婷,你,你……”

我倒不是装的,确实是张雨婷这个样子比起那个小太妹装扮实在好太多了,如果不是声音对的上,我就根本认不出来。

“我怎么啦?”

张雨婷奇道。

“你这副模样比起原先那个鬼样漂亮多了……”

“哼,那不是鬼样,那叫艺术,懂不?”

张雨婷却反驳道。

“反正我不喜欢,这样多好……”

我道。

“你喜欢我这样?”

女孩突然温柔道。

“是啊!这样多好,我看见小太妹就觉得不是个好人!”

“不了,不了,你讨厌那样,我以后再也不那样打扮了。你喜欢我这样,我以后就这样打扮,只要……”

张雨婷羞涩道,“你喜欢什么,我就……我就……”

我听了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小姑娘,她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张雨婷看着我一般的呆样,不由大羞,正想握拳打我,突然,这时才记起,我还是伤者。

“你……”

“吱……”

门被打开了,一个十**岁的护士走进来,我看她好面善。

“咦……”

我奇怪的看向张雨婷,这个女孩跟张雨婷长得好像。

这时张雨婷站起了身,飞跑过去,嚷道:“姐,你来了,马大叔刚刚醒了!”

“我已经看到了,早跟你说过,他一醒就叫医生过来看看的,你看你……”

张雨婷调皮的吐出她那粉嫩的小香舌,道:“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吗,忘记了,对了,马大叔,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这才想起自己本已中枪了,但让我奇怪的是,我仅仅感觉背部有些隐隐做痛,但却不明显。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