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炸弹,简单而特具魅力,对这个时候的我来说,正好合适,也不管刚刚还喝过一斤多的高度茅台,我现只都快想自杀了,死去算了。

喝下一杯深水炸弹,我开始感觉地动山摇了。

就在这时,身边冒出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来,一副爆炸式的五颜六色的头发,还有不时漱漱而落的粉,破烂的洞洞装,要是以前,我早已躲开来了,但今天,我却借着酒意,一把摸向小姑娘的小脸,浪笑道:“来,小妹妹,陪哥哥喝一杯!”

小姑娘灵活的躲开来,小心的向后看了看,笑嘻嘻道:“行啊,只要你帮我个忙。”

我拍拍胸脯,当当作响,又是一大杯深水炸弹倒入口中,豪气道:“好,你说,怎么帮?”

这时,因为正好音乐停止,故两人大声说话还能够清楚听到。

“嘻嘻,有两个坏蛋正在抓我,我要在这吧台下面躲一下,你只要帮我挡一下就好了,哎呀,他们来了,快点,快点……”

我又开始醉了,迟钝的让开身体,让她躲进去,那吧台只是微微凹陷进去,躲人是不行的,但如果还有人打掩护,倒还真不容易让人看到。

这时,我的头晕得不行了,就是一斤半高度酒酒量,这时,啤酒和高度白酒的混合,再加上心情不好,早已见底了。

这时,两个长得牛高马大的壮汉走了过来,还不停的打量周围,我突然感到自己的长枪被一只小手紧紧攥住,很是舒服,很快,它就硬了起来。

那只小手似乎好奇的捏了捏,然后还不停的在拨动,让我似在做梦,突然,一个粗声粗粗气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哎,老头,看见一个小太妹没有?”

我根本就没理他,有这么问人话的吗,不过,突然我想起如果起了冲突,自己不是得站起来,一站起来,那小姑娘也就估计暴露。

那小姑娘估计也想到了,我的话刚刚一落下,她那双小手,就用力的掐在我的长枪上,痛着我倒吸一凉气,好在,我头晕的厉害,反应迟钝,倒也叫出声来。

“咦,你个老头还敢顶嘴,还呲牙裂嘴的,找死了你!”

那人正想抽我一巴掌,他的同伙给拦住,道:“跟一个酒鬼嚷什么,快点去找小公主,不然,我们俩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好,我们到那边走找找……老头,以后招子给我放亮点……”

就在这时,剧烈的音乐再次响起。

等到那两个大汉走远了,我才一把拉开那还紧抓在自己龙根上面的小手,并将那个小姑娘拉出来,那小姑娘还一脸好奇的看着我那高高顶起的帐蓬,眼中带着跃跃欲试眼色,似乎还想研究一下那是何种神物。

“来,喝酒,陪我喝一杯……”

我大声道,虽然人根本听不清,但将一杯酒递到小姑娘娇小的酥胸前,我的手不稳,用力稍微一过度,就压在上面,感觉软中带硬,硬中带着弹性,很是舒服。

小姑娘看上去很太妹,很大方,却被我的手给吓了一跳,赶紧跳开,眼中带着羞涩,但脸上依然白的像僵尸的皮肤……粉太厚了。

小姑娘好奇的看着递过来的酒,接过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看了看我,不好意思的用舌头在杯子中的酒水上舔了舔,她那样子,跟一只小狗没什么两样,太可爱了。

我突然觉得这小姑娘不太刺眼,变得可爱起来,一下子就猜出这女孩肯定从来没来过这地方,也从来没喝过酒,这副鬼一样的打扮,估计也是图个新鲜。

小姑娘苦着小脸,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不停的吐着口水,还用手扇着小嘴儿,还说着话,我听不清楚,但猜猜就知道她在骂那酒水。

我老怀大慰,不由大笑起来,很是开心,似乎今天晚上的挫折随风而去。

小姑娘看着我一脸的开怀大笑,生起气来,握起小拳头,在我身上打,口中还在骂着,不过听不清就是了。

小姑娘的拳头打的很轻,也可能是没力气,但怎么说,都带给我一些温柔的感觉。

突然,我觉得这小姑娘不应该呆在这种地方,在这种地方学坏是最快的。

于是,我拉起她的手,指了指大门口,小姑娘歪着头,想了下,细细的打量了下我,这才拉着我往外面走。

一路上,小姑娘还像个小偷似的,缩着头四处打量,生怕被刚刚那两个人找到似的,我越看越觉得这小姑娘可爱,也越来越喜欢她了。

也学着小姑娘一样缩头,四处打量,但我个字比较高,做这个样子那可是太滑稽了。

小姑娘一看,开心大笑起来,指着我,笑着都直不起身来了。

我们的正好走出魅惑的大门,门一关,我就听到小姑娘那清脆如风铃一般的声音,非常的美,我一听之下,心胸都开阔了许多。

魅惑前面是一个广场,很是奇怪的是这广场一直都很空旷,没几个人在,我远远看着不远处大黄椰树下站着两个人,广场两端也零星站着几个人,北向一是片正在施工的楼盘。

走在魅惑楼前广场上,那小姑娘还是格格的笑,她大声道:“今天太高兴了,真是太兴奋了,大叔,你太搞笑了……咯咯……”

风一吹,我的酒醒三分,人生如此美好,自己怎能消沉呢?

“我叫张雨婷,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姑娘的声音在这空旷之处传的很远,不远处虽然是条大道,但车很少,没什么噪音。

“我叫马大爷……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玩却不去上学,你应该在上学吧?”

我有些责怪道,说完,我觉得好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管起陌生人的事来了,她上不上学关自己什么事。

“哼,你们老是上学上学的,学校一点也不好玩,再说了,我上不上学关你什么事,还有那酒那么难喝,真不知道你们怎么喝起来那么有劲?”

小姑娘没好气道,“本来觉得你这人很有趣的,却跟我老妈、老姐一样啰嗦。”

“我……”

我正想说话,突然借着路灯灯光看到那两个椰树下的人朝他们走来,而且奇怪的是他们的手中拿着报纸包裹的长条状东西。

我不知是不是酒后脑袋灵光了些,突然想起电视剧中那些黑社会中的人在砍人前,一般先用报纸将刀包裹起来,而且我还想起了刚刚在找小姑娘的两个大汉叫小姑娘为小公主。

就这一刹那,那两人已经近了,我都能够看到他们脸上的狰狞,而且他们还在撕扯报纸,明晃晃的刀身在灯光下发出森森寒光。

“你什么你,没话……”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